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先生
初三 记叙文 2975字 497人浏览 zengweijiang

伴随着鲁迅先生的作品, 一同凝望逝去的历史, 解读上个世纪中国最忧患的灵魂, 同时在成长中, 不断剖析自我个体的生命存在, 这已是我们见证深刻的必修课, 而且势必仍将持续下去, 成为我们灵魂深处不可磨灭的永恒. 有人说:鲁迅是一个难以表述的存在, 走进他的内心深处, 是相当困难的, 鲁迅思想的深刻性和复杂性, 使得后人在接近的时候, 常常会陷入表述的尴尬. 但对于我们而言, 从学者抑或评论家的角度去品味、体会, 实在是被置入另一种无地的尴尬中, 我只能记下那些在我的成长中慢慢风化却又自信弥坚的感想, 来告慰先生的伟大, 以及见证一些„„

田园牧歌中的现实主义者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是最早时读到的先生的作品, 幽默、诙谐、妙趣横生, 那菜畦、石井栏、皂荚树、桑葚、黄蜂、叫天子以及人形的何首乌, 还有长妈妈讲的有关赤练蛇、美女蛇的故事, 都曾引起儿时最远最深的遐想, 田园牧歌式的生活恰似那时的心境. 文章天成, 如同园中的草木, 枝叶繁茂, 尽皆奇花异草, 随手摘取. 这种以孩童的眼光来观察事物, 使之形成一种张力, 令人目不暇接. 《故乡》里的闰土是经常盼望突然来临的远客, 带着故乡的趣事, 捕鸟、拾贝壳、守西瓜地, 以及如歌吟般的“一轮金黄的圆月”所照亮的美丽的世界. 还有《社戏》, 那么一群天真烂漫的孩子, 兀自划了船去看戏, “两岸的豆麦和河底的水草散发出来的清香”、淡黑的起伏的连山、依稀见望的山庄, 和咿咿呀呀地旦角的哼唱, 归来时偷煮豆的欢晌, 都成为我们回忆中的美景.

鲁迅以他特有的细腻的笔触为许多年后中国的孩子勾勒了一幅幅美轮美奂的童年图景, 却以自我的孤独实践、审识了所谓的原乡情调, 这种怀旧中隐藏的对现实的思考是更为深刻的历史使命感与生命剖析, 这是我很久以后再读先生作品的体会, 继而颠覆了置于一个时期和年龄的思想.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选自鲁迅的散文集《朝花夕拾》, 是之中少有的童话般的文字, 也使之成为儿童教育中的经典读物. 百草园中的草木鸟兽、三味书屋里的摇头晃脑, 都以一种幽默的笔调来调节给人的目不暇接的紧张感, 这些都在文末“这东西早已没有了罢”的感慨中结束, 给人一种回忆的阶段性与模糊感, 带着无法挽回的忧伤继续行走, 在回望与现实中, 反而更突显了生命存在悲哀, 这种悲哀正是鲁迅思想中有关“中间物”的体现, 他是一个“感得全人间世, 而同时领会天国之极乐和地狱之大苦恼”的博大的诗人, 不承认历史发展, 社会形态, 他拒绝了永恒, 否定了历史社会生命的“凝固”与“不朽”, 制造了空前的现实感与孤立姿态, 这种“中间”的论调使对于百草园、三味书屋的回忆与现实产生一种巨大的隔膜, 把人置于虚无的境界, 推向绝望的极致.

《呐喊》小说之一《故乡》将虚构作者与现实结合, 令人不得不怀疑作者与小说人物的统一性, 浓郁、强烈的抒情性, 使这首“还乡诗”塑造了童话般的抒情世界. 在所谓的“离去——归来——再离去”的建构模式中, 田园牧歌的情感也在闰土的一声”老爷”中彻底破灭, “我”的再次离去与闰土的离去是相互见证与背离的. 鲁迅是真正透彻了解农民的心灵的作家, 这种隐含在文字中的对农民个体生命意识的描写正是于悄无声息中洞穿, 而这又是于平静中对现实的毁灭性的认识, 在人们被乡村美丽深深打动的同时, 不得不直视现实. 《故乡》比起古典文学构筑的童话世界更富于现代性, 它是描写无暇的童话世界中被毁灭的悲哀, 他“描写现实世界与童年经历的分裂对立, 表现在现实世界中童年的纯粹而美丽的童话般世界的崩坏与堕落, 以及那个为‘一轮金黄的圆月’所照亮的想象世界的歌吟般的追寻”, 实际上是引导人们的目光投入更深沉与痛苦的现实. 乡村是没有陌生人的世界, 与《祝福》、《社戏》中的“我”一样, 鲁迅却正是从一个陌生人的视角来发现、观察“陌生化”的“故乡”的, 它是对现实的一种永恒的拯救, 关照现实对立的想象, 以田园牧歌的笔调上位于这种自己身处其间却又终是孤独的陌生, 极其高超的寄托了自己的现实主义精神. 这种现实主义, 不同于直接的白描, 正是童话般的想象世界加深了现实的深重性. “幻景”与”现实”混沌一片, 从“离乡”到“作怀乡

梦”, “我现在的故事”始终在“心理的回乡”与“现实的回乡”所构成的张力中展开, 而且必然是一个“幻景”与”现实”相互剥离的过程, 剥离的痛苦与“金黄的圆月”相映成辉, 是折射后更为苦痛的现实.

中学语文课本里的《社戏》并非原文的全部, 而这种删节或许正引导和规定了更多的人对小说原作的理解, 它在我们的记忆中展现的只是一幅精妙绝伦的江南小镇风物图, 秀美的景致、豆麦的清香、淳朴的民俗以及一大群天真质朴的孩子, 足以让人产生某种幻觉. 但一联系前文“我”两次看京戏的情景, 就完全不是一种印象了. 戏院里“咚咚惶惶之灾”, 由板凳“联想到私刑拷打的工具”, 带着这些小说前半部分留下的奇特而沉重的印象来重读我们早已读熟的文章, 不得不有新的感觉感受, 新的发现及新的眼光. 再回忆鲁迅写在赵庄的看戏, 竟至于如此的烦闷, 其意并不在“戏”或“看戏”本身, 而是来折射自己内心的世界, 通过这些“看戏”过程中不同寻常的感觉感受, 使人体会到一种精神的扩张、霸占, 对个体生命的挤兑、迫压使人产生甚至于生命的威胁感, 实在是与后面的清闲不可比拟的. 然而这种同现, 正是产生了无法超越、剥离的负罪感与现实体验, 以儿童视角描绘的鲁镇的田园牧歌的生活, 在此时已消失殆尽, 留下的, 只是心中无尽的伤痕与莫名的惋惜, 鲁迅同样是以陌生化的视角来建构整篇小说的, 前面删节的部分是于现实中的陌生, 无法融入现实的体验, 而后面则是一直以一种腼腆的姿态来回报当地不同人的相同热情, 同样没能沉于“故乡”中, 于是鲁迅思想的“中间物”的意象跃然纸上, 这种回望与展现都不能完成的中间性, 是作品中的“我”与作者的再度结合, 从而在更深沉次上体现了现实主义.

钱理群在剖析鲁迅的思想时曾指出鲁迅作为现实主义者, 最根本的含义, 在于他彻底地屏弃了一切关于绝对, 关于至善至美, 对于全面而无弊端, 关于永恒的乌托邦的神话与幻觉世界, 杜绝一切精神逃薮, 只给人们留下唯一的选择——正视现实、人生的不完美、缺陷、速朽, 并从这种正视中, 杀出一条生路. 对于故乡的回忆, 无论是真实的散文的语言, 抑或自叙式的小说笔调, 鲁迅都带有原乡情调似的追述展示绝对澄澈的世界, 这种童话般的生活作为永恒的乌托邦的幻觉于不真实中表现无法企及的现实的悲哀. 陌生化的视角, 不是简单的怀乡和描述, 而是更突显了屹立于“故乡”中的外乡人形象, 这种无家可归的绝望的苍凉, 构成了鲁迅极其作品“荒凉感”的另一个侧面, 那些田园牧歌实际上是现实的坟墓中葬送了现实, 田园牧歌对于鲁迅自我只是回忆中爱的体验, 却又背道而驰. 鲁迅自己曾说“爱之转而畏惧于爱, 最终逃避爱”, 这些有关爱的回忆, 造成一种距离感, 可以使他摆脱爱的重压, 更投入的反对现实.

“爱是奢侈品, 在这样的人间”, 先生正是于这样的彷徨的无地中以最深刻忧患的灵魂建构起一座丰碑, 在田园牧歌中践行现实主义.

绝望与希望中的启蒙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