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诗歌中成长
初一 记叙文 697字 1332人浏览 shynie018

我在诗歌中成长

记得在儿时,就已经开始领路古代文人墨客的诗情画意,浓郁的诗韵一直相伴我至今,久久不能忘却。

吟月。诗人们对月亮都有一种特殊的情怀。一曲《静夜思》四海流传,李白一举头,世人尽望明月。“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一轮明月,轻轻拖起了千家万户的思念,送给远在塞外的边关征人。“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一个人,一轮明月,一个影子,与无情之物结有情之游,化深情为有情,这需要一种怎样的胸怀?

吟山水。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带给诗人们的不仅仅是震撼,还有自己发自内心深处的感情。“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磅礴气势,让诗人感慨颇深。“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荆溪白石出,天寒红叶稀”。山水本来如画,人在山水之中,不是强加入的外物,而是大自然本身的组成部分,最有灵性的那一部分。

吟田园。“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田园生活的生活质量并不高,几乎乏善可陈。但是,这种生活让人身处大自然的怀抱,它慷慨地给你巨大的生活空间,任由你的心灵自由驰骋。“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田园,也是人心的园地,岂能任它荒芜?

吟花草。自陶渊明之后,菊花成为文人雅士的新宠。“莫道不消魂,卷帘西风,人比黄花瘦”。酒香盈盈,花香袭人,岂一个雅字了得?“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诗人们也在梅花上投入了太多的深情,认为“此花不与群花比”,欣赏它斗雪吐艳,凌寒留香的形象,称颂它铁骨冰心的气节。正是这样,才有那傲雪寒梅伫立在诗人们的心中。

月亮,山水,田园,花草,同是世界为诗人奉上的几壶美酒吧,长啸一醉,天地一白,浓浓诗意在我的脑海中浮动飘飞。我在这一首首脍炙人口的诗歌中渐渐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