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恰如三月花
初一 散文 931字 273人浏览 爱吃咖喱的小猫

对纳兰容若不熟的人,恐怕会比较熟悉另外一个名字,纳兰明珠。如果我再说一句《七剑下天山》,恐怕你已经在点头微笑了:你说的是这个人。

纳兰容若诞于清顺治十一年正黄旗人,其父明珠,是康熙朝权倾一时的首辅之臣。容若天资颖慧,博通经史,工书法,擅丹青,又精骑射,十七为诸生,十八举乡试,二十二岁殿试赐进士出身,后晋一等侍卫,常伴康熙出巡边塞,三十一岁时因寒疾而死。

容若虽然经历简单,但出身贵胄又是康熙近侍,多次扈从圣驾前往边寨,他的词中就有一般生活在江南中原的文弱词人无法涉足的边寨风光。而边寨也带给他与身在帝京完全迥异的心灵体验,在寨上,容若孤卧寒衾梦不成,听着号角声,对故园,家人思念得越发热切起来。面对着寨上绵延空灵的飞雪,他发出了映衬一生的感慨:“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能吟出这样意境空灵,格调高远的词,可见容若的心胸见识非一般寒门小户,苦读成名的文人能够企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词家的名字少有不好的,像晏几道,柳永,秦少游,但好成纳兰容若这样的,也是异数。纳兰容若只这四个字便是一阕绝妙好词。唇齿之间流,芳香馥郁。所以,从一开始命运就埋下伏笔,安静蛰伏在人生里静候结果开花的一天——他被人记得,不是因为他是权相之子,不是因为他是康熙的宠臣近侍,而是作为一个横绝一代的词人,以诡异得近乎心碎的惊艳出现在清朝的上空,这样一照就是三百多年。

在清初词坛中兴的局面下,他与阳羡派代表陈维崧、浙西派掌门朱彝尊鼎足而立,并称“清词三大家”。在他生前,刻本出版后就产生过“家家争唱”的轰动效应。在他身后,纳兰被誉为“满清第一词人”、”第一学人”,清代学者均对他评价甚高,王国维赞日:“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如果不是天命,你能解释这数千年的词坛魁首之位,怎么就忽然之间让一个满人占了去?轻快地,让人来不及做出反应。人说他是李重光后身。李后主是何人啊?!那是词中的千古一帝,不可撼动的人。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人生至此,夫复何言呢?

青衫泪尽声声叹,融化得了冰山,唤不回已逝的人。他终于看见老天的惩罚——是要他在最完美的人生中体会到最大的不完满,像梨花在春光最盛的时候凋谢。

沉思往事立残阳,当时只道是寻常。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看得见开始,猜不到结局——一生恰如三月花。

齐齐哈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