关于情人节作文:是谁冷却了爱
高三 其它 3402字 54人浏览 暖暖甜甜70

关于情人节作文:是谁冷却了爱

2008年的情人节,罗列早早地来了电话,下班后要去机场接一个重要的外商并且陪同他,所以,艾琳的情人节,要改在2月15日。

情人节礼物,艾琳早早挑明最好是一枚结婚戒指,或许他是真的很忙,又或许,不过是为了逃避那枚意义重大的戒指。

一整天,艾琳的手机沉寂着。听到别人的手机铃声此起彼伏地响着,艾琳有些后悔,真不该一门心思吊死在罗列这棵树上,早早地发展一两个备份男友,也不至于在这样的日子里如此醒目地孤单着。

好在,下班的时候,电话响了,却是二手房中介公司的周生。艾琳的语气便有些冲,难不成今天你还要带我去看房不成?

周生却说,希望艾琳赏光,能够陪他共进晚餐。眼前闪现出地产中介周生西装革履的样子,打了这么多次交道,艾琳愈发觉得周生没有一般中介的狡诈,待人还实诚,人长得也不恐龙,反正是个寂寞的夜晚,不如找个人来陪陪。虽然这个日子有些特别,但艾琳想,和周生一直只是客户的关系,不过一顿晚餐,也暧昧不到哪里去,就很爽快地应了周生的约。

艾琳开始看房,是弟弟定下婚期以后。照说弟弟结婚与艾琳是否继续住在家里并没有必然的联系,但是未来弟媳妇险恶的表情让艾琳自己感觉到了尴尬。 终归是要嫁出去的女儿,老这么住在家里,确实令人不爽。

于是开始看房,从城南到城北,艾琳跟在周生的后面四处奔走。周生竭尽全力,每次都眼巴巴地盼着她点头说好。然而艾琳翘着兰花指,每套房子都能说出一二三四五的不足来。

因为,她并不是很想买房。

因为,罗列是有房子的,最后一趟集资建房的末班车,三室两厅,装修的时候艾琳没有少指手划脚过,完全是以未来主妇的身份。只是,房子装好以后,罗列却没有开口让艾琳搬去同住。两个人在一起8年了,身体已经纠缠过无数次,但是罗列一直没有说,亲爱的,我们同居吧。

艾琳其实是很愿意从父母家搬出来和罗列同住的。但是罗列说,同居是对婚姻的演习,容易让人对婚姻产生倦怠,你没听人说,分开同居的爱情更能长久地保有激情吗?

就这么分开同居着,隔三差五地约了,泡吧,K 歌,然后是享受一场身体的盛宴。艾琳单恋和罗列相拥的那些夜晚,她喜欢罗列的怀抱,那么温暖,那么宽厚,像一粒豆荚,自己则像一粒小豌豆儿,便想着,结了婚,便可以日日蜷缩在那豆荚之中了。

艾琳等着罗列求婚,一晃就等到了28岁。

28岁的女子,每日清晨起来都要细细地数额角细小的皱纹,越数越心惊。虽然那皱纹,还细小得不易发现,然而艾琳自己,却是看得清清楚楚了。 那一刻,心里对罗列,是怨的。她从20岁就爱上的男人,两个人耳鬓厮磨了8年,那个男人,却不肯开口说“结婚”这两个字。8年的时间,抗战都结束了,艾琳还没有把罗列拿下,有时候想想,自己也觉得失败。

两年前,艾琳就开始婉转地逼婚,暗示自己希望能够收到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罗列咬着她的唇,点头。他果然送了艾琳一件特别的礼物,一只铂金的镯子,花去他一年的积蓄,却不是艾琳想要的那枚戒指。

他无视艾琳失望的表情,殷勤地将镯子给艾琳戴上,口里还说,那次逛百货商场,看见你在珠宝柜台前站了3秒钟,我就告诉自己一定要给你买回来,怎么样,喜欢吗?

这样的等待,实在是种煎熬,后来,艾琳终于自己开了口,我们,到底什么时候结婚?

明年。明年好吗? 罗列伸手过来抱她,我现在正是提局长的关键时候,我不想分心,等明年我提了局长我们就结婚。

来年,他如愿提了局长,艾琳却没能如愿结婚。他总有那么多的借口,他的下一个目标似乎又瞄向了区长的位置。艾琳也提过分手,不过是句负气的话,是啊,这么多年都等过来了,现在放弃,无论如何也是不甘心的。

8年的时间,改变了很多东西。比如说,罗列日渐增值成为本城最年轻的官场新贵,前途大好,最具魅力的单身男人;而艾琳,则跻身大龄女青年,危机感日重,不得不开始给自己找退路了。28岁的女人,开始想得很远,想到也许有一天,真的和罗列分了手,那时候的她,应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地方安置自己流离失爱的身体吧。

周生准时过来接了艾琳,先陪着艾琳逛了百货商场,买了一个小挂饰送给艾琳应景,天色渐渐黑尽,两个人便去了“流金岁月”西餐厅。艾琳有点诧异他对一个小买家如此不惜血本,因为这家西餐厅是全市最好的。

周生一直言谈很有分寸,虽然他看艾琳的目光流露出更多的温存,但他曾听艾琳说过自己有男友,所以一举一动都限定在朋友的角色上,也因此,两个人的交谈一直都很轻松随意。艾琳能够感觉到他的体贴,而这体贴又不那么咄咄逼人,这让艾琳感觉很熨帖。

后来,艾琳起身去洗手间,经过某包间的时候,却听到一个颇为熟悉的声音,她伫足细听,回到自己位置的时候,已是神色大变。

她听到的,分明是罗列的声音、这个时间,按他的说法,他应该是在机场接人的,艾琳心痛地想,原来。关于罗列的那些谣言竟然是真的。

坊间传闻,罗列最近和某市委书记年轻的离婚女儿走得很近。艾琳曾用这个谣言试探过罗列,罗列两眼放光地对艾琳说,什么,市委书记的女儿? 在哪儿,你认识吗,快介绍给我,让我去给市委书记当女婿去!

然后,一脸痛苦地对艾琳说,我听说市委书记的女儿才15岁,那我不是等到黄花菜都凉了?

艾琳被他逗得咯咯直笑,可是,那个和他在包间喝红酒的女人又会是谁呢? 第二日,罗列果不食言,和艾琳共度了一个2月15日的情人节。艾琳伸出自己光光的手指在他眼前晃,他握了,一个手指一个手指地吻过去,饶是如此缠绵,艾琳还是恨恨地夺回了自己的手指,戒指呢,我要戒指。

感觉这样子逼婚很灭女人的威风,可她顾不得那么多了,她已经28岁了,在这位男同志身上耗费了8年的青春,如果就这么无疾而终,她怕自己要吐血而亡。

更何况,还有昨日那来历不明的女人,很想叉起腰一五一十问个明白,可是她告诫自己,艾琳,不要这样,28岁的女人,做事不可以不给自己留退路。 隔了几日,艾琳到底打听到了那女子的来历,原来是市长的女儿,离异不久,难怪,竟然有能耐和罗列享受2月14日这个正日。

某日,市长的女儿打电话来,正好是艾琳接了,罗列拿起电话,转身去了阳台。接完电话进来,一脸笃定地对艾琳说,只是普通朋友,别听他们瞎传。 艾琳当然不相信他们只是普通朋友,总是有些暖昧的。罗列并没有说分手,还是时常打电话过来,两个人就这么耗着。

终于看好了一套小户型的房,艾琳交了首付,办了按揭,又和周生喝了几次茶。周生,现在已经发展成她的暖昧男友了,比朋友多一点儿,比恋人少一点儿的关系。她一直以为罗列会让自己不可避免地患上“男人免疫症”,真的和周生交往下来,才发现,原来自己依然能感受到别的男人的好,又或许,爱罗列不过是一种惯性,就看自己有没有勇气去踩刹车罢了。

夏天的时候,有一天,周生突然对她说,想娶她回家。她有些惊异地看着眼前的男子,她和他连唇都还没有吻过,他竟然说要娶她。周生迎着她的眼睛很认真地点头说,觉得她是一个非常宜家的女子,所以想早点娶回家去。这样的一句话。她等了罗列8年,罗列没有说,而这个相识不过三个月的男子却说了出来。

没想到,两天过后,罗列竟也郑重其事地约会她,然后将一枚钻戒套在她的指上,艾琳,我们结婚吧!

她不语,心里翻江倒海。她曾经做梦都想嫁的男子,终于向她求婚了,可是,她在心里苦涩地笑。上午,朋友在电话里告诉她,罗列因为某件事情踩了“地雷”,被连降三级,基本上与仕途绝缘了。

当他春风得意的时候,她追着求着要嫁他,他不干,那时候,他有多少可以选择的机会啊,向上,可以做某高官的女婿,向下,可以找年轻漂亮的女孩,委实是没有娶她的决心的,可是现在呢,他一落魄,就转过头来向她求婚了。 她取下了那枚戒指还给罗列。罗列不敢置信地望着她,她冷冷地说,我等到现在,一盘黄花菜早就凉了。

身后,传来罗列的冷笑,原来你也是个势利虚荣的女人!

艾琳本想说点什么,却苦笑了,就让他这样以为吧。和罗列在一起的这么多年,这是第一次,艾琳觉得在和这个男人相处中占了上风,她也终于明白,她并不是非要嫁给他的,没了他也有可能会更好。

她没有告诉他,她其实并不介意他的降级,她介意的是,这么多年来,他都只把她放在第二被选择的位置,年轻美艳时那盘色香味俱全的爱情生生地在他手里凉了下去。她曾经用了自己的全部去等他,可是,再怎样热烈的爱情也会在漫无边际的等待中一点一点地冷却,再多的爱情也终究如沙一样,从他不知道紧握的手指缝隙里漏去。

如果一个男人爱你,怎么会忍心,看着你的年轻美好在他手上生生冷却? 想到周生,艾琳凉了的心才又慢慢地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