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雪
高中 其它 666字 318人浏览 逯洋22

温暖的雪

作者 难以入眠的梦

还记得,那些年,那一场雪好温暖。黄昏阴沉沉的天空,乌云凝固在故乡的山巅,几阵凛冽的寒风掠过鼻尖,被抽得有些酸痛,思绪开始打颤,感觉有些麻木。狗也钻进了竖立的干玉米草堆下,卷缩着身子不停地哆嗦着,似乎不知道把嘴该放在哪里。曾几何时,沸沸扬扬的雪片已经疯狂地投进大地的怀抱。长满皱纹的大山上,那稀疏的枝条像母亲的发丝,很快变成灰色,进而成了银白的一片。

大雪过后,一切都被厚厚的雪被裹着,房屋变矮了,“山花烂漫了”,这时的山村好寂静,只听见落雪的声音,心泡在这个洁白的世界,有些洗尽铅华的感觉。

每年 每逢此景,我一个人总会在那银装素裹的世界发呆、凝望乳白色的天空,任那远去的思绪随寒风恣意延伸,渐渐地耳边总会响起一串串风铃声,悠远但很清晰,似乎那声音走了好久好久的路,才来到我的身边。是的,那雪里溶化的是那些童年稚嫩的喜闹声,无忧无虑;那雪里深藏的是那几只不大不小的脚丫和小狗的梅抓,横七竖八,无拘无束;那覆雪的深山里,有父亲沉重的脚印,有干枯的旧树枝,所以家里才有母亲温暖的火炉和热腾腾的土炕,才有烫口的白开水和扑鼻的饭香。

每年的冬天,父亲都要吆着那匹黑色骡子踏着寒雪上山拾材的,直到雪堆满大山,不能涉足。每天夜幕降临时分,一摞干柴就准时回家了;父亲放下背子后,第一任务就是用点着的松油,一滴一滴地粘他满手被寒风撕开的一道道口子,一次一次的疼痛爬上父亲的表情时,那一道道伤口也哭了,在松油的滚烫下开始流血。每当我不忍心说买点润手油时,父亲总是说他的那宝贝更有效!

离开家了。

这南方的冬,不寒但还是北方的雪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