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陌上花开
高中 其它 1058字 96人浏览 EE紫薇莲

阳春三月,春暖花开。这几日,天气好得异常,气温也高得惊人。尽管从上周四起,叶突然遭遇了病毒性急性面瘫,我的日常生活或多或少受了些影响,但我的心情却没有太多恶化。不是我冷血无情,也不是我强颜欢笑,而是因为生老病死本是寻常事,无论我喜怒悲欢,该来的总会来。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还要闷闷不乐、郁郁寡欢呢?上周五,气温骤降。傍晚,吃过晚饭,和女儿一起徒步前往中医院给打点滴的叶送饭。那一天,雨特别大,风冷刺骨,正是春寒料峭的时节。凄风冷雨中,我和女儿沿着河街的人行道默然前行。一夜春雨,江水初涨。几天没出门,沿河的柳枝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就泛绿了。春天,就这样在不经意间悄然来到了江南。女儿大了,特别懂事。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自己父亲住院,那满心的急切和担忧都写在了稚嫩的小脸上。那天,一出家门,她就抢着拿装有饭菜的塑料袋。路上,我几次要换手替她拿,她都坚决不肯。本想着,如果在路上遇见公交就上车,结果,直到进了医院,都没见到车影。好在,我俩走路惯了,速度也还快,到病房时,饭菜还是热的。叶的心态并不轻松,这一点我从他的脸色就能看得清清楚楚。我也不点破他,只和女儿说些闲话,偶尔也和他开开玩笑。尽管如此,他还是寝食难安 。是夜,叶辗转反侧,几乎彻夜未眠,我也差不多。连着几夜都没睡好,次日清晨起床时,我头晕眼花,恶心作呕,难受极了。为了让叶放松心态,配合医生的治疗,我好言相劝。叶嘴上答应,心里怕还是背着沉重的思想包袱吧!只是,这样的困境,并不是我三言两语就能帮他摆脱的。唯有把他交给医生,把心交给时间,让时间磨去所有的伤痛,让一切恢复如初!因为怕受冷风,更因为怕见熟人,叶病了的这些天,除了在医院接受治疗,总是一个人蜗居在家里。我曾邀过他傍晚和我一同出去走走,他总是一口回绝。没办法,我就一个人出去走路。避开喧嚣的人群,独自一人走在相对清静的乡间公路上。天空依旧明朗,残阳依旧如血,菜花依旧金黄,河水依旧清澈,春草依旧疯长„„同样的春色同样的人,走在同样的春风里,我的心境似乎早已不同于当年!是我开始懂得了珍惜,还是我已经学会了放下?都说“四十不惑”。的确,得失取舍,是年近不惑的我最应该明了的了! 就在这个春天刚刚开始的时候,我彻底放下了清风,把他留在了一江之隔的彼岸。或许这样,才是我们最好的结局。每天散步时,看河对岸的几株樱花在山间开得那样绚烂,我都会无端地心生欢喜。人生苦短,春光易逝,青春不再,天地间有那么多美好的事物值得我去珍惜,我为什么还要苦苦留恋那些本不该属于我的东西呢?彼岸,陌上花开;此岸,我心欣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