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情怀文
初三 记叙文 1907字 146人浏览 袁大妞子

雨中情怀 文 / 禾豆

这一次去江南,几乎伴着雨水走的。飞机在浦东降落的时候,舱外已是雨雾一片了,当我与同行的伙伴们冒着急雨登上外滩江边长堤,面对着江对岸东方明珠拍照的时候,镜头里除了人,其余的背景只剩下茫茫一片,连江中的小船都弥在雨中而不见。这正是四月间的江南梅雨季节,潇潇的春雨如同脚下泥土中的春芽,悄然滋生潜入江南人的生活而不觉。只要你别忘了带一把伞,那么多的雨水就会为你的生活凭添出一份湿润中的浪漫。

那个下午,我们踏着刚停了的雨脚走进城隍庙,这处在现代化了的上海闹市中最完整地保留着昔日风貌的商场、庙宇加园林。远来的旅人和当地的居民交汇在一处,没有因天气而减褪了他们的游兴,人流不绝的大院中那翻修一新的十八世纪以前的中国古典建筑的飞檐琉瓦,层层叠叠,异彩纷呈,让人们仿佛走进了一处古代宫苑,但满院中琳琅满目的商品铺天盖地的广告,五颜六色的旗帜,又让人明白自己置身的还是一个大商场。隔壁豫园中的庭树和翠竹在雨后显得更加茂密,只是隔着一座九曲桥栏和茶楼,而没有让这一边的熙熙攘攘的市场流进那座古香古色的园林中去,这一闹一静恰是城隍庙的特色,在上海的别处是无法看到和替代的,包括南京路、淮海路,那样的闹热地方。不知是这里众多的小商品吸引了顾客还是那古香古色的大杂院式的建筑吸引了游人,在蜂涌进出的人流中,我感觉到大上海另一种风格和她不甘于退出历史舞台的顽强的生命力。天空不知何时又下起了细雨,在城隍庙大院层层商肆门前,立刻张开了千百把五彩滨纷的伞,宛如无数朵纷呈异彩的花朵,盛开在这翠绿色的江南雨季中。一对青年男女,男的是碧眼金发,女的则是地道的华人,在一处食品店前挑选着吃食,他们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亲爱的,你喜欢吃这种芝麻糖吗?”“当然,因为在英国永远吃不到”。那柔软而甜蜜的声音,像有人轻轻弹拨着金属的琴弦,伴着细雨而充满乐感,他们打着两把伞,一把是粉的,一把是黑的,这使人想到当年在万里之外的泰吾士河畔上终年雾气弥漫中的那些手不离伞的不列巅绅士,他们的身边多么缺少这样一名东方淑女,去消除他们的冷漠、保守和顽固。而他们的后代比他们聪明。在一串亮起来的红灯笼的光圈里,天空渐渐地灰暗下来了,雨天的夜幕降临得早,而城隍庙的人流,却更加浓密起来,满楼满庭五彩十色的灯光,辉映着川流不息的人群,一张张兴奋的脸上而为之增色,在灯光下的雨丝中,少女变得更加灵秀,儿童显得更加活泼,老人更加矍铄精神。

两天后,我沐着同样的细雨在温州飞云江畔,造访了一位年轻的香港女企业家,伊在自己的厂区里的经理室接待了我们,宽大的办公台上有一只陶瓶,古香古色,里面插着一束芳香欲滴的百合花,淡淡的馨香扑面而来,使人对桌后的女主人那正襟危坐的神态增加了几分浪漫的遐想。伊告诉我当年在香港被称为“九七大限”到来之前,许多人纷纷出走英伦三岛、美国、加拿大,唯有她同自己的夫君携巨资回到祖籍温州办起一个又一个工厂……许多年来,她享到了故土的温暖,成功的快乐,但也付出了创业的艰辛,包括青春年华……伊现在已是位成熟又成功的企业家和投资人。在印刷业,房地产业,都有投资,但无情的岁月还是在那张姣好的容颜上留下了痕迹……一组早呈的鱼尾纹已在伊美丽的眼角上叠起……“有什么办法,人总是要老的,如期坐在那里享乐老去,不如辛勤一点用汗水和成就刻下自己生命的轨迹。”伊这样对我说,并笑得很灿烂。窗外,刚刚种上去的一排棕榈树迎着细雨斜风轻轻摆动,仿佛是为这位女主人轻轻喝采。

晚上,女企业家夫妇在一间金壁辉煌的大酒店为我们接风,她喝了许多法国红酒,那本来就漂亮的脸上逾加光芒四射,“她更应该去当演员,同样会成功!”我在心中暗暗地想。

数日之后,我乘船自瓯江上游到清田的石门洞风景区,连日的阴雨使得那里清幽静谧而游人绝少,在两山之间延伸进一处峡谷并别有洞天地出现湖水、瀑布、寺庙、林苑,这就是石门洞的奇观,在峡谷清流之上有座石桥因题有郭沫若先生的诗而命名为“催诗桥”,我站在桥上,望着对面林间一巍峨古刹依山而卧,除了那院墙上斑驳锈蚀的几个苍劲大字“南无阿弥陀佛”以外,竟没有一丝声息,于寂静中给人无限的神秘和森怖。我面对这空山雨后古刹无声,禁不住吟成一首:“郭老催诗桥,云雾半山缭,林下泉声急,山间佛事少”。这时,一阵轰隆隆的巨声突然在我头顶响起!被吓了一跳的人们抬头向上看去,原来是从温州去北京的列车,正在我们头顶上两个山洞间通过,那钢架的桥梁托起了从山洞间飞驰而过的列车,包括车箱中幢幢的人影!这现代化的庞然大物的出现,使人们从幽静的世外桃园中一下子回到现实,回到渡口,对岸的渡船已经缓缓向我们驶来了。 第二天,我回到上海,不再作停留,迎着绵绵的春雨驱车北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