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的快乐
初二 记叙文 653字 59人浏览 顽皮小巫师9099

记得小的时候,父亲会带着哥哥与我一起去钓鱼。

那时的我应是帮不上忙,不是在树上摘桑葚,便是四处捉天牛、找蟋蟀。每次钓鱼结束,倒也能满载而归。

钓鱼是个技术活,要懂得打塘子,要有耐心,鱼咬钩时还得会看浮子,学着审时度势,少年的我,无论如何都是不能明白的。

那时的河水还没有污染,临河而居的人家会用石板在河边做成一个一个简易的码头,洗衣、淘米、洗菜。便是在这石板下,居然找到了少年的快乐。

蹲在石板上无聊发呆。浅浅的河底,水草晃动,一群一群不知名的小鱼儿穿梭游动,伸手想捉,却又一下子消失在水草丛中。

石板下却是另有玄机。一不小心撒下几颗饭米粒,趴在石板上仔细观察。不一会儿,隐隐约约水下有几个黑影缓缓移动。一不留神,一团浑浊后,饭米粒居然不见了。

如何捉住这水下的黑影,成了少时的我永恒的心结。父亲帮着选了根一尺长短的细竹竿,把缝衣针烧红了,弯成一只歪嘴钩,用尼龙线仔细接上,一件专用鱼具制成了。

以后的日子里,与石板下的黑影斗智斗勇,便是我唯一的乐趣。把蚯蚓小心串在歪嘴钩上,缓缓沉入水底,一会儿轻轻拖动。模模糊糊中,一个黑影漂了过来。嘘,千万别动!千万别吵!还没咬钩呢。

倒数三十秒,猛的一提鱼竿,哈哈,一只大青虾跳动着便上钩了。有时,也会是一条虎头鲨,一种大嘴的肉食小鱼。终于也能钓着鱼了!

偶尔收获多时,凑上四、五只大青虾,便缠着外婆用面粉和了,放在油锅里滚一遍,金灿灿,香喷喷,一件小小的美味便装盘登场了。

家乡的小河早已干涸变迁。如今,偶尔会与要好的朋友一起去钓鱼,也能钓着更多更大的鱼,却再没有少时钓鱼的那种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