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束溪
初一 记叙文 701字 105人浏览 金丰船长

今年的初春和以往不同,西边翡翠山的潮竹开的格外绿,所谓绿,也不过是淡黄中带一点青,说它绿,只为那点青色罢了。

我的心突兀有点按捺不住了。

外边响了铃声,不用多问,是洝叔卖了木柴驾车回来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纸已经皱了,我拧着眉,把手里的笔握紧了些,墨汁落在淡黄的纸上,在米子格的交界晕染开朵墨色的菊花。我顿了顿,走出去。

“婕子,练完字了么?”洝叔一边往下搬剩余的木柴,一边问。

“没呢,纸和墨到浪费了不少,全都叠方宝玩儿了。”我答。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你这小鬼,姨太和叔太知道可要骂的,还不赶快去练。”

我的心思并不在答话上,眼睛早顺着东边的片林子去了。

那里有条溪,因为现是初晨,隐约有些朦胧,细细的一束,竟然不是调和色似的绿,而是真正水的颜色,河底有些污泥,但都是沉在枯枝烂叶上的,我不觉有些纳罕。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洝叔看我看的方向,咧开没牙的嘴笑了,“那是潮溪,和西边的翡翠山通着的,今年不是潮竹开得格外的绿么?水也格外的清。”

“走,我带你见识。”我坐上了洝叔的木车,颠颠簸簸,只觉得屁股咯的疼,又不好意思叫洝叔慢点。

空气也重的抬不起,潮湿的,凝重的,朦胧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只觉得眼前一片朦胧,依稀看见细细玉带似的一条,并不是见到时的那么清澈了,现在只觉得非常普通了,一条溪而已。

下了车,洝叔问我,“怎么样,好看么?”

我摇头。“不是很好的,和第一回看到的不一样。而且一定不是什么好人在这里的,越往里走越不好……”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洝叔笑笑,没说什么。

后来我才知道我错了,错得很离谱。

我再到那里,洝叔已经走了。诧异的是他的墓在潮溪旁,当地人告诉我说,潮溪是人们的圣溪。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的心很痛,洝叔是那么的那么的好,我却误会了他。

再以后,再后来,洝叔是我心中永远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