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杯作文指导
初一 议论文 11921字 658人浏览 comcn003

答案在风中飘荡(竞赛原文)

从梦中醒来,再次回到真实的世界,感觉一切都不如从前般美好,相比于现实,我更想回到梦里,去寻找我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人......

在这陌生的城市里,我时常会感到迷茫,我想找到一条平凡之路;回到家乡,回到我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人身边。我从小与外公生活在一块,父母在外打工,我对我外公的感情是比我亲生父母要浓许多。

外公家在乡村,虽不算是大山里面,但也算是山里人。在外公那里生活的日子算是我已有生命中最美好的了。早晨从梦中醒来我愿永远呆在现实之中,不愿回到梦中。外公家的房子是两层楼的,每天早晨我都会站在二楼的一个天台上对着房子身后的大山吼几声,清空身体中的废气,吸进这原始大山的气息。山上的味道飘在空中,让我感觉像在天堂,内心无一丝杂念,我之所以这么爱恋这里,答案在风中飘荡。

点评:“每天早晨我都会站在二楼的一个天台上对着房子身后的大山吼几声”,非常奇怪的场景,感觉像写的是一只狗。生活在农村的人大概都没有这样的习惯,细节失真,矫揉造作,缺少对现实的想象力。

直到那一天来临,可我却不知道会有这一天来临。那天晚上我回到家,看见两个陌生的人在外公的家里,他们俩个看着我的眼神仿佛也像在看着一个陌生人。而外公却告诉我他们是我的父母,可当时的我却连一声”爸爸““妈妈”都没有叫出口,慌乱的我只有站在外公旁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在那晚我得知了我将被这“陌生的”父母带到大城市里去生活,远离我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人,我迟迟不能睡着。第二天,我就要走了,我最后一次站在天台上,呼吸着山里的味道可能是最后一次。仿佛空中都弥漫着悲伤的味道,天空下起了小雨,但雨后总会天晴,我就要走了,答案在风中飘荡。 点评:“看见两个陌生人在外公的家里”,即使平时没有见面,大家都会通电话,互相交流下情况,不至于生疏至此。前面也说爸爸妈妈在外打工,“我”是知道父母情况的,不是完全不了解,用“陌生人”来称呼爸爸妈妈显然是一种偷懒的写作方式。

“呼吸着山里的味道可能是最后一次”,这里说得极为矫情,什么是“山里的味道”?完全是概念化的写作。既然你对这个味道这么在乎,可又写不出它具体的形貌和感受,这说明了作者文学素养的缺失。

我被生育我的父母带到了这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的身边这是我想是在梦一般,但却醒不来。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再也闻不到山里的味道了,闻到的是这个城市排斥我的汽车尾气,柏油路的气味,和空气中漂浮着的细小尘埃,它们仿佛在驱使着我离开这不属于我的城市,我想离开这里,回到我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人的身边,答案在风中飘荡。

点评:作者为表现与山里闻到气味不一样,用城市中汽车尾气、柏油马路和尘埃的味道进行对比。方法很熟练,但这些文字是不是很常见,很模式化呢?

然而几年过去了,我仍在这个城市中,而当时排斥我的汽车尾气,泊油路的气味和空气中漂浮着的细小尘埃,它们都已不排斥我的身体离开这里,反而接受我了。我也早已习惯了这里,对我梦里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人已有所遗忘。终于有机会,我又再次回去,看到了我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人,这一切又像是在梦里,而我愿永远在这梦里不再醒来。

站在二楼的天台上,看着房子身后被砍伐已所剩无几的树的大山,我深呼吸,仿佛感到了他对我的怀恋和他所遭受的苦难,我心痛,痛我当初的一走了之,痛我当初陌生的父母,也痛这个变化的世界。那房子身后的大山,再也没有原来的味道,多出来的也是我如今熟悉的味道,不要问为什么,答案在风中飘荡。

点评:在城里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回到山里,这什个时候的感受到底是什么样的呢?作者写的是,“我心痛。”真不知道为什么“我”为什么会心痛?所提到的原因都是一些概念化的东西,没有写出内心那种细微的东西和触动。

如今若我再次回到那个我熟悉的地方生活,我是不愿意的,我的心早已改变了,我再也没有当时想回去的初衷,有的只是对当时的怀恋,我不知道为何我会变成这样,是我自己还是这个变化的世界,也许答案在风中飘荡。

我相信像我这样的人不止我一个,也许有一些人为了生活,为了适应这个世界的变化而离开他们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人来到这个不熟悉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从一个陌生人变为一个熟人,这是何等的笑话,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发生,抬头看看天空吧,从前的蓝天不再蓝,从前飞翔鸟儿已没有许多,从前那令人有理想的世界已不复存在,这就是答案吧,答案在风中飘荡。

再回到梦中,回到那早已消失不存在的世界,感觉一切都比现在的要更美好,相比于现实,我更想永远呆在梦里,在我所熟悉的地方,和我熟悉的人在一起。

点评:从前的世界、现在的世界,城市的世界、山里的世界,这是两个世界之间的差距和隔阂。思路挺好的,但并没有道出这两个世界到底因何而不同,多是一些想当然的想象,以及随处可见的文艺腔,缺少鲜活、真实的内容的支撑。

当你觉得生活过不去了,生命没法继续,事事都与愿违时,冷静下来想想吧,这个世界在变化,这个时代在进步,若你自己不改变,不去创新,如何在这个社会立足呢?所以你自己应向前看,不要觉得有什么东西不知道的,抬头看看天空吧,其实真正的答案,它就一直、一直在风中飘荡着的,你只需要去发现它罢了,放手去做吧!

点评:正确的废话,道理空洞。冷静地想什么,答案是什么,套话一堆,这不是写创新作文的方法。

这是一篇貌似深刻的文章,表面上是写在两个世界的对比中表现时代和成长过程中的思考和价值,但是作者并不了解农村生活,对城市生活也缺乏投入,只用一些概念化的词语来描述核心对象,其内心体验也是肤浅的。整篇文章出现了较大的失误。

修改示范

现对其中一些段落进行修改,下面这段表现的是“大山的气息”,示范如下: 我住在外公家,住在大山里。

大山并不是真正的又大又高的山,有人称之为丘陵,但在我眼里它们都是大山。 外公的家就在大山脚下。这是一幢两层楼的房子,站在二楼的天台上,可以看到房子背后的大山。山上有很多树,在树和灌木的空隙中,不时闪现一两块庄稼地。地里大多种着玉米或是花生,山上土地贫瘠,收成不好,但很多人还是乐此不疲。每当夜幕降临,便有人扛着农具从树丛中走出来,沿着山间小路下山。如果有熟识的人,我就会对着他们大喊,“喂——大——伯——”声音传出好远,在山脚回荡。

我很享受这种感觉。天色暗了下来,白天的燥热慢慢褪去,水汽开始升起,空气变得潮湿。当喊出这些声音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声音都沉重起来,像打湿了翅膀的蝴蝶。因为大声呼喊,我的胸腔不断充满和排出大量的空气,喉咙里有柴禾的味道,转眼一看,炊烟四起,家家户户已在做晚饭了。

这就是大山的气息,是乡村的味道。

下面这段是表现城市的味道,具体修改如下:

我来到了城市,一个人满为患、车如牛马的地方。

城里不用喉咙喊,大家都用电话,当然你大声叫喊,别人也听不到,马路的车日夜不息,滚滚如河,声音投入其中就像石子如海,卷不起一丝浪花。

城里没有真正的大山,看起来很高的山,其实是一座超级大楼,山上密密麻麻都是楼房。这里每一棵树都有来历,每一棵草都有人打理,所有的植物都被驯化。城里也没有炊烟,所有的烟都被抽入了排气管道,像废物一样被丢弃了。

在城里生活,我失去了大声喊叫的能力,我失去了大口呼吸的自由。我喝着可乐,吃着汉堡,城市把我变成了一个“城市人”。

修改启示

写作要“接地气”,要走心,要写出此时此刻、此地此景的特点,不能泛泛而谈,用概念化的词语去堆砌感受。感受不是靠语言的概念堆砌出来的,而是靠内心的体验和经验的想象引发的。而思想更是要建立在感受的基础上,不能空洞言说,否则就是讲大道理,沦为伪深刻的表达。

总之,要写好创新作文,我们要领会“真实的体验”“新鲜的表达”“独特的感受”的写作理念,用它们来指导自己的写作。

山东创新作文题目 前不久,由董卿主持的一档文化情感类节目《朗读者》走红荧屏。《朗读者》每期一个主题,如“遇见”“陪伴”“选择”“礼物”“第一次”“眼泪”“告

别”等,嘉宾围绕主题分享人生故事,朗读一段曾经打动自己、激励自己甚至改变自己的文字。节目如一股清流唤醒了大家的阅读记忆,让不少人开始重拾阅读的乐趣。

《朗读者》的魅力也不仅仅在于朗读本身,每位嘉宾分享的个人故事同样精彩。著名作家麦家谈到他与叛逆儿子之间的矛盾,以及父子间的相处之道,令人感慨。濮存昕自曝小时候曾患过小儿麻痹症,被同学起外号叫“濮瘸子”,以及谁也不愿意和他在一个组参加体育比赛的往事,直击人心。

如果你也是一名“朗读者”,你会读些什么?为何而读?请结合你的经历或想象,以“朗读者”为题,写一篇叙述类的文章。不少于1200字。

朗 读 者

杨子涵 山东省临沂一中

六月的台湾很热。我们的旅游大巴刚刚穿过北回归线。司机把车停在回归线纪念碑附近,望着我们这些大陆游客依次和那座雪白的纪念碑合照,自己躲在车的阴影里抽烟。

晴得耀眼的蓝色天空下,他那头灰白的乱发和干瘦的身材是那么突兀。我呆呆地望着他嘴里吐出的烟圈。很轻,很缓,像那一丝不易察觉的些许哀愁,悄悄融进喧嚷燥热的空气里,了无痕迹。

点评:大陆游客和台湾司机、炎热的天空下的合影和躲在车的阴影里抽烟、耀眼的蓝色天空下我们合影留念的欢呼和灰白乱发的司机抽烟的落寞„„开篇就写出了历史与现实的“撕裂感”,一种在场的不谐与矛盾。

这种感觉很微妙,但被作者敏锐地捕捉。不知她是否是精心设计,还是灵感之笔,这样的场景与人物,这样简单的文笔,画出如此巨大的一个穿越历史与现实的时空,的确让人惊讶。开篇就决定了此文的走向,这样的矛盾和断裂奠定了故事的基调。

每每想起这个祖籍河南的台湾老司机,就去读一遍龙应台的散文。文章的题目记不得了,故事也简单得出奇,不过是在飞机上遇到一位由台湾到大陆的老人,姓甚名谁均无从知晓,正如每时每刻匆匆掠过身旁的路人。可他的形象深深印在了我心里。他的少年时代在中国南方一个小小的村落里度过。无忧无虑的生活却在某一天戛然而止——和其他许多孩子一起成了那场内战的牺牲品。小小的身躯如何反抗军队的魔爪?在离开家乡到去往台湾的近千里路程,以至于从那以后的一万多个日夜,每分每秒都是痛苦的思念和煎熬。

点评:联系朗读的作品,回答试题要求中“你会读什么?”的问题,精准而毫不犹豫。 “每每想起这个祖籍河南的台湾老司机,就去读一遍龙应台的散文”,此句显得有些夸张失实。在应试的训练中,这样的句子并不陌生。我想正是这种不合情理的表达,才让我更深切地体会到了孩子们在写作中遭遇的苦痛,这是他们在抵抗模式化表达中留下的思维伤痕,对此不必过分的责难。如果你仔细读,会发现后面的一些句子亦有此病。

所幸在他衰老得无法行走之前,他赶上了一架飞机。他的体重或许因为年龄和疾病而消减,心中的重量却无限放大。他问空乘要了两份报纸,一份台湾的,一份大陆的。不知他还能否看懂简化的汉字。故事的最后,飞机的降落过程中老人感觉到高度的变化,强忍不适站起来,用苍老的声音喊到要下飞机,被脚踩高跟穿着套裙妆容精致的空姐不耐烦的一声“坐好了”吓回了座位上。一个问号稳稳地停在了文章的最后,我所能够用嘴巴朗读出来的只有这么多。可我愿意一遍一遍地读,读给年轻人也读给老人,望着南方,一遍又一遍地听这个平淡无奇的故事。

点评:作者提及的这篇文章很可能是龙应台的《如果》,对照原文细节稍有出入,在考场上,这样的疏忽或可原谅。

作者的聪明之处在于,她住在北方,把自己所在之地想象成了一个“演播室”,“望着南方”,望着台湾的方向,朗读这个故事,很有现场感,并切合题目要求——“如果你也是一名‘朗读者’”。

“读给年轻人也读给老人”,此句甚妙,妙不可言。联系前面的故事内容,我们发现年轻人是现在,老人是过去,她想通过朗读这篇文章,关联过去,让现在读懂过去的历史。

我很喜欢那位司机。握住方向盘的手永远戴着细细的白手套,大巴里干干净净,没有垃圾和难闻的气味。每天他把行李箱从车子里扛下来,落地的动作必定是很轻很轻,像是怕摔坏了那只其实早已颠沛辗转多次而破烂不堪的行李箱。而每次对他说谢谢,他的笑容里总有一丝不好意思,连连摆手说不用谢。

只有一次听他提起过河南。他操着台湾口音,却在讲他从父亲那里听到的黄土,成行的杨树和厚厚的棉衣,但我却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

滑稽吗?滑稽。悲伤吗?悲伤。

点评:为什么还要写这位老司机?这三段能删掉么?其实,删掉之后文章亦是完整的,但效果会大打折扣,这又是作者的高明之处。

被历史误会的后代,还保留了部分家乡的记忆,“操着台湾口音”,讲述从父辈那里听来的家乡故事,这样的时空错位,这样的矛盾和撕裂感又一次突兀而出,让人恍惚。

有人说这里可以让老司机多讲讲父辈的故乡,加强父辈对故乡的思念,突出战争带来的伤痛。这可能是一厢情愿。从情理上说,一个司机和一个游客,接触的也就是只言片语,大家萍水相逢,不可能有大把的时间坐下来摆谈,符合团队旅行的生活情境。从内容上看,老司机是台湾人,他对父辈的故乡风物也只是耳闻,不可能有太多的感受,简单的几句话恰恰表明了他对历史的认知。

这样写还有一个好处,即,自然衔接下文被历史误会的后代的后代——“街头台湾年轻人”等的表现。

街头的台湾年轻人骑着摩托带着各色头盔,成群结队地穿过霓虹灯蔓延的繁华街道,衣服上的铆钉闪闪发亮,笑声骂声里全是听不懂的嗲声嗲气。慈湖的黑白天鹅优雅地划着绿水;荷叶间偶尔蹦出一两只青蛙,闷热的六月天里依旧身着全套制服的士兵背着枪在建筑群前一动不动,维护着蒋姓的荣誉和尊严,又似乎快要与周遭静谧而肃穆的气氛融为一体。开往花莲的绿皮小火车车厢里固执地刻着“民国七十九年造”的字样。机场免税店那个戴着长得吓人的假睫毛的叫Miffy 的台湾女店员奶声奶气地冲着一位将近五十岁的大妈说姐姐您慢走。

然而这些于我,又是什么意义呢?我不是勾心斗角老气横秋的政治家,无心作长篇大论。我也不是年轻有朝气才华横溢的艺术家,无法用笔用摄像机记录一个个动人瞬间。那一年我不过是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在高雄夜市上买到一杯人气超高甚至马英九都品尝过的木瓜牛奶就高兴得要命的小孩。可我读到了龙应台的散文,那个有着仿佛洞察一切的清亮眼神的女人笔下的老人,就此在我心中扎了根。在台湾街头也总能看到颤颤巍巍须发花白的老人,心慢慢沉下去。不知他们的故乡又在何处。假若有一天他们能踏上故土,又该去何处找寻半个多世纪前生活的痕迹?又有什么在等着他们,是后辈的一桌团圆饭,还是丛山中小小的土堆,阴阳相望?

点评:历史终将过去,生活依然继续。但在这繁华的生活之下,历史的伤痛谁能忆起?不管你在意还是不在意,疼痛始终在哪里,就像身体里的一根刺,尽管后来已经被皮肉包裹,慢慢变成了身体的一个部分,但它始终是一根刺,在每一个阴雨的日子,总会有一点隐隐的痛。

我不愿再想,也不敢再去想。

我只明白,大家都累了。战争是统治者间的博弈,是战略战术的比拼,却也是无尽的悲伤的源泉。几十年的明争暗斗却难换和平,大家心里都早已伤痕累累。我厌倦政治和军事,只希望有一天能紧紧拥抱一个嗲声嗲气的小姑娘,能认真地告诉她我们是一家人。初中那个喜欢抽烟看起来凶神恶煞的政治老师谈到蒋介石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是“也该统一了”,讲完后政治老师久久没有做声。

我的眼泪也在那一刻变得突然无法控制。泪眼朦胧中我又看到那个老人。他怎能在等?于是他站了起来,双目中一定满是殷切的渴望。他到的地方是他朝思暮想五十载的故乡,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割舍的大陆啊!又有多少人只能眺望海峡那边,终日以泪洗面呢?

那是去台湾的2014年。某一个晚上,我睡在宾馆靠窗的床上,发现那轮灿灿的明月,和家乡的一样圆。

点评:这就是作者朗读的理由,回答了试题要求“为何而读?”。她读到的是背井离乡,读到的是历史的伤痛,读到的是一代人的遗恨,读到的是现实与历史的割裂,读到的是未来的期盼。内涵丰富,有很强的思想张力。

本文在生活积淀、思想张力和表达逻辑三个层面上表现不俗,展现了作者超强的文学素养,获得全国中小学生创新作文大赛山东省决赛特等奖第一名乃名至实归。

作者通过一次台湾旅行,由一位旅游大巴司机写起,联想到龙应台《如果》一文中的老者形象,读出了历史深处的伤痛,并与今日社会对比,看见了历史与现实的断裂,反思一代人的命运与遗恨,历史的苍凉与悲壮尽出,同时,对未来的美好期盼也跃然纸上。

作者的成功在于从自身生活经历中挖掘触动内心的素材,把宏大的主题与自己的感受关联起来,使之有了生活的底色,而这底色遍染人间烟火,读之怆然。生活与阅读的关联、历史与现实的连接、小人物与大历史的对比、思想与体验的碰撞„„如烟花绽放,璀璨夜空。

有人说,此文胜在主题。的确,两岸和平统一,乃国家之福,人民之幸。主题大,也意味着难度大,很容易架空写作,生拉硬扯,脱离实际。大主题更需要大智慧,脱离作者的写作智慧,空谈主题的高远宏大,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连小学生也知道这个主题。

纵观全篇,作者不仅仅读的是乡愁,是历史,更是未来。一个小姑娘能从一次旅行中获得如此深远的感悟,在考场上写得如此自然妥帖,让人佩服。

答案在风中飘荡

河南省郑州市第四中学 吴桐

在外婆去世之前,我一直觉得感情这种东西对于人类来说有些多余。我不明白这种东西除了会干扰人类的理性思维外还能做什么。

开篇直言自己的观点——感情是多余的。如凌厉的刀锋闪着寒光。

但我想,现在我知道了。

独句成段,一个沉重的转折,非高手不能为之。

得知外婆死讯的那个清晨,阳光分外明媚。

情和景是两个极端,“分外”一词强调天气之好,为什么要强调呢?联系结尾便知。 在这个雾霾围城的城市,那样明媚的阳光本就少见,更何况是在冬天——清澈剔透的金色阳光竟在我的床角碎成了一小片通透的湖。湖很小,但感觉得出来很温暖,湖水微微荡漾着。看清了,其实是窗外在严寒中幸存的一小片树叶在和寒风做新的一轮挣扎。

或许这个消息带给我的冲击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巨大,因为我用让自己都略惊讶的平静和冷静接受了这个现实。

我直直地看进父亲的眼睛里,说:“哦。”接着我把目光移开,注视着床脚的那一片温暖,感受到有温热的液体涌出来,在冬日清晨室内微凉的空气中冷却、再冷却,最后变得冰凉,并且十分笨拙地附着在脸颊上。于是我抬手抹掉了它。

我甚至觉得,我连哭都哭得十分克制。又或许并不是克制,而是我本人并没有流泪的主观意愿,流泪只是我的身体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做出的最恰当的本能反应。

并没有想象中或小说里写的“大脑一片空白”抑或“整个世界都崩塌得支离破碎”。就当时的实际来讲,这个消息对我唯一的直接影响是当天上午我没有去上数学课。

写出了自己的真实感受。这就是创新作文大赛所提倡的“真实的体验”这一写作理念。 我坐在外婆家的沙发上,和姐姐谈着今年的蒜价比去年便宜了不少。至少有过那么几个瞬间,我甚至觉得一切没有发生任何改变:大人们只是临时有事出门了,并且马上就会回来,一如既往地说笑,挤在厨房做饭;外婆会一摇一晃地从里屋走出来;今天天气这么好,下午还可以去公园转转——开车去,这样腿脚不便的外婆也可以跟去晒晒太阳„„

接着我猛然惊醒:外婆已经用不着晒太阳了。

我默默环视我和外婆共同生活了十余年的房子——我曾在餐厅和她一起择菜;我曾在阳台上和她一起晒过太阳,那天的阳光和今天一样灿烂——过往的回忆,一经感情的笔触描绘,再微小平凡的画面都美得让人有流泪的冲动。我发现我竟从未如此清晰地感受到何为物是人非的悲哀。

好在回忆太长,时间又太短,我没有将那些已经沾上灰尘的回忆卷宗一本本摊开在阳光下的机会——幸好如此,那一定是种凌迟般的折磨——姐姐接到电话,让我们去买外婆灵前的供果。

走在阳光灿烂得有些虚幻的大街上,我们聊起家里的卫生纸快用完了,下星期正好是超市会员日,记得提醒姨姨买;早上没吃的早饭要记得处理掉,放在那里早晚要忘掉;家里的青菜吃完了,一会儿可以顺便买点儿回去„„在水果店里我们比较三种梨中究竟买哪一种时,无比自然地回忆起年前托人从新疆捎回的香梨——既然外婆当时说好吃,也确实吃了不少,那就买香梨好了。

我们自己当时并不自知,我们其实是在竭力回避外婆已经去世的事实。现在回想,当时如此执着于这些鸡毛蒜皮的琐事,无非是因为只有这一件件小事的正常运转才能证明那些生活中真正重要的东西还都好好的存在着,没有出现任何差错。我们只不过是在假装一切都还正常,好以此带给自己一些安慰。

简直幼稚得可笑。可当时自己却自以为是地觉得:原来这真的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啊!

作者充分剖析自我,直接而坦诚,勇敢而智慧,显出较高的表达素养。为了表达这种“真实”,作者前面充分铺垫,用生活中鸡零狗碎之事来展现想法的荒谬。

好像确实如此。我的生活很快又重新回到正轨:上学,放学,回家„„循环往复,仿佛这样的生活从千万年前就已经开始,还要千万年地过下去,并且中间从未被什么事情打断过。

直到某个午睡醒来的瞬间,在自己肩头感受到一丝凉意。于是一刹那,一直被刻意牢牢锁住的回忆潮水般涌来,呛得我几乎无法呼吸。外婆总是在我们午睡的时候时不时帮我们盖好被子。她腿脚不灵便,手也不大听使唤,总是会吵醒我们。那时会觉得她很烦。

可现在,回忆中被褥翻动搅起的细小尘埃呛得我眼泪一下子汹涌而出,顺着脸颊滴下下颌,落在温暖的橙黄色被面上敲打出清晰而略沉闷的节奏。

原来,我一直在被别人爱着,很多时候却并不自知。这一刻,有一种名为“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悲哀的感情狠狠地给了我一巴掌,让我明白:人活着不仅仅要学会被爱,更重要的是要学会去爱别人。

此时,已经是草长莺飞的四月天。在轻柔的风里,我突然间就明白了感情对人的重要——有一种名为爱的感情,是它,让人成为了人。这时,微凉的春风触动窗帘,窗帘上下轻轻翻飞着拂过我的床角,一如当年外婆为我牵动被角的温柔。

开篇阳光明媚,此处也是春光明丽,外婆给予我们的永远是温暖的印象,即使逝去也是如此。

还佩服作者的一点是,明白之后并没有陷入悲痛的境地,而是随着季节的转化,把外婆给自己的爱与温柔,化为了一种对生活和成长的理解。这样的写法充满智慧,聪明的作文大抵如此。

亮点分析

这是一篇有真情实感的作文。它的“真实”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充分而睿智地表现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我一直觉得感情这种东西对于人类来说有些多余。我不明白这种东西除了会干扰人类的理性思维外还能做什么”“就当时的实际来讲,这个消息对我唯一的直接影响是当天上午我没有去上数学课”“我们只不过是在假装一切都还正常,好以此带给自己一些安慰”„„

诸如此类的真情言语在文中随处可见。在表达中,作者也运用得非常巧妙,自然贴切。

第二,真实地呈现丧葬期间的生活细节。

“和姐姐谈着今年的蒜价比去年便宜了不少”“我们聊起家里的卫生纸快用完了”等等,这些细节充分展示了真实的魅力。

在大多数人眼里,葬礼应该是悲伤的,于是内容上无一处不悲伤。可这样写来,有什么意义呢?你只不过是把大家都知道的事情、都能表达的情感重复言说了一遍而已。

好的文字应该抓住细节,从细节中发现生活的真实。当然,这需要勇气,在这悲伤的气氛中你能够正视自己这种不一样的情感。

第三,文章情感转折的真实。

见过很多同学写自己的情感转折,为了省事,多是突然醒悟,让人感觉十分突兀。而本文作者的一句“直到某个午睡醒来的瞬间,在自己肩头感受到一丝凉意”,颇见写作功力。

此外,很多文章转折后都是讲大道理,很少再通过细节来写感受。本文作者却很聪明,在季节的流转中,写到被风触动的窗帘,细节与感受融为一体,是转折的大手笔。

这篇文章是一篇受到评委好评的佳作。

这篇文章的题材普通,讲的是外婆去世的事情;主题上也并不显深刻,说的是爱与被爱的问题。但这篇文章有一个很重要的特质,也是如今的高中生在写作中所缺乏的一种能力——对自我内心细致入微的深度体验。

这种体验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使得这篇文章拥有了只属于作者本人的最为独特的表达风格。

我们该如何抉择

湖南省长沙市第一中学 戴洋港

全国中小学生创新作文大赛总决赛高中组特等奖作品

多年以后,当人类的飞船在一个鲜花盛开的星球上缓缓降落时,有人将会想起那个遥远的日子里黑暗战役降临时的情景。

化用《百年孤独》开篇的一句话:许多年之后,面对行刑队,奥雷良诺·布恩地亚上校将会回想起,他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这个开篇非常经典,影响了中国很多作家,包括莫言、苏童、余华、陈忠实等。“多年以后”、“将会”、“遥远的下午”,这些有关时间的词指涉了现在、未来和过去,让人感觉时空交错。

为了人类能顺利抵达外星,所有飞船的燃料和配件都必须集中在一艘飞船上,也就是说只有一部分人能留下来。

生存,还是毁灭?这个古老的问题被交付到人们的手中。

发出疑问,连接题目。

它像一条灰色的粗布紧紧地缠勒着人的心脏,让人动弹不得。最最煎熬的是,这抉择的权力就紧紧握在自己手中,然而这个沉重的动作最终其实就像按下一个按钮那样不费力气。若是我被迫走上人类的刑场,不容你有丝毫惊惧,便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那不过是纯乎的痛,瞬时而不容迟疑。

可上天偏偏降下这抉择的无限折磨。这注定是一场艰难的博弈,是自有人类以来宇宙间最大的一盘棋。谁都在等待别人的抉择,谁都在苦苦思考,不知该如何抉择。

抽出一张纸。

选择太难,需要谨慎思考。

写下你如果生存下去,你会得到些什么?我会得到很多。如果我还能到达那个星球,我想和以前一样每到冬天的时候,就上西边的海湾那边去看世间最美的雪,若是那个星球无冬天,那也无妨,那么一定有和地球上一样的漫天星星,我喜欢守着那个星空彻夜不眠。

如果你放弃生存,这些你可就再也没法见到了。

用意象来表现自己的生活内容。用意象,大家都知道用意象,但你知道为什么用这样的,而不是那样的意象吗?这两个意象都是表现时间概念的,在冬天才

能看见的雪,星星是永恒不灭的。因为有了时间,生命才有存在的可能,而不是一无所有的死寂。

可是,如果你不愿意自我牺牲,还会有什么后果,你知道吗?

战争吧。

这个“吧”,说明内心的犹豫。我们说语言表达情感,不是说你要用什么华丽的辞藻,有时候一个简简单单的语气词就能体现。

我知道,一定是战争。如果谁都不愿意被逐出伊甸园,那么这一场箭在弦上的争夺已经在所难免。在这场你死我活的争夺中,一切皆有可能,但最大的可能,是人类的彻底消失。

人类消失?那是不是从今往后就再也没有人为这茫茫的宇宙写情诗了?是不是宇宙某个角落里的春秋交替从此就成了机械的运动,那些遥远的星球不过是宇宙眼中冰冷的大陆?宇宙成了一面没有表情的镜子,一汪深不见底的死水,人类短暂而喧闹地白白走一遭,徒然留下些与美无关的败落景象。

从“抽出一张纸”开始,作者挖掘自我内心,设定了两个人物的对话形式。一个人理性地说结果:但最大的可能,是人类的彻底消失;一个人对结果做出判断:人类消失?那是不是从今往后就再也没有人为这茫茫的宇宙写情诗了?这种对话形式的设定,更能挖掘人物内心,表达新鲜。

我们该如何抉择?答案已然写在纸上。

对比中得出答案。

你愿意自我牺牲吗?“牺牲”是个美丽而悲伤的词。在人类第一个文明的孩提阶段,人类学会了用其他动物的鲜血去祭拜上天,目的是求得造物主的垂怜。

就是现在,这个“牺牲”换取的,同样是上天的一次宽恕。你,愿意吗? 我愿意。

从答案到行动,一句话表现了自己的义无反顾。

一滴浊泪从眼角流淌出来,你看看窗外,星汉灿烂,一如人类小时候那样。既然人类的祖先披荆斩棘才有了我的今天,那我为什么不愿意用自己为人类的后代换取一个遥远且长久的明天呢?

有同学写到“我愿意”这里就写不下去了。题目是“我们该如何抉择”,作者用“我愿意”回应了题目,得出了答案,就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人类后代幸福的明天。好像内容已经写完,但是高明的作者会从这里重新出发,让内容更为丰沛。

我选择放下我的雪,我的星空。因为我知道,所有人的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雪和星空。他们都有一双寻找光明的眼睛,都有一个永远追求美好的魂灵。

几千年前,普罗米修斯盗取火种,照亮了湿冷的星球,打破了漫长的黑夜。新的时代就要来了。人类需要新的光明。选择当普罗米修斯的人,就注定要直面悬崖和利喙。

我在,我还会存在。

我的鲜血,会流淌在所有人的血脉里,永世都保持鲜活和滚烫。

作者为什么要这样写呢?写自己的选择,说自己要面对,鼓励自己说“我在,我还会存在”。这一方面说明了选择非常艰难,另一方面也说自己对未来美好的期待,对自己牺牲的肯定。表现的是一种浪漫乐观的抉择,是这个主题之下内容最精彩的延续。

你们所见,我也将看见。我将一万次地凝视深蓝的天空和闪耀的群星,让过去埋葬过去,让人类的智慧继续在无尽的空间中汹涌澎湃。

是的,我已经决定了,把那个遥远的春天让给你。不过,你要耐心一点,它一定会来到。

那时,人类的歌声又会不停歇地响起来。你们就是春天的花骨朵儿,正好开在一个春天里。

多年以后,当人类的飞船在一个鲜花盛开的星球上缓缓降落时,有人将会想起那个遥远的日子里有人做了伟大的决定,它照亮了这个黑暗无涯的茫茫宇宙。

读了结尾,我们再看看开头:多年以后,当人类的飞船在一个鲜花盛开的星球上缓缓降落时,有人将会想起那个遥远的日子里黑暗战役降临时的情景。与这句有什么联系?既想起了“那个遥远的日子里黑暗战役降临时的情景”,也会想起“那个遥远的日子里有有人做了伟大的决定,它照亮了这个黑暗无涯的茫茫宇宙”,这两句是一个前后关联的内容,让首尾圆和。

总评

作者表现了心灵的艰难选择,语言符合真实的心理,从疑问、思考到对比选择,最后得出答案,思路逐层推进,特别是短句的运用,单独成段,有犹豫、有煎熬,有担心,也有毅然的决绝和流泪的希望。内容、情感与语言、结构的完美交融,给人干净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