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三年,我们正走向成熟
初三 记叙文 6650字 155人浏览 想知道666

1 那三年,是我们走向成熟的日子

─────怀念我们的高中时光

伫立在时间的长河边,眺望那东去的流水,我们不由地感慨光阴的河水流得真快:“逝者如斯夫!”。今天,步入中年的我们,回忆起高中三年的青春岁月,依稀就在昨日。

1

法国梧桐密密匝匝的树叶下渗漏出晶莹明亮的日光,斑驳陆离地洒在背着书包来来回回走动的学生身上,这是1985年9月1日的商丘市一中校园内的独特景观。这一天,我们70多位少男少女齐聚于商丘市一中高一(3)班的教室里,怀着对高考、大学的梦想开始了我们的高中之旅。

离开了自己昔日的初中,来到一中这个省重点中学,心里中招考试胜利的喜悦还没有散尽,看着还很陌生的同学们,都有点紧张、害羞。在初中我们都是班里的尖子生,但在尖子生大汇合的高中里自己能否还排在前几名,对于谁来说都是个未知数。校领导决定让刘俊英老师担任我们的班主任兼英语老师,她走进班里对大家讲的一席话消除了我们的紧张:“同学们,从今天起,你们就成为一位高中生了,我看过大家的中招成绩,你们在初中都是班里的佼佼者,来到我们一中,我希望你们更加努力地学习,争取在高中继续取得优异的成绩。但是,由于你们以前都是尖子生,碰在一起肯定名次有先有后,只要尽力了,不要在乎名次的先后,因为在我们一中不但要培养你们成为学习成绩优秀的人才,更需要培养你们要有正确的人生观,来面对你们将来漫长的人生。”听了刘老师的一番真诚教诲的话语,大家紧张的心情都释然了。

紧接着,刘老师安排下一步的工作,抽调10名同学到教务处领新书,在班长王海震同学的带领下,李栋林、宋江东、张豫东、陈志宇、王涛、吴少华、李新华、胥煌、邓琳、王化斌、王振等同学到教务处领回了高中一年级的新书和作业本,摆放在前排的课桌上,由各组组长分发到每一位同学的手中,大家嗅着那些散发着油墨香味的新课本,倍感新鲜,高中一年级的学习生涯就此拉开序幕。

高一开设有语文、代数、立体几何、物理、化学、政治、生物、历史八门课程,每一门课程都很重要,都由一中的优秀教师任教,在实验室上课一个月以后,就搬到了滨临校西墙的二层楼上的教室里,在这间有点旧的、现在早已拆除而成为步行街门面的楼房里,我们第一次经历了学校举行的秋季运动会,运动会上曹轶兵、钱苏扬同学的跳高成绩发挥较好,其他同学在长跑、短跑、跳远、铁饼、标枪项目上取得了全年级前三名,进行了段考、期末考试,曹轶兵、吴少华、张豫东、王海震等同学在运动会和文化课考试中取得了高分,其他同学都不甘落后,你追我赶,班里比学习、比纪律、比表现的劲头蔚然成风,三班一度成为高中四个班中成绩和纪律最好的班级。很多外校的学生慕名而来,转到我们班里来,壮大了我们的班级队伍。

放寒假的时候,天空中飘洒下错错落落的雪花,皑皑的白雪染白了树木和房屋。春节的喜庆把同学们的心情变得愉悦,第二学期开学的时候,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诉说着寒假里的趣闻轶事,在这种愉快的情绪里开始了第二学期的学习。

第二学期的功课比较紧,立体几何、世界历史必须学完,高二就要开始文理分科了。很多同学上学时改步行为骑自行车,以节约时间,现在我们的孩子都是车接车送,比我们幸福多了。现在,每当看到商丘一高宽敞的校园里一排一排的崭新自行车紧凑地放着,就会想起那时我们的自行车大多是半旧的老式自行车,排在教室前方靠墙跟的地方。八十年代的高中生都是背着一根带子的书包,书包鼓鼓的,里面全是课本和作业本、文具盒。那时的高考压力好像没有现在大,高考的指挥棒一年比一年粗,学生的压力也一年比一年重。虽然现在名

2 目各异的考试虽然越来越多,可高考仍然是国人心目中至关重要的考试。我们三班的同学有的在早读前半小时就到教室铺开英语课本开始背单词了,有的中午不回家吃饭就在学校食堂里吃点馍夹豆腐片,有的晚自习以后还在向老师请教问题。

每周的休息日是从星期六下午开始,休息一天半时间。有同学就利用这一天半的休息时间三五成群地组织了到田野、阏伯台、飞机场、三陵台、黄河故道的春游。金黄金黄的油菜花在田野里肆虐地开放, 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清香的气息;站在突兀高耸的阏伯台上极目鸟瞰,远处的商丘市尽收眼底;机场的飞机整齐地排列在那里,好像时刻准备着在长长的跑道上一展雄姿;坐落在商丘市梁园区王楼乡境内的三陵台因戴、武、宣三公王陵并峙而得名三陵台,墓区里的400多棵古柏苍劲挺拔,疏密有致;昔日商丘黄河故道是荒芜的盐碱地,尚存的河道证明了它年代的久远,它昭示了这里曾经流过一条中华民族伟大的河流。我们同学手持旧的黑白照相机拍出了几十张难忘的老照片,在班里让大家欣赏。槐花飘香的五月里,学校又组织了全校初中、高中一起比赛的春季田径运动会,众多运动健儿在部队操场上奋力一搏,取得了优异的成绩。看着电视连续剧《十六岁的花季》,真符合我们高一时的情形,该剧是我国影响最大的一部校园青春剧。它因为真实地反映了中学生活,准确地把握了青少年心理而深受中学生的喜爱,又因触及现实,反映改革开放后人们的心态,以及两代人之间的“代沟”而牵动了各种年龄层次观众的心。《十六岁的花季》这首诗这样写道:“你以为这是故事/那么你错了/你以为这是生活/那么我错了/这是综合成百上千个十六岁孩子的经历编织的/一曲歌/一首诗/一个梦/十六岁的歌委婉动听/未必上口/十六岁的诗热情奔放/未必押韵/十六岁的梦纯洁真实/未必成功/十六岁的花只开一季/但是朋友/只要你拥有过十六岁/你就有拥有过一份/和太阳一样滚烫/一样血红的青春。”

日历一页一页地掀过,很快期末考试来到了每一位同学的跟前,大家经过冲刺,有一半以上的同学都取得了平均分80分以上的好成绩,十位同学得到了“三好学生“荣誉称号。开过颁奖班会,在同学们热烈的掌声中,结束了高中第一学年的学习。

2

送走了八六届考上大学的高材生,迎来了八九届四个班的学弟学妹们,沉寂了一个暑假的一中校园又开始了她的欢声笑语,我们三班同学进入了高中第二学年。这一学期开始文理分科,原来的四个班中学文科的学生全部集中在一班学习,一班学理科的学生分插到其余三个班中。所以,我们三班又插入了新同学,翁春生、孙红亚、牛辉、向文华、邵海菊、杜行军、杨梅等同学就加盟于此时。新同学为三班带来了新气象、新活力、新血液,上课讨论时多了新鲜的声音,体育课上课时多了几位打篮球的竞争对手。刘俊英老师继续跟着高二(3)班当班主任,她还是以高低个顺序站队排好座位,崭新的三班又踏进了校领导预定的学习轨道。

八十年代中期的家长和学生思想都比较单纯,不像现在成批的北方人南下打工,做生意也不认为是正途,家长一心希望孩子能考上,哪怕考上个中专,也是国家干部,解决了就业问题,所以老师们辛勤执教,同学们努力拼搏,都是为了同学们能在高考中脱颖而出,考出优异成绩,进入著名高校深造。那时候上课没有手机铃声作祟,师生都没有手机,我们老师布置作业没有校信通可以利用,每天老师们将布置的作业写在黑板上,让同学们抄下来,课下和晚自习期间完成作业,由课代表收上来交给老师批改。每一张桌子的两位同学擦一天黑板,并值日打扫卫生,一桌又一桌,轮流值日,大家都很高兴做这个工作。高二新增加的解析几何非常抽象,学习时需要理解记忆,任课老师张老师讲完课以后,常常有学生拿着难解的习题请教他。

早上七点半开始早读,好多同学提前骑自行车到校,校领导有时在学校门口检查,对迟到的学生要加以批评教育。早读半小时,班级里常常响起英语或者语文琅琅的读书声,有的

3 背单词,有的读课文,语文老师和英语老师则在教室的过道里踱来踱去,听着自己的学生在不断地记忆词汇、不断地提高知识水平,他们内心里充满了对工作成果的满足和享受。1986年的教室是兰砖红瓦的起脊房,教室里没有空调和风扇,老师和学生是忍着酷暑和寒冬度过一天又一天的。不像现在的中学教室,至少有吊扇,大多有空调,冬天不冷,夏天不热,条件很好。就是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我们的一中学生也常常是学神学霸辈出,11月份的段考考出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好成绩,前10名的学生八门课各科平均分均在95分以上,也就是一张卷子做下来,几乎没有错题,英语、物理这些学科有考到100分满分的,我们大部分同学看到这些成绩优异的学生,往往是非常羡慕、暗暗下劲争取迎头赶上的。

八七年年底的期末考试过后,很快就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寒来暑往的日子我们已经经过了18次,也习以为常了,日复一日的课程轮回锤炼了我们的文学语言思维和理科抽象思维,作为高中承上启下的一年的学习正每天篆刻在我们年轻的大脑,人生观和世界观都在形成,逐步走向成熟,高考的指挥棒给我们指明了努力的方向,向高考前进的号角已经吹响,我们三班同学学习的脚步在向前大踏步迈进。

语文在高中阶段仍然是重要的基础学科,学校一向很重视语文课程的学习,委派富有经验的张在福老师担任我们的任课老师,记得高二语文课文中有一篇《孔雀东南飞》是《乐府诗集》中的选篇,它和《木兰诗》一起称为我国古典诗歌史上的乐府“双壁”, 该诗以时间为序,以刘兰芝、焦仲卿的爱情和封建家长制的迫害为矛盾冲突的线索,按刘兰芝和焦仲卿的别离、抗婚、殉情的悲剧发展线索来叙述,揭露了封建礼教破坏青年男女幸福生活的罪恶,歌颂了刘兰芝、焦仲卿的忠贞爱情和反抗精神。这首诗是要求背诵的,可诗歌太长,所以张老师第一次在语文课上提问的时候,只有少数同学能背诵出来,后来在严格要求下基本上达到了人人会背。高二下学期的化学主要是有机化学,它主要让同学们认识有机化合物,常见的烃(烷烃、烯烃、炔烃、芳香烃),烃的衍生物(卤代烃、醇、酚、醛、羧酸),这些物质是生命活动的物质基础【糖类(葡萄糖、淀粉、纤维素)、油脂(硬脂酸)、蛋白质(氨基酸、多肽、蛋白质)、核酸】的前身,长长的化学分子式令我们记忆时望而生畏,记忆力好的学生学起来不怎么费力,记忆力一般的同学则需要下一番功夫才能学好,一次考试成绩出来,有机化学的成绩参差不齐,最高的95分,最低的在60分以下。

白驹过隙般的日子在一个个悄然而过的晚自习结束中流逝着,终于在6月底迎来了高中二年级的最后一次期末考试,为高中第二学年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3

高二暑假的一中校园里除了建筑工人在新教学楼工地上忙忙碌碌和砂浆搅拌机的喧嚣声外,就是我们即将升入初三和高三的学生们顶着炎热的三伏天来学校里补课,17岁的年纪身体大都略显瘦削,不怎么怕热,没有空调和吊扇吹凉也都轻轻松松地度过了紧张的补课期。

当八七年九月一日高三开学来临的时候,踏进一中的大门我们都发现新建的可以容纳30个班的教学楼已经全面竣工,投入使用了。高三的教室全部分配在一楼,教室门前是一片长方形的活动场地,班主任由物理老师刘忠仁老师担任,向高考冲刺的一年来到了,高三

(3)班80多位新老同学怀着对未来的无限憧憬进入了书山题海之中。

我们的老师都是毕业于名牌师范院校的骨干老师,家长和学校领导都真心希望我们能考出好成绩,以继续为“省重点中学”争光。大部分课程都已经进行完,进入强化复习阶段,主要是针对课本知识做习题,一张又一张的考试卷子发下来,模拟高考,以适应高考的考试环境,9月、10月、11月,日子在同学们不断的书页翻转中流走,天气也由秋后的极致凉爽变成入冬的渐渐寒冷,教室里生起了煤火炉子,可以取暖和烧开水。刘忠仁老师经常找一

4 些历届高考物理卷子上的习题让大家做,然后认真讲解,并回答同学们的疑问,以使大家逐渐适应高考的试题难度。

1987年的高三学生就是这样,学习的神经绷紧,绷紧,再绷紧,以期提高学习成绩,十几位在我们班级重读的同学对初次进入高三的同学传授了经验,如果考不好,就要重新在高中校园里再复读一年。于是很多同学更加努力了,但是年轻人的本来面貌是活力奔放,大都还是喜欢哼唱苏红的《我多想唱》,歌词中的这几句“我想唱歌可不敢唱 /小声哼哼还得东张西望/ 高三了/还有闲情唱 /妈妈听了准会这么讲 /高三成天都闷声不响 /难道这样才是考大学的模样/ 我这压抑的心情多悲伤 /凭这怎么能把大学考上 /生活需要七色阳光 /年轻人就爱放声歌唱”尤其让大家喜欢,这首歌在八十年代的校园里风靡一时,像邓丽君的歌一样对年轻人充满吸引力。高考的压力使我们一度非常憎恶高考,但仔细想想,高考这种考试制度在中国还是相对公平的考试制度,就像科举制度一样,虽然必须练成无用、害人的八股文,但是如果没有科举制度,贫穷的处于弱势的人们就永远没有当官治理国家的机会,科举制度的推行为中国选拔了很多优秀的人才,对于推动历史的发展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高考也是一样,大家站在一条起跑线上,按照一样的规则竞争,考得好的就能上名牌大学,就能在以后的就业中拿到绿卡。

和高一、高二不同的是,凡是阻挡我们提高考试成绩的绊脚石被校领导和老师们一一搬开,音乐课停了,运动会不参加,校联欢会不出节目了,所有老师和同学都集中精力朝着一个单纯的目标前进。忙中偷闲,元旦期间,我们班自己举行了一场新年联欢会,全班60多位同学参加,出了20多个节目,一霎时轻松愉快的笑声弥漫在教室冬冷的空气中,使沉闷的学习气氛有了些许的活跃。

阳春三月,柳树吐芽返青,大雁北回,最后一个学期的春天来临了,距离最后决赛的日子越来越近,同学们越来越执着地啃着书本和习题集,模拟考试的频率越来越高。班主任刘忠仁老师则把工作重点放在抓班风、学风建设上,营建一个良好的班级学习氛围和环境,点燃学生最后冲刺的热情与激情。鼓励大家面对挑战迎难而上。培养同学们勤奋拼搏的意志品质;培养学生耐得住寂寞、抵制住诱惑的心态。使同学们明白只要有信心,再加上刻苦努力的学习,朝着自己的目标发展奋力拼搏就一定能够成功。他告诉大家千万不要分心,抵制住青春期的诱惑,不要熬夜,注意身体,沟通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发挥家长在学生教育中的作用。

高三的座右铭是“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我们始终都相信只要现在努力一点,哪怕是苦到涩嘴,然而只要忍受下来,那么未来便是灿烂一片。每个高三学子都是这么坚持着的。我们都很清楚在当时的社会中,进入一所名牌大学意味着什么,而落榜又意味着什么。我们肩上所背负的已经不只是我们自己的命运了,更多的时候是来自整个家庭。这个道理我们从小就被灌输着,所以我们知道必须努力。

老师们普遍认为惟有考试才能真正体现我们现有的学习水平,于是考得越来越多,考得越来越难。午夜梦回的时候,我们都还在想着如何应对高考。1988年的高考日期是7月7日、8日、9日三天,5月、6月这两个月是我们努力拼搏的日子,崔金发老师布置的英语模拟题的难度一度超过了高考。因为1987年的数学试题非常难,大家放在数学上的精力也很多,每个同学大都学习到夜里23点以后,钻研习题,记忆单词,背诵段落,非常辛苦,只为榜上有名,只为脱离高中进入大学。

毕业考试已过,高中毕业证已发,考前体检进行完毕,期盼已久的高考终于来到,大家准备身份证和准考证,在家补充营养,到学校认考场,一系列准备工作就绪以后,在7月7日这个炎热的日子里,在家人深情地目光注视下,走进了考场,挥汗如雨的三个小时里答完了所有的试题,走出考场,有兴高采烈的,有捶胸顿足的,有茫然失措的,神情各样,表现不一,这些神情跟在考场里做题的发挥程度息息相关。

5 三天考试很快就过去了,高考成绩出来时已经是八月,这一年的高考试题数学超容易,大部分都考100分以上,英语、物理、语文和平时的模拟习题差不多难易,政治、化学出题偏难,大多考分较低,经过这一场过龙门的跳跃,有60%的同学升入了大中专院校,其余的同学通过复读,后来也大都考上了大学。

处在今天的角度看待高中三年1000多个日日夜夜,可以看出,高中阶段是人生相对重要的阶段,但不是决定阶段;高考是关键的一次考试,也不是决定一生的一次考试。大学毕业以后还要经过很多次考试,公务员招聘考试、职称考试、晋升考试,说不准哪一次考试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活和收入。所以我们需要遗忘的是高中的辛苦,需要记忆的是高中的友谊和逸闻趣事。人世间无数文章以高中为题材,荧屏里无数电影以高中为背景,报纸上无数言论涉及高中及高考的改革意见,这些东西看起来都有我们的影子,都有我们的过去。

回味,我们的高中!加深,我们的友谊!延长,我们的快乐!

难忘,我们五彩斑斓的高中生活!那三年的学习时光使我们走向成熟,形成了我们最仁爱的人生观和最诚挚的世界观!

商丘市一中高中部八八届三班同学会理事会

2013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