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夜灯
二年级 记叙文 1427字 49人浏览 sallysnew

庚寅年的元宵节,世面上流行的自然是老虎灯。卖灯的小伙子,埋头呼哧呼哧地踩了几下脚下的气筒,一头威猛的兽中王立现眼前。它的腹底引出一根软软的红电线,娃儿熟练地推了推手柄的开关。这小老虎竟绵绵地唱出《两只老虎》的童谣,娃儿随着曲子手舞足蹈起来。而我,却在“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中回到小时候的元宵夜里。

老家在里下河的乡下,那块地方是一条狭长的独垛子。小家伙们过完春节,总要乘机捏下一点零碎的压岁钱,为的就是“上灯逛街”的元宵节。离上灯还有些日子,小家伙们就熬不住地一起看卖灯的出摊子没?一起跑到小河边掰芦竹棒,为着上灯做足准备工作。一个子没有的娃儿便是时时看着父母脸色,软磨硬泡着让买盏灯。穷一点的家里似乎总也凑不起买灯的钱,老人又怕伤了孩子的心,找出铅丝、钳子、糨糊和彩笔,硬是给娃儿造出了一只四不像的灯笼。

我是父母的独女儿,元宵节的记忆总离不开买来的一盏灯。有一年,是一只金鱼灯,两只鼓鼓的眼珠被两只弹簧牵着,竹竿子挑动起来,两只红球球眼睛也一跳一跳的,很好玩。又一年,是一只红色的纸灯笼。这原是一种折纸艺术,红烛嵌在灯笼的底部,燃前需将灯笼纸压缩起来,再小心翼翼顺着顶部的提绳一点点将整个灯笼身子拉展上来。这灯笼的外衣是一层绢纸,不单要在点的时候小心,挑在竹竿上的时候更要留神,风一来就会被烘坏。我最喜欢的是爷爷买的一只兔子灯。小家伙有一双血红的眼睛,通体莹白,身下安着四个小木轮,短尾巴下面有根长柄。火烛装置被放到下腹中心,扎灯人特意让小兔子腹部空出一方小空间,所以它走起来不怕风,还特别亮。我推兔子灯,心里总想着要避开颠簸的地段。那晚,我走在灯市最前面,身后紧跟着点荷花灯的晓峰,挑着宫灯的小玉,宝龙爷爷扎的那种四不像“小飞机”开在队伍的最后面。

现在的灯市上那些荷花灯、金鱼灯、金球灯早已不见踪影,孩子们手提喜羊羊,或手牵小老虎,兜里装满了小电池,行走在霓虹闪闪的步行街上。和我们小时候一样的欣喜自得,却不像我们小时候那样为一阵风惊慌失措,为兜里的不多的几根洋烛发愁。他们的童年在恍如白昼的夜市里招摇而过,我们的童年却是在陋巷里,手持一盏红灯笼,小心回忆白天的脚下是否平展,巷子口转弯要缩回小竹竿,背风抱着灯小心挪步。那时候,我们过元宵有两恨,一狠风大,二恨月明。幼年的一个梦:元宵夜里月儿也忘记出来了,手里的灯随着火柴的咔嚓一声,整个村庄一下子被点亮了。

夜灯,在黑幕下眨着眼睛。元宵夜的黑暗里,我从熟悉的声音里辨认你,从虚幻的灯影中看清你的眉目。“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辛弃疾妙笔绘出灯焰的热闹情致。元宵夜,乍暖还寒,焰花作为春之使者,赶过第一枝迎春揭开了春的面纱。随着词人所营造的喧扰,我们来到摩肩接踵火树银花的夜市上,等着一场邂逅。“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下阕由灯焰、人潮、喧嚣的动荡转到一种静谧中。所有的“灯焰”都是我去寻“他”的眼睛,“寻”到“寻不得”在闪耀的灯火下,立着一个寂寞的词人。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是一种寻得的清喜?抑或是寻而不得的自我慰藉吧。

过去一段平瘠的光阴里,我们在黑黢黢的夜阑下,偎依着灯笼中的一簇猩红,暖融融地过掉了童年。这个庚寅年的元宵夜,我多么希望重温如诗的稚子岁月,手提一盏红红的纸灯

笼,缘着老家门口的小陋巷子,寻一回旧年里的晓峰弟弟,小玉妹妹和宝龙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