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容若---人生若只如初见
初三 散文 1253字 139人浏览 ok文具店

纳兰容若---人生若只如初见

福清三中高三10班 翁诺兰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怎不知何时起如此深爱这句话,应是深有体会,亦或是了若指掌。我穿过轮回的四季,看遍无常的风景,看尽飘渺落叶的悲壮凋零,却依旧心落成空,只因少了你,容若,四季很好,如果你也在。

或许是习惯了于午夜静静倾听自己的心路,一些事,无需隐藏,一些情,微漾心底,轻佻眉心。忆及当年,该是落拓不羁的年纪,却因有了你倒添了几分淡然。初识你是在读到“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之时,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竟如绕梁的余音一般,久久地缠绕在我的心头,迟迟不肯散去。是啊,如若迟早分离,倒不如保持初见时那份若即若离的美好。

几度芳华浸阑珊,墨芳幽幽载年轮。纵使光阴荏苒,而我对你的追寻亦若那似水的流年,只增无减。人都道是:“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而我却抛下一切世俗杂念,将自己化作一缕清风,轻轻拂过历史的长河,追寻每一丝属于你的痕迹。多少个午夜梦回,依佛忽至那繁华的大清盛世,在那月色朦胧之际,在那月光迷离处,一袭青衫伫立在窗前,似又在念那西风独自凉。

萧萧黄叶如轻纱般打在疏窗,你定又是在沉思那如烟往事,定是忆及当年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如今回想不免愈发觉得可贵,只是当时只道是寻常。于是你叹,叹那风落桃花尽,故人已不在。只是你可知,三百多年后的午夜,会有一人独倚一缕灯光,手执《饮水词》细细品尝你的忧伤。只是她恨,恨不能与你共约亭台西,共沧桑几许,恨不能与你把酒东篱,在断肠声里忆平生。于是只叹君

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经年默默流逝,原以为可以怀揣着对你的这份钦慕轻度此生,也原以为只有我懂得你浅斟底吟里的忧伤。却不知于这大千世界中,倾仰你的又何止一人而已。仿佛忽如黄粱一梦过,醒时才恍悟原来自己只不过是追寻你的千万人中不起眼的沧海一粟。于是我开始彷徨,开始惊慌无措,开始说服自己你不过是那镜中花,水中月,不过一场虚幻而以,而我只是在俗世里深绎了一场飘渺的皈依。

时光暗涌,岁月荏苒。待浮华沉淀,年少时的那份躁动亦随风消逝,涌入眉间心上的是那种过尽千帆的淡然。亦是明白了一人生本就是一场羁绊,又何必太过执着于那一抹化不开的闲愁呢?

待浮华散尽,你依旧是那灯火阑珊处的伊人,是于那尘埃处我执念的一抹灵魂。时空的一切,于明府之中,渌水亭畔,公子是否又在倚栏沉思,又或是道那芳时易度。而我站在时空的另一边,只能将亘古的倾慕沉醉于文字,无尽的痴肠冥想蔓延于半世沧桑,韶华流离半世,我依旧于时光的千回百转里,只盼与君结他个一生知已。

又是一个午夜梦回,在那落花时节,你从梦中走来,仍是一袭青衫,一纸折扇,轻喃:“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而我浅笑呓语道:“四季很好,如果你也在”。

评语:纳兰容若,寂寞如花的名字,温暖如雪的记忆。这个隽永的名字,已成为文化符号,留在了历史扉页。作者对纳兰容若有较深刻的了解和认识。本文情感细腻,情真意切,感染力强,读了也有落泪的冲动。

指导老师:陈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