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爱这种美
初二 散文 926字 244人浏览 卡卡西罗1

“琵琶横抱奏西厢,尺八洞箫韵悠扬,一曲箫音游子梦,天涯何处不还乡?”

南音自红砖绿瓦的古厝悠扬而出,像鲜花的香气,十里传送着淡雅的芬芳。信步于青石铺就的老巷,听闻其乐声,不由得驻足倾听。仿佛穿越了千年的时空,观待夫战归的妇人忧愁地别起发髻,听远在天涯的浪子叹世事苍凉;闻少女出嫁红妆艳抹炮声震天,赏才子博古通今吟诗作对。我独爱这种美,古老的乐器奏出的多彩的美。

南音,是中国音乐的“活化石”,亦是宋元音乐的遗响。它是泉州文化的名片之一,它代表的意义非凡。外婆说,还记得在儿时,几个人凑在一块儿,拨弄些乐器,学院儿里唱南音的老阿嬷唱起来,还颇有些样子,引得众人哈哈大笑;母亲说,年轻时,曾亲自领会过南音的神奇之处,堪比“乐以教和”。听一个在唱班里头的年轻人说,班子里的人都来自不一样的地儿,说话的腔调不同人都还有不同的样儿,却因为这艺术,凑到了一块儿,这可真有意思;我说,以前还是小学时,家后头的球场,总会隔三差五地两三天内搭起一个唱台。晚饭后,搬把小椅子和老人一起去空场地,我们家近,抢着个“前排”,看一个穿素色古香衣装的女人,时而拍着折扇,时而打着个小板,唱着各种格式的曲儿,其中也有那悠扬的南音。那声音,在当时我的感觉看来,就是个天籁之音,渗进心里,渗进灵魂里。结束了,曲终人散,却还恋恋不舍,仿佛余音绕梁……我忘不了南音的悠扬美。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但,不知为何,也不知何时,南音淡出了我的生活。我已许久未见那个素色衣袍的女人,再也没有见到球场上搭起的唱台,晚饭后也鲜能听见不远处的乐音了。我只能看到,它躲在文庙檀色的木门之后,面对的只有老人深邃而黯淡,却陶醉于其中的眼神……南音依旧如此动人,但,总感到有什么东西正在缺少,流失……

大街上,汽车烦躁的笛声盖过了乐音,流行音乐的强节奏充斥了我的耳膜。身边的同龄人,个个陶醉于明星歌手的演唱,一旦有新专辑便惊呼着哄抢而去。

没兴趣。我独爱的,是我寻找的,渐渐消失的南音,那久久不可弥散的美。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不能忍心,那曾经回荡着古乐的老厝在“旧城改造”的呼声中入土,那曾几代人接触过,亲吻过的青石板小巷在豪华别墅的崛起中随风而逝,更不允许,南音悠扬了上千年的美,湮没在高率音响的流行乐中。

因为,我独爱这种美,绝不会让它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