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夜雨·桂花香
初二 记叙文 1801字 80人浏览 兰庄学校

一日,雨涵打电话,“你来,你来。”声音是迫不及待的。原来他要了几张同学的画册,全是同学精心画作的,等待与我同赏。

我快步跑着去看画,“风动桂花香”他给画起了个名,画中的桂花开的正热烈,这一场花事,只有桂花自己知道吗?

“风动桂花香”,哇噻!初看到这五个字,美到了惊心,画面感强烈到以为是秋天的一副丹青。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其实我也知道,他的画没有我们楼下,街上的桂花树那样传神,我和桂花,各自有着说不出的秘密。时时在桂花树下散步,

封面是白,麻布的白。黑黝黝的几个字。“桂花飘香”,那黑在白里游移着,那样让人惊心。

闲章是风。小小的红,那风因为是篆书,古意真深。窗外是一树桂花正怒放,那正是桂花的味道吗?雨涵在旁侧,痴痴的说:“看画看出桂花香,真是一种极清幽的意境。”他眼中闪着动人的光芒。天色将晚,桂花开到近乎放肆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真是过分迷恋这五个字。手机的问候语改成它,一开机就是“风动桂花香”。

是什么在动?是风在动。风吹着桂花,扑入面,扑入心——可真香。香的浓郁,又香的空灵,走在桂树下,似走在前世。

我把那些桂树轻轻地夹在新书里,书散发着浓厚的油墨香,有着我喜欢的温暖和味道,我看着自己在里面写的行书:放眼众山翠,风动桂花香。喜欢桂花的,还有那么多人。那一城的香,任是多清冷凛冽的人,也会怦然心动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猛然想到这是江南的景致。

我便想起我在江南,穿过那些旧桥,在苏州最老的平江区里去寻旧迹。桂树扫过我的清眉,它隐藏在深深的巷子里,以至于我几次路过全都忽略,我去排队买那种千年传下来的酥麻糖吃……所有这些,全有桂花香如影随行,而最最浓烈的桂花香,是在乌镇,在一处旧居,看到几颗茂盛的桂树,张扬地开着桂花。

窗外正下着连绵细雨,如雾如烟,烟雨将过客的思念在此刻唤醒,氤氲的水气弥漫着江南宛君一般的雅气,温柔曼妙。皎洁的月光倾泻而下,阿炳的《二泉映月》划破了静谧的水面,二胡的三个把位上回环着江南深夜幽静的气息。那桂花香与柔美的音调柔和在一起,心情顿时舒畅了许多。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在乌镇,走过深夜的小桥去看那些桂树,它们在月色下伸出枝枝蔓蔓,也蔓延出无法控制的香,像一个太过诱人的女子,如何也不会拦住对她的爱恋,只有这香,只有这香了。

泛舟水乡,撑起竹篙的妇女娴熟地摆渡过斜风夕阳,此起彼伏的歌声中,耳根也领略了江南的魅力。行船中,那桂花树散发着淡淡的幽香,夹杂着清凉的水汽向我们扑来!

也记得秋天的雨后,捧了线装书在“小书虫”读书,桂树还小,可也开着浓浓的花,一小朵,又一小朵。在雨中,分外的缠恋——这是与桂花的相遇。忘记这相遇?忘记满城风动,忘记一树又一树桂花香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走在江南的古镇,阡陌小巷,古街幽井,幽幽的桂花香似一条清凉的小蛇,无形的游进心里来。怎么会这么饱满?怎么会这么丰益?那淡淡的一树一树的小黄花,黄得那样寂寞,却又香的这样销魂。

满城都香得这样过分,一意孤行地过分着,桂,有一种妖似的香,你躲不开,你逃不掉——是爱情初露端倪的喜欢,到处是芬芳,你想跑吗?不,它在所有缝隙间。

多少名人在咏叹江南的景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中庭月色正清明,无数杨花过黄昏”,那张先亦知晓落花须有月色的距离方显隐约之美。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那林和靖亦明白透着黄昏才可以欣赏到朦胧之美。

“合掌白莲花未开,隔岸杨柳月如霜”,便是那含蓄之美亦须隔着婵娟才越发婉约。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江南是烟柳繁华之地,温柔富贵之乡。江南出芳草鲜花,出才子佳人,出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但江南又是英雄辈出的地方。古往今来,这里孕育过诸多勇敢的斗士。那锐利的兵器——剑,发展的鼎盛时期正在地处江南的吴越之地。

江南的水,如轻纱薄雾,随风起舞,变化无穷;江南的人也一如江南的风物,温婉细腻,柔肠百。“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杜牧对江南的赞美虽有些夸张,但说的却是实情,那边的波光水银之中,充溢着无边的风月。秦淮河上的桃花渡,莫愁湖畔的莫愁女,瓜洲苦赌的杜十娘,西湖的断桥残雪,如醉如痴。

江南才子巨贾,历经商场官场上的风风雨雨,最后仍是定居在周庄水边,不再争名逐利。还有不留名的文人隐士,或许他们也曾想金榜题名,仕途得意,然而一日复一日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终使他们累了,于是他们打点行囊,来到江南,终老于斯。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梦中的江南,古往今来多少人在这里寻找到了生命的归宿。传奇作家三毛,浪迹天涯几十年,她一来到江南便哭了,像见到了亲切的老祖母,她终于找到了生命中可以停歇心灵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