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体裁经典作品
初二 记叙文 6292字 532人浏览 xiaohan传6

洛阳中成外国语学校暑假夏令营作文辅导教师作品欣赏ⅶ

内蒙古游记

作者:郭启顺

“洁白的毡房炊烟升起 我出生在牧人家里 辽阔无边的草原 是哺育我成长的摇篮 养育我的这片土地?? ”一首歌,一个民族,一种生活,魂牵梦绕,亘古游走的歌?? 。 2011年7月22日,内蒙古,我们来了!

(一)九十九泉·蒙古人

大巴车要做的就是不停地穿越再穿越,不是时空,而是横跨,急切地带领我们去感受那异域风景。八达岭巍然延展在郁郁葱葱的树林中,胡杨林在干旱贫瘠中安逸得伫立着;坡度不一的瓦房代表着冀中的民居风情;高速路上的排龙货车昭示着煤都就在前方。

下午,车厢里不知何时开始洋溢起兴奋,或站立张望,或隔窗拍照,昏昏欲睡早被车外的景色所吸引,内蒙古真的就在眼前了。道路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开阔,群山与草原相连,独一的道路在草原上游走,如丝如带。天空格外的蓝,那是一种现代都市久违的蓝。白云静静的躺在蓝天上,看着这份静适不由得让人陶醉其中。

辉腾锡勒在蒙语中是寒冷的山梁,转过几道高坡,广漠的草原上突然站立着一个个擎天柱风车,鳞次栉比,数以万计,堪称“奔驰4s 店”,绿色草原,白色风车镇,与高原的蓝天相得益彰,自然与人类的和谐美在这展现到了极致,辉腾锡勒草原迎接我们的帷幕徐徐拉开。 九十九泉度假村,多么美的名字,大巴车在草原上缓缓行驶,好客剽悍的蒙古小伙子知道我们来了,便身着民族服装,骑马迎出寨子,四五个骑马的小伙子穿梭在巴车前方引路,忽而缓缓慢踏,忽而又纵马疾驰。不一会,我们的车到了寨子口,还没等下车,热情奔放的蒙古姑娘们早已手捧下马酒,唱起高亢嘹亮的迎宾曲列队欢迎。火辣的阵势早已把我们惊呆,找了个喝酒代表饮下大碗下马酒,我们忐忑心才落下。

终于见到了您,我疾步奔向您的怀抱,一览您灼灼风姿。无垠的绿草是您的衣襟,远方的白色蒙古包做了您的襟扣,成群的蒙古马似乎成了您的襁褓,低矮的小野花是您大襟上的刺绣,紫红的、鹅黄的、乳白的?? 辉腾锡勒草原的风,柔柔的,凉凉了,风里带着草味,混着浓浓的马粪味扑面而来,那才是您真实的味道。这里听不到喧嚣的都市汽笛,更没有现代文明的拥挤,这里仅是孤寂一角,怅然一隅,可以不听,只有风声,丝丝嗖嗖;可以不看,只有草绿,茫茫无涯,我自失了。

骑上蒙古马,多想纵马飞驰,揽僵远望,凝神不语,耳边响起金戈铁马,铮铮铁骨;策马向天笑,大有“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的英雄气概,更不失“挥手自兹去, 萧萧班马鸣”的洒脱。 “要不要跑起来?”枣红色脸堂的牧民大叔向我建议,看着为我牵马的牧民还有那拖家带口的马队,让我不得不自嘲刚才无厘头的想象。“跑起来,但不要太快!”鼓足勇气也做一回蒙古男儿,漫步飞奔,超过前面骑马散步的同伴,骄傲不予言表,啧啧自赞。远处依然是广漠的草原,还有突起的敖包,那是蒙古男女浪漫的见证,投下一块大大的石头,许下一份平安的祝福。眺望远方,这片草原似乎不再有风吹草低见牛羊的风情,干旱的气候让您的肌肤微微泛黄,那黑褐色洼地是您枯涸的身影,这里曾是湖泊星罗棋布的地方,现在,九十九泉,您又在哪里?

接着,观看蒙古男儿三艺。傍晚,蒙古小伙子的歌声又唱响晚餐,手扒羊肉、赖茅酒,还有那蒙古姑娘的哈达银碗敬酒仪式。他们支起电子琴,拉起麦克风,摔跤场上的“黄裤哥”摇身成了歌手,不单有马背上的矫健,一首接着一首,弹唱毫不逊色。蒙古姑娘铜铃大眼,把银碗蒙古酒彬彬端上,我却提议要她脖子上哈达,她只是微笑不语?? 红扑扑的脸膛透着一股炙热,接着一曲《套马杆》更有雪域高原的嘹亢,这才是真正的蒙古人!痛饮、掌声、点歌,拍照、高呼,辉腾锡勒草原因为我们的到来而再次沸腾!

晚饭结束了,紧接着,篝火晚会又开始了!游客们团团围坐篝火旁,歌声在辽阔的草原上回荡。我们几个人似乎酒兴未减,便有人提议到烧烤馆再喝。正对篝火晚会的烧烤馆,坐在蒙古包里,点上几串烤肉,几个人畅饮起来,对面不远处的篝火晚会正值热闹,烟花突然划过草原的上空,大有盛大节日的味道。

烧烤馆这时走进几个蒙古服饰的人,有男有女,是他们!其中有“黄短裤”和“套马杆”的女孩子,“你们太棒了!”我热情地跟他们寒暄,随即给心中的英雄满酒一杯,他笑着一饮而尽,那铜铃姑娘也毫不含糊,那时我才真正感受到了蒙古人的豪爽。

那夜,我睡在蒙古包里;头顶星空,耳畔总有风声;那夜似乎不再有梦,有的只是草原上的驰骋?? 。

(二)黄花沟·莜面·大昭寺

当彪悍的敕勒人赶着高轮大车, 从遥远的贝加尔湖迁徙到这一带游牧后, 便留下了

“敕勒川, 阴山下, 天似穹庐, 笼盖四野”的千古绝唱。辉腾锡勒草原,这块神奇的土地,是大漠帝王们消闲纳凉的离宫别院,更是王母静养天年的圣地。传说这里的黄花沟另有一番诗情画意,7月23日,我们便去踏寻这份神奇。

草原之上,突然出现一道深陷的沟壑,正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的魅力。徒步走下去,山涧迷离,山坡上绽放着各色的小花,导游小姐用纯正的蒙古普通话给我们介绍,只听清其中一句“这里有99种小花”,穗状的、喇叭状的、散葵状的;白的、紫红、黄的、几乎都无法叫出名字来。远处高山上屹立着白桦林,没有那样苍穹,却不失其伟岸,他们在山岩坡陡处坚强地静候,似乎在向远方的客人招手。

走下陡峭的小路,山底开阔了,奇石在远处展现他们的英姿,看那两个陡起来的山包正是“双驼峰”,导游一一介绍,各有其名:“卧龙峰”、“佛手山”、“神龟岭”?? 。 导游小姐的普通话太具有地方保护主义了,我便跟她打趣:“要不您说英语吧?我们听英语比较容易些”她似乎郁闷了,小喇叭不在扬起,只顾默默得走,不再吱声。

“导游,那是什么石头?”我终于耐不住了,“ 我说了你们也不听”她悠悠地回答。“听!说吧!说吧!哈哈?? ”沉默被这山景融化了。“传说王母娘娘曾东游路过此处?? ”那美丽的黄花沟便成了王母的后花园,神葱是王母喜爱的一道佳肴,泉水是神童浇灌花园之水,“挂瀑崖”、“仙人洞”、“三叠泉”、“一镜天”、“木鱼台”和“神葱岩”便因此得名。山水灵秀,仙人下凡或光顾或畅饮,总有神秘笼着这山。

翻过崎岖的小路,沟底更加开阔了,黄花沟谷底到了,还有清水缓缓流过,环顾四周,黄花白桦,清溪鹅卵,山峦起伏,沟壑纵横,两崖壁立,蜿蜒伸展,好一个“塞外江南”。

内蒙三件宝:山药、莜面、大皮袄,山药没有啥稀奇的,大皮袄之于盛夏七月也不算啥宝儿,莜面倒是一定要去尝尝,听导游说莜面当数武川的最好吃。中午便离开了黄花沟,直奔武川莜面。

“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多有创意的标语性莜面馆,大巴车跋涉4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武川神马莜面馆,(对不起读者,没记住店名!),一想到即将到来的正宗莜面大餐,大伙终于鼓足勇气从车上缓缓地走下,骄阳,干渴,饥饿。

地道的农家风味,三间大房子里还有炕可坐,女士们纷纷脱了鞋子,爬上大炕,盘腿团坐炕桌旁,等待莜面。紧接着,一道道农家菜纷纷踏至,同志们秋风扫落叶般消灭掉,没多时,动作快的同志已经吃饱准备离席,一位壮士恍然大悟,高喊:“哪个是莜面?”

“对不起,莜面马上到!”服务员转身离开,随即一笼笼的莜面终于现身了。 粗粮般的黑褐色,一笼是面条状,一笼是蜂巢空心状,一笼夹心卷筒状,还有两种蘸汤,一种是羊汤,一种不知名,心急的还没等蘸汤汁就已经下肚,异样的味道,其中也许不乏苦苦期待的失望。

难忘的莜面馆,周围环境更是别致,院子里栽种着各种果树,其上挂一标语:“以喷农药,请勿食用!”;几个笼里分别囚着藏獒、孔雀;大树桩里竟然是公共厕所所在地,让内急的人找的好辛苦;溪水从坡上缓缓流入“聚宝盆”,要不是及时提醒这是下游,

乘凉的同事险些当山泉痛饮。

吃饱喝足,下一站要去大昭寺了。

呼和浩特市老城区,是三个民族杂居的城市,有伊斯兰风貌的一条街,还有蒙古族特色的城区,蒙、回、汉混居却相安无事,那要归功当年佛教的盛行,这里庙宇林立,

比似佛国,素有“七大昭八小昭、七十二个免名儿昭”之说。大昭寺因康熙爷在此逗留,便穿上了皇家寺庙的外衣,黄色琉璃瓦,寺内银佛、龙雕、壁画更是“大昭三绝”。

乾隆爷当年赏赐香妃的护卫们一箭之地,如今那段浪漫依稀尚存。为了不让蒙古族壮大,明清时期大兴寺庙,蒙古男人纷纷入寺为僧,在自己的辖区却人口不多,这也许是导游的臆测之词。

走进大殿,银佛沧桑已过四百年却依然巍峨耸立,慈眉善目,手持法器,超度众生。触摸眼前的壁画,时空流转,香火缭绕,卷轴滑动,经文云云?? 。惊叹于那盘柱龙雕,左右各一,环绕银佛前方的立柱周围,惟妙惟肖,几百年毫发未损,地震竟也奈何不了它,怪哉,神哉!

(三)响沙湾·k 歌

7月24日,我们要去鄂尔多斯的响沙湾游玩。

外地人从羊绒衫知道了内蒙古有个鄂尔多斯,传言当地亿万富翁有7000多人,各位看官就纳了闷了,牧民在草原上养羊然后一只只薅(h āo )羊毛做羊绒衫,富裕不在话下,但也不必这样夸张,难到有金矿不成?导游小姐卖了个关子,随后娓娓道来:“鄂尔多斯盛产的东西用四字成语概括为‘扬眉吐气’——羊绒、煤炭、稀土、天然气”,好一个“羊、煤、土、气”,听到这大伙才恍然大悟。

从呼市到鄂尔多斯的高速堵车是常见的,大巴车从一早就忐忑地行驶,没多久,应该发生的事情果真降临了——堵车。

诸多货车如群蚁排衙,密密匝匝,蜿蜒翻越一道道高岗,茫茫无涯??

“谁打扑克?”四组的男士们开始召集人马,“你还敢喝水,万一?? ”美女同事吃惊地对我友情提示,无所世事地问“这车在哪堵的?”,车厢里众人心散如沙。 车忽而踯躅,忽而止步不前,时间一点点逝去?? 。

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位交警,正如沙漠看到绿洲,骆驼看到湖泊,大巴车也随即在水泄不通的车道上缓缓前行,其他车道上长龙般停放着青一色的红瓦色货车。我们的大巴车经历曲折地挣扎,闯出了车阵泥沼,大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响沙湾可能就在前方了。 绿草渐渐稀疏,黄土随之取代了广漠的草原,这里有另一番天地。

骄阳烘焙着这块荒凉贫瘠的土地,金黄色掩映在蓝天白云之下,沙丘延绵起伏,茫茫沙海入云天,耳畔风过,嗖嗖作响。带一顶大沿西部牛仔帽,挂一副墨镜,携两瓶矿泉水,沙漠之旅开始了。

坐缆车上沙丘,俯瞰脚下,游客们有的吃力攀爬,有的从45度的沙坡上自得其乐的滑下,去听那响沙湾的奇妙声音。听人说沙响的妙音春如松涛轰鸣,夏拟虫鸣蛙叫,秋比马嘶猿啼,冬似雷鸣划破长空。声音从何而来?也有人说, 在很久很久以前, 这

里有一座建筑宏伟、香火旺盛的喇嘛庙.一天正当千余喇嘛席地念经、佛音不绝、钟鼓齐鸣之时, 忽然天色大变, 狂风席卷着砂石, 倾刻间将寺庙埋入沙漠之中.现在人们听到的沙响声, 就是喇嘛们在沙下诵经、击鼓、吹号呢。还有人说是佛祖释迦牟尼四海传经布道, 一日来到鄂尔多斯高原, 给信徒们诵经.那朗朗的诵经声便留在响沙湾 。从此后人才得以聆听佛祖的教诲, 免入歧途。虽然都是神话传说,但我宁可聆听释迦摩尼的教诲,也不愿受被掩埋懒嘛们冥冥之音的折磨。

穿一只红一只篮的沙袜,漫无目的地走在沙丘上,苍穹漫漫,没有鹰击长空的雄壮,更没有大漠孤烟直的幽邃,只得啧啧叹惋自然的伟力。翻越一座又一座沙丘,没有生的丝毫迹象,黄沙在阳光下耀眼而逼你的眼,抓起一掊(p ōu )黄沙,尽情散落,绝不黏连。坐上沙洲冲浪车,风驰电掣般疯狂,直至把游客的狂呼乱叫碾的粉碎。偌大的车,在沙丘间驰骋,恶狠狠地吞吐着,只有一个方向——向前!只有一个目的——征服! 机械是永远征服不了自然,骆驼才是这片土地的主人,那两个高高耸起的驼峰也许是人类坐骑留下的印迹,坐在摇曳不定的驼背上,似有沙海探奇的神秘,更有神游物外的迷离。她们没有马的豪放不羁,没有牛的低沉寡言,没有羊的温文尔雅,但忍耐是它们独有的精神魅力。高大消瘦的躯体要承载自然赋予的巨大使命,在沙漠中默默行走,永不止息。驼队的牧民呵斥着,十几只骆驼逐个屈膝卧倒,好让游客骑坐上路,冷漠的

游客坐在驼背上兴奋地招手拍照留念。驼队串联缓缓前行,我不再关心沙丘是什么,开始打量胯下的这只骆驼,抚摸它们的脖颈和驼峰,驼绒柔柔的,驼峰暖暖的,它们用沉默回应。驼铃叮叮当当,到了终点,驼队逐个跪倒等待游客下驼。我亲眼目睹一只骆驼没能及时跪下而遭牧民无故踢打,我只能呆看,突然想起掖藏怀里的矿泉水,便掏出来给自己代步的骆驼喝。 “只有领队骆驼才有资格喝水!”牧民夺过水,丢下这句冷冷的话。

沙漠小火车没有真火车的速度和气势,脱落的沙雕艺术作品还不如看护员有激情,那对看护男女在骄阳下晒的乌黑,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是哪来的兴致,黝黑小伙扛起黑红脸膛女孩就丢入水池,落汤鸡女孩飞奔追打,那小伙只得束手就擒,乖乖挨打。我看到却微笑不语,向小伙子高高竖起大拇指,因为只有响沙湾才有的生活,只有响沙湾才有的那般风情。

晚上回到呼市,k 歌便成了那夜记忆的狂欢。

一间大包房,几百瓶啤酒,四十多人围坐。领导一马当先,大伙逐一高歌,众人高呼,觥筹交错,直至深夜,不易乐乎!

(四)昭君墓·闷倒驴

7月25日,内蒙古之行的最后一天。亲临昭君墓,与远逝的秭归美女作别,别有一份凄美和眷顾。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帝王、美人、战乱、和亲,滚滚岁月逝去的是风尘,留下的是历史。当年,貌美惊艳的昭君入宫多年,却无缘元帝恩宠,积怨可能会让人变成衣冠不整、不施粉黛的怨妇,但她没有!她没有选择与三千佳丽争宠,更没有趋附画师毛延寿的腌臜淫威,她毅然选择了离开,历史就这样巧合地改写了。我敬仰昭君选择的睿智:选择,改变命运;选择,产生奇迹;选择才会自由。伫立在雕塑前,遥想当年昭君和呼韩邪单于骈骑在大草原的情景,朝霞洒满草原的清晨,高头蒙古马上,单于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昭君颔首低眉,婉然应和,夫唱妇随的恩爱不予言表。幸福是一种过程,更是一种体验。

昭君出塞60年,汉匈和睦,边疆无争,牛马布野,人民炽盛。站在昭君青冢前,遐思冥冥:一己之力却能解万民苍生于水火,出塞为出嫁,更是出征,柔弱的江南女子用自己的美貌征服了单于父子之心,更用智慧征服了整个草原。昭君死后,牧民用衣襟包土垒墓,在大青山下筑起青冢,每到深秋时节,四野草木枯黄的时候,唯有昭君墓嫩黄黛绿,草青如菌。 “死留青冢使人嗟”,青冢何葱葱?我不由得沉思起来。

景区周围到处卖纪念品的,什么蒙古刀、骆驼玩具,更多的是各式各样的蒙古酒。我是一个好酒之徒,对酒情有独钟,带点特色酒回去那是必须的。内蒙有河套王酒、蒙古王酒,这些别处也可以买得到,无特色可言。“闷倒驴”酒,一个响彻云霄的名字,有六十五度之高,平日只喝五十六度二锅头的我当场崩溃,啧啧称奇,望而却步,嗅而闷倒!

“就它了,来一箱!”这声音喊出了胆量,但我怎么喝啊?有人建议我用一斤闷倒驴兑上一斤40度白兰地,“正好是五粮液的度数”,一个同事算的太快,“度数是合适了,驴还能倒吗? ”我不解的问,车厢里回荡起闷倒驴度数般的笑声。

昭君,我们走了;闷倒驴,我们带走了!

一周后,北京地铁入口,“闷倒驴”被安检员查封。

“先生,城市地铁有规定,一人只能带四斤白酒”安检女孩无奈地说。

“我不知道有这规定,这可是从内蒙带来的闷倒驴酒啊! ”我无助。

“啥闷倒驴闷倒马,这是规定,你自卸两瓶吧!”女孩拿起报话机,“呼叫保卫,安检有人超量带酒” 我闷倒!

凌晨一点,山东,我带着“闷倒驴”踏进家门。

老爸在等我,他也好酒,我把特产酒拿给他,老爷子喜出望外,倒上一杯,小饮一口,立马放下酒杯,红着脸对我说:“这酒还是留冬天喝吧!”??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