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记忆18
初一 记叙文 2656字 94人浏览 睡佛1998

冬天的美丽自然是洁白的雪花了,只要天空飘起那轻盈的五角花瓣,冬天便有了生趣,天空不再是枯燥的空无,山野也不再是原来了无生趣的山野了。整个世界都在这个洁白的天使到来的时候换了人间。记忆中的冬天下雪的时候总是很多,大概是从阴历的十月就开始下雪了,一直要下到开年过后才会停下来。有的时候,甚至枝头的桃花都已盛开,也还会下上那么一场大雪,把那鲜艳的花朵活生生地摧残致死,落得一地的悲伤;也有更为少见的雪花会在五月的天空飘下,把整个鲜活的世界在一夜之间残害成颓败的模样,那是我已经长大之后故乡遭遇的一场雪灾,这样的雪灾,夺去了几乎所有果树的果子,可偏偏是那一年的庄稼,却在雪灾过后又恢复了之前的新绿,比以往任何一年的收成都要好。大自然以它神奇的方式警告着人类,又在不经意间给了人们意想不到的结果。

童年的雪天如同一个美丽的梦,晶莹剔透地贮藏在我的心里,总也舍不得拿出来与人分享,生怕那记忆里的雪花会在阳光的照射下化作污水,化作一股轻飘的雾气,在我还没有回味完成的时候化作乌有。可是,我像是不能再把他藏在心里了,埋藏的日子太久,许多的颜色就会失去它原有的鲜活,甚至失去它所蕴含的意义。所以,我把我的雪花拿出来,让它在阳光下展示它的鲜活,实现它那本是轻飘的意义。

当晴的很好的冬天的天空飘过来一团一团形似棉花的云朵时,村里的老人就会略带感伤地说道;要下雪了。对于老人的感伤,孩子们实在是无法理解的,孩子无法想象为什么下雪竟会让老人感伤,在孩子的心里,雪天分明是很美的,孩子无法想象,没有雪花的冬天将会怎样的无聊。孩子的心中早就盼着下雪了,听着老人的话语,无限的想象已经在孩子的心里无法遏制地伸展开来,一旦下雪了,对于山村的孩子来说,那就意味着节日的到来。是的,雪花的降临对于山村的孩子来说就是节日。

在那些飘起雪花的日子,平日里习惯睡懒觉的孩子会在老早就从被窝里爬出来,就着在被窝里留下的一点温热和还不曾完全醒来的瞌睡,一头扎到眼前这个洁净的梦里去。在那里,他们手舞足蹈,把地上的积雪抓在手里,往嘴里送,往伙伴的身上撒去,往树上停歇鸟儿的所在扔去,往还在飘着雪花的天空投去&&孩子的欢乐在雪地里尽情的释放,而孩子的天性也在这样的天地里暴露无余。当孩子的疯狂开始被雪花渐次融化,感觉到手脚冰凉的孩子会用口中呼出的热气给自己加劲,他们开始在雪地里堆起雪人来,说是堆雪人,多数时候堆的却是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动物模样,之后还煞有介事地在草垛边捡来干草,为那些雪地里的生灵穿上好看的衣裳,也有孩子会从家里偷出父亲平日所戴的草帽,给那个他心中的宝贝戴上帽子。这样的行为是要遭到大人的干预的,一来因了可惜草帽的缘故,二来是在村人的眼里,会如此做的孩子好像有品质不好之嫌。当孩子与雪花的融合沁入孩子的肌肤,继而又闯进孩子的心田,孩子开始从雪地里各自走回自己的家里去了。在那温暖的火塘边,孩子开始烘烤他湿透了的滴着水的衣服,父母对于孩子行为从来不加干预,就是湿透了衣物,在父母看来也是极其平常的事情,奇怪的是孩子好像从来不会因此而生病。通常,孩子的衣物还没有完全烤干呢,孩子就会拿出家中的一个簸箕,用一根木棍在在家的院子里把簸箕那么斜斜的支着,又在木棍上拴一根绳索,簸箕下放了一些米粒,孩子则牵着绳索躲到一个隐蔽的角落里去了,孩子在角落里耐心地等着,等着从空中落下来的鸟儿&&,孩子从来不会落空,冬天里瑟瑟发抖的鸟儿,四处寻找着温暖和粮食,很自然的就来到孩子搭建的簸箕下面,在那里,有它想要的米粒,同时还可以遮挡风雪,可是,躲在角落里的孩子就那么把绳索一拉,鸟儿的美梦就变成了簸箕下的惊恐。

雪下上三天就会堆到一尺多深了。这时,村里的稍大一些的孩子会来到山野追逐野兔,在那四野茫茫的雪白世界里,孩子们敲打着从家中拿来的铜盆铁鼓,在雪地里迈着步子艰难的奔跑着,边跑边敲响手里的家伙,嘴里还不停地叫唤着。野兔在四周的人声叫唤下,从自己的家里跳出来了,跳出来就不停的奔跑。如此看来,野兔实在是受到惊吓了,而且似乎你可以断定它是一个愚蠢的家伙。在这样天寒地冻的时节,好好的呆在自己的家里就能够平安无事的,可它却偏偏跑出来了。跑出来的野兔通常没有再回到自己家里去的机会,孩子们把它逮住了,拿回村里成为几个好酒的汉子的下酒菜。本是极可爱的生命,村里的人在宰杀它时嘴里还说着像是很气愤的话:叫你吃我的黄豆,叫你吃&&现在我把你吃了&&。野兔喜欢吃黄豆,却招来了村人的怨恨,实在说来,人们的心胸总是太过狭隘了的。

如果大雪还是不停的下,树林里的大树就要被积雪压弯,偶尔会有那么几棵树木经受不起冬天的考验,生生地被积雪拦腰截成两段,树木断开的地方,是一种惨淡的白,像是流光血水的腐肉,给人一种不舒服的视角效果。有时,大雪会连续下上好多天,下得喜欢雪花的孩子都有些担心了,因为,村里某个人家的房屋都被积雪压垮了。孩子看见被积雪压垮的房屋,知道了那么洁净的雪花也有着它残忍的一面,从此,孩子的心里泛起了莫名的忧伤。虽然,每年的冬天孩子依然渴盼着雪花的降临,可当孩子再在雪野奔跑的时候,快乐却不再如同从前雪天的快乐那么纯净了,冬天的雪花改变了孩子,让他在成长中开始承认冬天是寒冷的,雪花也不都是美丽的。

太阳终归是要在某个清晨升起的。阳光照射的雪野,白得让人眼花头晕,空气却并没有因为阳光的来临而变得温暖,像是更冷了。家乡人说:下雪不冷化雪冷。这话确实没错的,有着科学的依据,可家乡人是从经验里感知而得,许多的事物总是这样殊途同归,不谋而合。被阳光照射而没来得及融化的积雪,会在山间的路面结成厚厚的冰层,孩子们开始在冰层上滑起冰来,那样的时光短暂而生动,排成一长串的孩子,就那么蹲在冰面上,由前面的孩子拖拉着前行,有时,一串的孩子会脱离路面,滚到路边的地里去,沾染一身的泥巴。比起那心中的快乐,沾点泥巴实在不算什么,泥巴用水冲洗冲洗就没有了,而那快乐的时光却永远地长在孩子的心里。

在我的记忆中,整个冬天,我的手脚都长满了冻疮,妈妈会在每天睡觉之前,用盐水为我揉手搓脚,又用切成片的萝卜在火上烘烤后贴在红肿的手脚上,却似乎从未见效,依旧还是那样的疼痛难耐。春天,这些红肿的包块里会长出像小虫子一样的东西,大概是我的坏死了的肌肉组织吧。

冬天总是这样,留给我太多美好的记忆,同时却也让我在回首它的时候无法忘记那些折磨过我的疼痛感觉。现在的冬天不大下雪了,站在没有雪花飘落的冬天里的我,就会有些若有所失的茫然,我知道,我是在渴望着什么的,我知道,我渴盼着的要到我的童年时光里才能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