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柳暗花明时
初一 记叙文 1825字 1185人浏览 sszwrt

总有柳暗花明时

第一次见到小舅公, 我尚小。他回沪探亲,但已没了安身之处--老房子动迁,新房未安置。他来我家,和我们挤在一室户的房子里。

白天,小舅公跨出门去,总是弯腰拍去裤腿上的灰(其实没有),然后直起身子交叉双臂一手一边拂去肩上的" 蓬尘" ,再低头平整下摆、捋直衣襟,蹬上昨晚回家后就擦得锃亮的皮鞋,然后挥手道别。他这是要去浦西看望住在养老院里的太外公。每每至此,妈妈总会说:" 别看小舅公插队十多年,上海小开的派头竟是根深蒂固的。"

夜晚,我玩" 培乐多" 彩泥,小舅公也来凑热闹。他不会捏轮船、飞机那些我所期盼的东西,却把彩泥全都搓成圆饼、棒头,我问他干嘛做这,他低头嘿嘿笑道:" 这是大饼、这是油条呀!" 我静静地坐在他的身旁,默默地瞧着他: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笑意,灯光下消瘦的身影映衬着孤寂和悲凉。后来尽管妈妈每天早上大饼、油条、豆浆招待,可依然难解小舅公心头的上海情结,因为在上海曾承载过他烂漫童年和纯真少年的家已一去不复返……

第二次见到小舅公是太外公去世之际。小舅公带着刚放假回云南的儿子来奔丧。仍住我家,他儿子住我阿姨家(这是他来上海读大学后的常居之地)。丧事过后与儿子分别的日子渐近,他上街的频率也越来越高:从地摊上买来廉价的一包包鱼肉荤腥,还有肉糜,说要包" 全肉馄饨" ……" 唉哟,都有怪味啦!" 妈妈轻声嘀咕着,悄悄将这些东西请进垃圾桶,重新买了活杀草母鸡、爱森肉、虾、蟹等等,日日让他儿子过来陪他吃饭。只有这个时候,才能从他脸上瞧见些许笑容。而此时在上海,小舅公已经没了父母,没了房子,只能做匆匆过客了。我见过他向隅蹙眉,见过他深夜开启油烟机猛抽香烟,最后又看见他萧然转身离去……这些似乎" 山重水复" 的镜头,曾长时间映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几度春秋过后,如今我家、阿姨家甚至外婆家都相继购置了新房,而小舅公却不愿来上海了。他说:" 反正我再也没探亲假,你们来看我吧!" 耐不住对远方亲兄弟的思念,外婆打点行装,由外公和我相伴,来到丽江与小舅公再次见面。 真所谓" 柳暗花明又一村" ,小舅公如今的富足令人艳羡!丽江气象局--他的工作单位分给他一套三房两厅的居室;小舅婆在四方街上的老屋出租给" 一米阳光" 做酒吧,三年收租四十八万;表舅(他们的儿子)同济大学毕业后,回到丽江从事旅游开发,事业做得风生水起……

入夜,小舅公为我们设宴洗尘。席间几杯下肚,小舅公出乎意料地道出了心酸事:" 阿姐,我就知道你会来看我的,可是阿哥他……" 年过半百的小舅公哽咽了,说了一半的话再也接不下去。小舅婆伸手轻轻安抚他,随后通红着双眼代为转述了他欲说不能的话:" 大伯总是不体谅我们。几年前打电话给他拜年,他竟说不要再骚扰他,让他过几年太平日子……" 她的话引得大家一阵唏嘘。

原来,太外公的老房子动迁后置换成三室二厅,一直由大舅公一家居住,他生怕小舅公去要房子。在上海有太多的家庭为了房子闹得鸡犬不宁,大舅公这样做莫非是为了自我保护?

" 爸爸,您别伤心!" 一直静坐在小舅公身边的表舅沉稳地开口道," 我要在这里买一幢大别墅,然后将大伯一家、姑姑一家全接来,重新复制出你们上海老家的格局……" 这句话犹如重磅炸弹,使在座的每一位都怔住了。表舅年轻的脸庞上写满坚强的决心,我知道他完全有能力也有实力将理想化为现实! 这时小舅公已恢复常态,看向远处的目光显出一副神往的样子……

我相信,随着小舅公一家的辛勤付出,大舅公与小舅公的隔阂,也终将迎来柳暗花明的一天。 上海市建平中学西校初三(4)班徐意淳

作文点评:

一篇短文,写了四代恩怨,两次" 柳暗花明" ,小作者选材谋篇的能力令人惊讶!关键在于" 小舅公" 这一人物的设置,他是全文描叙的中心,又是所有事件的贯串人物,丰富的社会变迁内容,就这样一一展现出来。明代戏剧家李渔说写戏应" 立主脑" 、" 减头绪" ,前者是为了防松散,后者是为了防杂乱,写文章其实也一样。本文的主脑是" 小舅公" ,而如果在太外公、大舅公、小舅公的房产纠葛上多化笔墨,就会因头绪繁杂而失败。

从总体来看,本文的语言表达比较简洁和准确,但毕竟还不够纯熟,现在的文本是点评时做过润色的。润色在两个方面:一是原文直到最后才点出" 柳暗花明" 的题意,忽略了前面已有第一次" 柳暗花明" ,因而点评时顺手做了增改;二是由于本文写了四代,辈分和称呼比较复杂,而小作者又不善于使用代词,使人读起来昏头转向,现在做了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