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记母爱
初二 记叙文 870字 125人浏览 无可决择

铭记母爱

——读《孩子你慢慢来》有感

张蕙芃 初三(15)

寒假里,读了《孩子你慢慢来》。龙应台在行文中表现出的热烈而深情的爱,让我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很小的时候,母亲还是个倒班工人,时常加班的她,无法像龙应台那样陪着孩子从教堂走到苹果园。但每晚,她总会挤出时间。有时是一本带插图的儿童杂志,有时是一张简简单单的时讯,我就趴在她胸口,母亲温柔的嗓音在耳畔响起。她读文章时,尽量做到字正腔圆,不确定的读音,就顺手拿起床头的字典,无形之中,也教会了我使用工具书。母亲念的文章都十分有趣,牢牢地吸引着我的注意,常把我逗笑。上小学了,母亲不再替我读书,她试着让我自己朗读。从一句到一行,从一章到一本,每一个夜晚,寒暑易节,从不间断。至今仍记得,她温暖的手掌握着我的手,一字一字地点过去。

有了龙应台的陪伴,安安学会了“草、叮当、房子、烟囱、脚踏车„„”,有了母亲循循善诱的引导,我学会了组词、造句、默读、写作„„是母亲培养我形成了阅读的习惯,点燃了我对文学的兴趣。

母亲是世界上最艰辛的职业。龙应台生安安的时候,“下半身经过麻醉,感觉像尸体,身心疲惫在崩溃的边缘。”临产前做B 超,我顶天立地地站在母亲肚子里,自她怀孕以来,我没有片刻消停,因此使得脐带缠在脖子上,不得不剖腹产。只此一条,母亲就承受了常人

无法体会的痛苦。我诞生不久,嘴唇上长了个不大不小的血管瘤,于是被关到小箱子里照蓝光。那时,表弟也出生了,家中忙不过来,多半是母亲守在箱前,不分昼夜。我曾看过那时的照片,幽暗的蓝光,深色的眼罩,狭小的空间仅能翻身,背景是医院漆黑寂静的夜。母亲究竟是怎样度过充满消毒水刺鼻气味的孤独的夜晚呢?她看着小箱子里难以伸展的孩子是怎样心疼呢?当我哭闹的时候她又是怎样揪心和焦急呢?我的脑海中,依稀浮现出她的脸颊贴着冰冷的玻璃箱,轻唱着动听的摇篮曲。

我有惊无险地,在母亲极尽用心极尽温柔的呵护中成长。我应该感谢她,我应该去亲吻她的皱纹,去爱抚她的白发,就如同她把无知顽皮的我紧紧拥入怀中一样。

合上书本,龙应台对孩子的爱留在了字句之间,而母亲对我的爱,也刻在了时光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