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水微澜
初二 散文 988字 306人浏览 happyhuangcn

煮酒三国,天下英雄群聚,风云流,豪情遍。

舞剑鸿门,朝野谋士交耳,尘土飞扬,阴谋现。

乱世枭雄,如星云,肖飓风,用慑人心魄的力量让人感觉沉重,体味世事变幻的瞬间苍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而今若从头越,只是一片陨落的叶。

从不喜欢仰望伟人,在我眼里,他们只是一片叶,加另一片叶。用不

急不缓的步伐,试图让我看清他们因尔虞我诈而沟壑纵横的脸,像叶子的脉络一样清晰。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他们已不属于这个时代,唯一可以让人铭记的是他们曾经的明争暗夺,所以我在这里姑且把他们当作落叶。

我宁愿膜拜落叶,而不是英雄。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叶纷飞,席卷一片天地。于是,天地变得混沌,视线被飘飞的叶缠绕,佛置身时空隧道,所有一切旋不停。望不穿,也听不清任何声响,只有隆隆的轰鸣夹杂如蚊蚋的嘶鸣。感觉有一群群灰色的鸽子低低地盘旋。我的双手狼狈地挥动,脸上的表情痛苦而扭曲,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心此刻该是清明的吧。一场天崩地坼过后,我的世界竟没了声音,而我的瞳仁里分明看到了一场放肆的喧嚣后凝重的黑色惊慌。

舞。落。满地落叶,甚是凄美,带着凡世的香气却不腻人。他们拥抱了整个世界,然后回归到未知的状态,任世人揣测,而后讽刺地微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天边的云嫣红,尘土的脚步细碎,慢慢散落,裹挟着空气里或陈旧、或腐败的微粒,散落到那片浩大的战后土地,交织出了神秘的图腾。我的故事里不允许第三者出现。所以,我是一个人迈着歪斜的步子,朝夕阳走去。我的步子碾过落叶的残骸,一刹那,我听到了声音,他们的身体发的清脆的呻吟。我就知道,他们还活着,坚强的活着,虽然他们穿着破碎的衣,带着颓败的笑,但我想,这该比湖里柔软晃动的水草和茶杯里看不见轮回庸懒荡漾的茶叶来得有生命力吧。他们的灵魂在蒸腾,飘到远处的青山眉黛,顺着鱼鳞般层层铺展的云,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我还是看见了,那英雄的脸,疲惫的,却带着不可名状,恍若隔世的笑,一张张,重叠着,数不清也辨不清。我也笑了笑,算是回礼,但我知道他们不是对我笑。

地上的落叶,一下子没了生气,像被抽离了力气一般在风里翻跟头,发出毕毕剥剥的声音,朝着暮日的那一边,涂上了橙色,暖暖地灼人眼。旁边斑驳的大树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散发着厚重悠远的辛辣气息。而我,踽踽独行,看影子被微暮里模糊四溢的光线拉长,踱出这片是非之地,心境粗犷而荒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叶落满地,之后空气的罅隙里回荡着阳光碎裂的声音,而这一切,仅仅是,死水微澜,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