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作文
初二 散文 3579字 211人浏览 儒雅的张美丽

这不是理由

我不喜欢面对失败。却总喜欢为自己的失败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来骗自己,让自己的失败有个借口。这样能够更好的说服自己――我没有失败,就算失败也不是我的错。这样的自我安慰或许会让我自己的内心更好过一些,但是直到后来才发现――原来失败不需要理由。 失败有两种:一种是习惯于失败的失败,一种是偶然的失败。前者容易被人所遗忘,因为没有人会去注意一个经常失败的人,除非他成功了。而后者却容易被人所铭记。一个长期都很优秀的人在偶然间失败了,那么他就成为了众所瞩目的“焦点”,可惜不是惋惜的焦点,而是茶余饭后无聊之时大家嘲笑的对象罢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说的人只是为自己寻开心而已,可是听的人内心就像打翻了五味瓶,心里那个难受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

于是失败的人就开始为自己的失败寻找反驳的证据,来证明这次的失败不是实力的问题,只是“操作不当”。于是他的内心又开始透入那一丝丝的光芒,他为自己谎言而蒙蔽着并以为自己找到了“依靠”。现实社会中不乏这种自我蒙蔽的人,至少我就是其中一个为失败找理由的人。当别人提起我的失败时,我总是以各种的理由来搪塞别人,尽力让人觉得我只不过是一次失误罢了。可是当“失误”不断的增加,我又要慌忙地寻找不同的理由时,我懵了。

当时针、分针、秒针重合在钟面的12刻度处,当周围浓重的黑夜使路灯也显得黯淡,我仍坐在台灯下``````

未入眠且不能入眠的痛苦折磨着我,我想着放弃,但仍在坚持,因为我给自己熬下去的理由是:当时针越过钟面的12刻度,它依然还有180度的活动空间。

我只有理由坚持,而没有理由推托。我努力过了付出过了,难道这疲倦找出的理由能使我就此打住?即使数学试卷上的几何题被我用直尺磨得模糊,英语作业被我翻得卷起了书角,元素周期表被我摸得发皱,我也不会止住向前的脚步,因为那不是理由!

总有一些人将每一件小小的不顺的事当做自己推脱的理由,但他们从心底里问过自己,这理由是否充足?没有,他们为推脱而推脱,这是禁不起质问的借口。接口能让人找到及时抽身而退的理由,但事后,内心中的空虚却是无论如何也免不去的,他们或许会后悔自己的不思进取、怕苦怕累地慵懒态度,当再次遇到类似的事时,他们又退缩了,似乎完全忘记了上一次放弃对思想的折磨,忘记了无知的自己所找到的不是理由的理由。如此恶性循环,是得是失,他们自己心里都因该有一本账。当真正意识到这些后,再怎样努力也是徒劳,因为时机已过。

我一直坚持着,因为时机在我手中,我有权力支控它,并且我不会浪费使用它的任何机会,因为我有时间,我努力制造着精力,如此多的条件支撑着我,我没有理由去推脱我的未来。

我热爱我现在做的事,我努力做我现在做的事,我用心做我现在做的事,周围的一切都支持我继续下去,都给予我坚持下去的理由,都告诉我时间与能力掌控在我自己的手里,愿不愿意将其拿出,切实运用进实际,就是我自己的事了。

因为无法弯曲,所以我选择坚持。

我坚持,为了尚未成形的未来,为了我生命的意义。

我坚信这一理由:那些引诱我放弃的理由,不是理由!

四季更替,春华秋实,时光在岁月的长河中悄然流逝,留下的又是什么呢?——题记

时光荏苒,转眼间,我已走过了人生的十五载春秋。不知不觉中,我已从一个懵懂好奇的孩童慢慢长大为一个博学多才的青少年。在成长从,我收获了知识,健全了人格,但也遗失了什么。

今天是农历正月初二,俗称“姑爷节”,嫁出去的女儿带着丈夫、儿女回娘家拜年。照例,我的表姐和表姐夫要带着我的小外甥,到我家看望我的姥爷。我虽说今年才16岁,我的外甥已是14岁了。血浓于水的亲情让我们再度欢聚在一起。

这样的情景大概从我上小学时就有吧,那时的我懵懂无知,只知道漫天地地玩耍,小外甥也就成了我不可多得的玩伴。那时的岁月是天真的、淳朴的、空灵的。我和他在玩耍中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新年,每次在分手时依依惜别。我想,这是我童年宝贵经历中的重要一部分。 自从我升入五年级,渐渐繁重的学习负担将我压制得疲惫不堪,我也整日为学业拼搏。而他,也渐渐意识到了学习不好的严重性,我们之间的话题无过于互相询问考试成绩,互相交流学习体会,仅此而已。那时的我,渐渐意识到某些东西已是无法挽回的了。

如今,我升入了初三,他在读初一,已慢慢长大的我们虽还是在一起聊天、玩耍,但总觉得不那么自然。谈话时已不是年少时的真诚坦白,渐渐地多了一份谦卑,也多了一份面子。我不再像过去那样畅所欲言,而是变得谨小慎微,许久都不主动说话。他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闭口不言,我们沉默着对视良久,我苦笑着,他顽皮地摸摸自己的头。

慢慢长大成熟的我们,很怀念童年那无邪的岁月,但毕竟是回忆罢了。岁月的长河将我们的童真涤荡得一无所有,现在的我们,只有去缅怀,去伪造了。

我忘记珍惜,忘记回忆,摔坏心爱的玩具;

我学会远离,学会放弃,学会再也没有回忆。

――题记

漫无目的地奔跑,停下,喘气。热气在空中挥散,回忆蒸发,云朵飘走。什么是过去,什么是未来,什么是夜晚,什么是白昼,什么是朋友,什么是敌人?问天:我该记起什么,又遗忘什么。

风筝线的那一头牵引的是什么?穿透云层,我用力地拉,用力地拉,看不见线尾,也不知把开头遗忘到了何处。跌坐在地上,空空的原野只有我孤身一人,无助趁虚而入,谁也感觉不到我,我也感觉不到任何人。

永远有多远?梦有多长?爱有多深?回忆有多浓?我曾经坚信的感情此时已无法填满心中的空白,那些清晰的面颊此时已不复存在,我丢掉了什么,又拾起了什么?柜子里玩破的玩具不舍得丢弃,写完了的日子不愿覆盖,纠纷的过往不再整理,一切都只是过去。

我选择失忆,什么都没有,往日被划上句号,重新来过。第二天醒来,脑中空无一物,眼神停留在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台钟上,起床,阳光分外刺眼。重新走过那布满脚印的草间小道,路上来来往往的人,有些看见我守望在那后,对我微笑、招手,我没有移动,该有很多人认识我吧。忘记了一切,甚至忘记了该到哪吃饭,几时回家,世界一瞬间失去了语言,颠倒了黑白。

第二天起来,一切恢复了原状,没有如我所想的迷恋的滋味,没有后悔也没有依恋。忽然觉得记得没有什么不好的,任何人的记忆都不可能永远空白。

想回到过去,常听到的句子,很多人很多人一遍遍的重复。我有时也说过,到底几时我也早已记不得了,亲爱的,真的可以回得去吗?

总想着一些悲伤的事情,有用吗?越想只会使自己越伤心,眼泪越泛滥。发生了,就不再去计较;过去了,就不要再耿耿于怀。走过一条条背叛的小路,回味每一段伤心、离别。每一点心酸,每一道笑容,每一个天长地久,每一段地老天荒。

泪水为什么会是苦的?为什么我会哭?为什么到头我遗忘了该如何哭泣?这该是好事吧,把床头那些心爱的物品狠狠地砸碎,没有一丝留恋,看着那一块块碎片,竟会有些满足,久违的泪还是流了下来。

学会向前看,不去想,不去回忆,遗忘泪水只记得你们的笑,遗忘过往只有现在和将来,我会用一辈子忘记,用下一辈子回忆,最后把你们都写在心中,刻下一个个地久天长。这样我就不留恋了。

人生就像各种各样的朱古力,你永远不会知道那一块属于你。”阿甘母亲的这一理解,向我们阐明了:每一个人的生命轨迹都是存在,而且是独一无二的。阿甘,正是听着这样的教诲,一步一个脚印地踩出属于自己的生活的奇迹。从智商只有75分而不得不进入特殊学校,到橄榄球健将,到越战英雄,到虾船船长,到跑遍美国,阿甘以先天缺陷的身躯,达到了许多智力健全的人也许终其一生也难以企及的高度。

在影片的开头和结尾你都会看到:在广阔的蓝天下,一根轻盈而洁白的羽毛从天而降,缓缓地降落在阿甘的脚下。这其实是影片在暗示: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人把生命看得像羽毛般纯洁,平淡而美丽,那么,这个人一定是阿甘。

阿甘天生就注定不是一个出类拔萃的人。但上天又是如此公平,往往,它会令起点不高的人比天生优越感十足的人更早,更深刻地认识到生活的真实。幼年的阿甘腿有残疾,阿甘的母亲不得不为儿子套上一个笨重的铁架子,以辅助行走。放学后,同伴们在路上讥笑他,玩弄他,追赶着扔石头。女同学珍妮喊道:“阿甘,快跑。”阿甘惊慌,拔腿就想跑,跌倒了挣扎着爬起。渐渐地,铁架子不在束缚着他,他奔跑如飞。同伴们追不上他,眼睁睁的束手无策。这是阿甘人生中的第一个奇迹。

阿甘一生中只有一种爱支撑人生,那就是母爱;阿甘一生只爱一个女孩珍妮,除此他永远心如止水;他可以为了纪念死去的战友布巴,而干起自己并不熟悉的捕虾业。在生命的每一个阶段,阿甘的心中只有一个目标在指引着他,他也只为此而踏实地,不懈地,坚定地奋斗,直到目标的完成,新的目标的出现。没有单纯的抉择就不会没有心灵的杂念;而没有心灵杂念的人,大概才能够在人生中举重若轻。

阿甘的一生中出现了许多奇迹,但这些奇迹没有、也绝不会引导你去羡慕他,你只会欣赏和阿甘一起的那些岁月、生命和历史,体味个中的苦甜,以期“跨越缺陷,完美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