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美的袍与蚤子
五年级 议论文 1077字 67人浏览 肥仔1962

“生命是袭美华的袍,里面长满了蚤子。”张爱玲的这句话,说得高贵又俏皮,我很喜欢,就常常想起,想起很多次也不过瘾,就想说出来,与朋友们分享。试想一个女人或是男人,穿着一件人人羡慕的衣服,华贵又美丽,可是里面密密地挤着蚤子,想必一定奇痒难忍,还不能老是抓耳挠腮的,那样子不好看,与华贵又美丽的衣服不太相衬。

打个比方说,一个男的到外地找感觉,希望能拍到一些好照片,他看到一个姑娘坐在草坪上看书,姑娘长得美,神态也动人。他万分激动,从不同的角度给姑娘拍照。倘若拍完照他就走了就算了,可他还忍不住和姑娘搭话。原来姑娘也是外地的,来这儿开会,他说照片洗好后给她寄去,互留地址才发现,姑娘原来和他住在同一座城市的同一栋楼上,这令人大失所望。回家后,遇到姑娘,他说照片冲坏了,姑娘也没再提起。后来,他又看到她在楼前的草坪上看书,他却没有抢拍镜头的冲动了。他在外地看到姑娘的美,我想是种距离美,他不知道她的过去,她的未来,只有瞬间美的发现,瞬间即永恒。可他偏偏又多此一举地知道他和她住在一栋楼,走一个楼梯,呼吸一样的气味,距离突然拉近了,就像是照朦胧照,照片上偏偏连针尖小的雀斑都看的清清楚楚。人看人,距离远时,只看到迷人的衣着穿在活人身上,距离太近时,大概就从袖口或领边看到里面的蚤子一跳一挑的,真恶心。华美也罢,自己奇痒也罢,有人看着恶心也罢,这才是生命的本义。

生命是袭华美的袍,里面长满蚤子。知道这个根本的人很多,不知道的也不少,凡事看透了也就释然了。看到了最坏的结果,看到了可以避免的方法,人心会多一点坦然与快乐。记得多年前我第一次将车子搬上悬空的汝河大桥通行时,也有点怕,可想想两边都有足够高的护栏,多年骑车子的技术在栏杆间的宽度内也没有问题,一狠心,便和前面那位一样骑上了。刚走了一半,轰隆隆的火车开过来,这又让人害怕,可一想,火车在它的轨道上走,只是声音大了点,没有意外情况,不至于歪到我骑车的地方吧,依然装着胆骑过去了。后来说起来,女伴们都很惊讶,信不信事情本身没关系,这样的道理总没错。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样的话不只是张爱玲说过,似乎小仲马也说过同样的话,只不过过表达的方式不一样,小仲马说的句子大体是:人生是由无数烦恼的小念珠穿成的项链。既然人生铁定了就是如此,我们接受它,超越他不就是了。对华美的袍有独特的欣赏力,对蚤子有了深层的理解力,生命将会更美好。

自古以来,就有矛有盾,有黑有白,看似相克,实则相生。太阳上有黑子不照样光芒四射、滋养万物吗?人只是万物中的一类,不能与太阳同日而语,白璧无瑕是种可向往的境界,白璧微瑕(华美的袍子与蚤兼容)的生命不是更真实、亲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