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如风之咸菜六味
初二 散文 1061字 52人浏览 陈建奇2

【导读】于腌菜的酸辣苦甜,我,也体验到了,平平淡淡的生活有恬静之美,轰轰烈烈的生活有张扬之美;甜蜜如意的生活是幸福之美,愁苦痛怨的生活也是酸辣之美。

我的腌菜情结

秋风裹携着阵阵凉意吹来了寒冷的前奏曲,葱绿的季节慢慢改变了以往的颜色。秋已坐在枝头,像藏在枝叶高高远眺的蝉,隔几下,叫一声,它在唱最后的夏歌。

腌菜的季节就到了。

秋阳暖暖的照着,偌大的小区空地上,摆满了各家摊开的塑料布,斑斑驳驳,花色不一,内容却几乎相同:白的萝卜、芥菜,绿的黄瓜和雪里蕻;红的辣椒,黄的胡萝卜,紫的大蒜;整棵的大白菜,大把的韭菜;串串的辣椒,堆堆的大葱&&

几天来,下班回家,都会看到楼上的阿姨在楼下的小凳上坐着,恪尽职守的守护着自己晒的那些蔬菜,安详的脸上满面的喜悦。犹如一首诗里,那些闪光的词语:

明媚的阳光

叮嘱在心上

母亲干枯的手指

跳跃在咸菜上

拌着油泼辣子的咸菜

拌进了母亲红红的心脏

我远行的行囊

背负沉沉的目光

春天新鲜的蔬菜

藏在菜市场

咸菜在缸里

腌制了一冬

我在母亲的心里

腌制了一生

&&

腌菜于我,是有情结的。即使时光流逝,亦是情有独钟。

都说味道有五味,对于腌菜,至今认为是六味。

往事,如一组黑白照片,在记忆深处翻卷翻开&&

咸咸的温情

屋檐下的腌菜缸才蹲好姿势,秋天就来了。

腌制咸菜,看似简单,其实它有许多复杂的工序,咸菜腌得好不好,是衡量一个家庭主妇厨艺水平的标志。

人们从地里拨来萝卜、芥菜、胡萝卜洗净凉干,放到坛子里,一层菜加上层盐,再添加一些花椒、辣椒等佐料,过个十天半月就能吃了。

每年这个时候,母亲就会不辞辛苦的,做着我们儿时以来一直延续重复的事情,买菜、洗菜、装坛、配料、撒盐,一道道繁琐的腌制工序让她乐此不疲,美在其中。

记忆中,腌得最多的是萝卜,那带泥的萝卜红的青的都有,一个个的清洗干净、晾干,然后切片儿,再切成条儿,截成小段儿,再晾晒;也有擦成丝儿的;用盐腌上几个小时,再拿到太阳地里晒成萝卜干。

晒菜的场面是挺壮观的。秋庄稼已经收完了,到处一片空旷,村头场里、田野里到处可以看到晾晒的萝卜、雪里蕻、紫蒜儿,有的放在席上,有的撒在薄床单上,有的干脆撒在地上。没有人稀罕这些东西,也不用担心会丢。只要没有雨,常常一直晒到腌制,中间不会去收回来。

厂区的院子里,只要看见太阳灿烂的笑容,人们的心里就乐开了花。大大小小的晒菜工具都拿了出来,花花绿绿的,自成一体。

尽管晒的都是萝卜干,可是各家主妇在刀工上还是有区别的。萝卜切的细了就容易蜷缩,炮制成的菜形状难看;切的太粗了,也会失去晒干的好机会;因此上掌握刀工的分寸也是比较女人们聪慧的一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