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纯真年代
初三 说明文 1971字 52人浏览 xujuan312410

认识金子的时候,我们的学习生活正进行得如火如荼。每天都有漫天漫地的习题和试卷,又因为平文字写得还算入目,所以经常被班主任加以额外的照顾----班里演讲比赛的稿子、他来不及填的评定...... 需要完成的东西太多,而属于自己的时间又太少,我感觉呼吸不畅,大呼sos 。金子总是适时地出现,从从容容地帮我搞定,然后送来一个温和的笑容。不知不觉中便对他有了一种依赖的感觉,而他也乐此不疲地帮我化解从学习到生活中大大小小的难题,偶尔的忙里偷闲,他会讲他所信奉的古今名人、治国理邦大计,我会让他感受鬼狐精灵的聊斋故事,于是滔滔不绝,窃窃而笑,紧张的生活多了几许与众不同的情丝。天空是湛蓝的,日子却过得很快。偶尔也会有风云突变的时候,起因是我的无理取闹,过程是他的赔理道歉,结局便是我们重归于好。

离中考越来越近了,从老师的眼神和同学的议论中我得到了许多沉重而怪异的东西。我去看他的眼神,在那里我也看到了他的沉重,我沉默了。我们生于70年代末的一代,被与共和国同龄的父辈给予了我们太多太多的希望,那是他们曾经的青春,曾经的梦想,我们没有理由拒绝,于是载着这些属于历史的东西,我们的生活便有了许多的责任。我这样想,金子也这样理解。所以,我们不再高谈阔论,只是渐渐的疏远,只在偶尔的间隙寻找一个可以看到彼此的理由,交汇一下曾经熟悉的眼神。

再见他已是中考结束之后。夏日炎炎的午后,我外出归来,他站在我家的巷口,夕阳的余辉散落在他的身上,是一层暖暖的柔和。我驻足良久,心中有暖暖的感动,却无法开口。他微笑着走来,手中拿一本泛黄的书," 一定又是你的孙子兵孙!" 我打着哈哈,来掩饰内心的不安。就这样我们站在巷口,又是海阔天空的神侃,之后道别,他说这是偶遇。

外出求学的日子寂寞而乏味,我对于自己所学并不感兴趣,而多的时间是用来做学校文学社的事情了,出版报、搞宣传。没有了过多的学习压力,有时寂寞与委曲便是浓得化不开,便会想起他,想起他在时的种种安慰,想他变成一种依赖和安慰。在一些清风谈月的日子里想起我们相处的日子,想他暖暖的眼神,于是才渐渐明白,这种感觉是爱。而此时的他正忙于应付更加密集的书海题海,准备高考。我不想分心他紧张的学习。偶尔的书来信往,也是大而化之的谈天说地。这就样我挨过了无聊的三年,在一家公司做职员,而他考入了一所并不十分理想的大学,读本科。信不再写了,虽然无法释怀这份感情,却无法放下自己的衿持。这样过了一年,在我感觉自己将要把他忘记的时候,他却又笑着站在了我家的巷口,一样的黄昏,一样的夕阳,站在我面前的他增添了些的成熟。透过他曾经熟悉的眼神,我看到太多的陌生." 你过得好吗?"" 你过得开心吗?" 我们泛泛地问侯,尴尬地笑,而后观望着分手。彼此都有许多的问题,许多的言语,却又无从提起。第二天他出现在我回家的路上,我们一路走来谈谈笑笑似乎仍像以前一样。话题是快乐而肤浅的, 彼此试探着/掩饰着,渐渐地, 一种陌生和失落在我心底涌起,那是我无法不承认的距离。以后的几天没有再见到他。他要我帮他打听一位友人的下落,我尽力而为,在几天的时间里问了所有可能知道的人,等他来拿地址。那是一个闷热的下午,下班前忽然就雷雨大作,长到二十多岁,我曾未见过如此大的风雨,如此的黑的天。走出公司大门,伸手不见五指,我带的小伞根本撑不开。同事们走了,街上所有下班的人似乎一下子也全回家了,风夹着打落的树叶抽在脸上/身上,虽然穿着高跟鞋,街上的水也已经齐到了脚踝。我在黑暗中一步深一步浅的走着,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还有连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委屈。平日里所有的豪气都不再有,我大哭,在这样的时候,这样的街,没有人知道……那是我和他约好见面的日子。终于走到了家,泪水和雨水早已浑为一体,我一个人,走过了这段长长的风雨交加的路,人很累,心很冷。

雨过天晴了,在我下班的必经之路又见到了他,慢慢的走着,似乎有所期待,而我正站在公交车上。透过车窗看到他的一刹那,我的心动了,想下车,又有些犹豫,想起他过往的种种好,也想起那段我今生难忘的风雨路。到底是怎样的一番争斗,我终于没有动。但我有一种预感:也许这不只是一次错过,而将是一生的失之交臂。金子没有再去找我,而我也没有联系他,就如同两颗划过天际的行星,在一点交错之后,便愈行愈远了。

如今,我的世界里匆匆忙忙,为事业,为生活,许多执着的追求变成了远望的梦想,不再刻意坚守什么,不再固执地追寻什么。然而在人来人往的背后,在一个暖暖的午后,偶尔会把他想起,想他暖暖的目光,暖暖的笑容。心中仍有丝丝牵挂,却已不再有火花。

谁让我们已经错过,谁又让我们太理智又太矜持。爱情发生在我们最纯真最美丽的年代,我们却清楚地知道不能去爱;当我们懂得爱,可以爱的年纪,爱情却又匆匆走过,只留一点思念在我们的心头,时而想起,让回忆变得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