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春天
初二 散文 2269字 326人浏览 lixipeng2001

最近气温猛升,操场上的人就挥汗如雨了。我依然执着地《听妈妈的话》,穿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像个蛹一样重重包裹。

体育课上我便愁了,正赶上四百米测试,我开始犹豫是否该脱掉校服上衣和一层毛裤。于是和旁边的小安叨叨,“你说我是脱校服上衣还是不脱呢?”她很坚决地回答,脱。然后我就愁了,貌似脱掉又长又肥的校服上衣会立即显得屁股大,这样跑起步来是没有自信的,这样是跑不好的。那么假设我只脱里面的毛裤,又如何呢?可我又愁了,脱了放在哪里,看起来会不会很不雅。小安说,用校服上衣包起来,放在长椅上。所以我思前想后,觉得脱掉毛裤之后就会立即瘦一圈,就算是没了校服上衣也照样显得苗条,于是就照办了。

事后我如释重负。凭以我的蛮力跑了个满分,随后腿和脚抽了半节课。当我用力拍打我的抽筋腿时,表情极其痛苦,同学以为我又触景生情了,模仿我的腔调说,“想当年,在三帆,我的腿也是这么抽的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她们是最怕我触景生情的,因为这意味着她们会面临牺牲面巾纸的危险。

我也不喜欢想起以前的事,这就是为什么我坚持要把兴趣课从精英演讲改为英语经典对白赏析的原因,我不想走进那栋楼,那间教室。

南楼对我来说是个感情上的禁地。两年前我在那里发出的笑声若传到两年后的我的耳朵里,我会流泪,我会浪费纸张,我会残害树木,我会挥霍资源。所以我从来不去南楼。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对于北楼,我没有太多回忆因此没有什么感情,所以我会在这里穿梭自如。这个地方很平凡,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但我的确很憎厌二楼的卫生间,八个门里有四个都是坏的,关不上。由于不想示众,只好每次都找一个人来看着门,防止闲杂人等闯入。课间时分这里更是热闹,每次都是

sea,成为一个“热点”,人成群成群堵在门口。我每次都会问他们是在等人还是在排队,她们对于“排队”这个字很诧异,好像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心想无疑她们不懂,在中国的卫生间里说“排队”纯属我白痴,不懂得入乡随俗,嫁鸡随狗。

其实说她们不明白什么叫排队我不信,不然怎么会在每年的9月11号——排队日的当天本不想喝水的人都成群结队地在饮水机前排成长龙。这就是学校宣传、倡导、教育的力量。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不,学校又限我们在四月份之前拟定一下学雷锋计划,我初步打算到安定医院里去参观一些精神病患者,听一听她们口中的真理。

追追说,只有疯子才又属于自己的灵魂。

对于这一点我一直深信不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据别人观察,我难过的时候总是一边哭一边笑的。哭,是因为难过,笑,是因为更难过。她们也说,安定医院里的人就是这样的。听罢,我不知是该哭该笑,是庆幸自己有独立的灵魂,还是悲痛自己和精神病画上了等号。

无论怎样,上了初中之后的我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生活上都突然充实饱满了起来。

首先是我的食欲变得很好,中午可以在周围男生说着黄色笑话的情况下依然吞下一桶饭菜,一袋活性乳,下午还可塞下若干块饼干以及土豆片,晚餐照吃不误。奇怪的是,我没有发胖。反而是小腿变得很坚硬,前几天猛然一摸,吓了一跳,以为是摸到了一块石头,我想大概是大量的运动让我的肌肉组织发达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其次是我的生活变得很充实,因为大量的作业让我没有时间胡思乱想,完成额定任务后我便读些张爱玲的小说,也只是囫囵吞枣,懂个大概。名字情节虽都不记得,那种忧伤的情怀是迟迟不散的。一日我将那书摊在桌子上然后就出班级门了,其他人见桌子上的书,又见我不在,便以为我像书中悲情的女主角一样寻了短见去了。但那是不可能的,我虽讨厌政治,但明白我的生命健康权以及我牵扯到的至少六条的生命,况且在我成为知名作家以前,我是不准死的。

人活就要精彩,不能怕这怕那因噎废食。比如十字路口那弯的车我是从来不让的,以那样缓慢的速度前进时根本不能对人造成威胁的,他们鸣的两声笛儿也无非是吓唬人,好让别人闪开,给他开辟道路。我偏看不惯,是绿灯凭嘛不走?今儿就算他有胆儿撞了我,我两眼一黑不省人事,倒霉的也是他。

王妮儿说这是个不好的征兆,说我仍然没有想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倒觉得想开想不开都无妨,有时想得太开了就豁出去了,有时想不开也豁出去了,所以本质上没有太大差别。况且,学校也不会因为我想开了就把我调到初三去。脸皮要厚得如千层底一样,活着才不累得慌。

我一直视现实生活中的自己为一个小女生得不能再小女生的人,有个风吹草动就不免东想西想惊慌失措。可当小安问别人是我像攻还是她更像攻的时候,别人都毫不犹豫地说我像攻。我也一直很纳闷,不过看到小安当攻未遂不爽的样子,我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小安总结,一般皮肤黑,身材短粗,声音低沉,气质沉稳的人往往是攻。我怀疑我究竟符合哪一条。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除了探讨这个事情之外,我们很一本正经地研究物理题。比如今天下午她问了我一道变态得不能再变态的题。大概是:一辆装载液体的货车向前运动,其中液体里还有一个气泡。当货车突然刹车时,气泡将如何运动?

我纠结了好半天好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于是我想到了老师教给我们的办法,那就是要在做题时想象自己在题中,要身临其境地,设身处地地,考虑着个题,然后答案就会摆在眼前。所以我按照这样的方法和小安说,“嗯。车突然刹车,假设我就是这个气泡,我会怎么想呢……我会怎么想呢……”我们两个就这样变成了气泡,在幻想中飘来飘去,最终也没有找到答案。后来我们达成共识:我会认为这个出题者很变态。

小安笑得好久没爬起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树上毛毛虫一般的穗子掉了一地,一脚压扁一个,满地的毛毛虫在呻吟。呻吟着美好的春天。呻吟着美好的年华。呻吟着美好的世界。

啊啊啊春天来了。红得像火粉的像霞白得像雪的春天来了啊啊啊。

一年的梦从这里找到了纠结的开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首发百度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