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棵树
初三 记叙文 852字 82人浏览 kezky

两棵树

爷爷住在一个大院子里。院子里有五六户人家。几个平房挨着在那儿。空间很大,杂草多得很。

大概三五年前吧,爷爷忽然心血来潮,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株枣树的树苗,栽在了院墙边上。邻居们说,老王,一棵枣树那太孤独了,怪可怜的,再种棵其他的树吧!爷爷又搞来了一棵柳树树苗,也栽了下去。

爷爷对这两棵树悉心照料,还去图书馆借了些树木培植方面的书,整天研究着何时浇水,何时施肥。

柳树长得很快。我去年四月去的时候,它已经有院墙那么高了。那时正是柳树抽枝的季节,“万条垂下绿丝绦”一点也不夸张。而枣树还是光秃秃的,没有一丝春天的生机。我为枣树担心。鲁迅先生的《秋夜》里,它是勇敢的战士,在这里却没有一点战斗意识。我问爷爷是不是没有及时浇水施肥,爷爷笑笑:“随它去吧!”我摸了摸枣树的树枝,心想,枣树为什么不跟柳树争一争春天的阳光呢?还是阳光只照耀柳树,不照耀枣树?地球是圆的,万物平等,到底是为何?枣树如此沉默!

暑假的时候,我又去了爷爷家。柳树已经经不住热日的炙烤了,整棵树从上到下给人一种病怏怏的感觉。叶子也不如以前那样茂密了,树干上的褶皱更加明显。他成了松松垮垮的病人,失去了往日的活力。而枣树却开始长出一小片一小片绿油油的叶子。叶子虽小却很精巧。每一片叶子都点缀着枣树。在阳光的照耀下,枣树像青少年那样富有青春气息。 东南风弱了许多,秋风悄然的刮了起来。一夜之间,柳树的枝条被吹掉了许多。如同老人的头发,在岁月的吹打下,慢慢的掉落。枣树又长高了许多,成熟的枣子吊在那儿,任由秋风吹来吹去。爷爷用晾衣杆打下了枣子,满满的,收获了一大篮子。邻居家的小孩子一哄而上,抓了好些枣子去,一颗颗地品尝起来。我也吃了些,浓郁的枣香没掺杂任何危险的气味,在秋夜里仍能感受到光合作用积淀下来的纯正阳光。

枣树在春天里默默无闻,忍受了不知多少其他生物的耻笑,或许还包括我,但它却在百花凋零的季节里让人们品味它收集的阳光。我站在枣树前,忽然感到它的高大与我的渺小。 “爱惜芳心莫轻吐,且叫桃李闹春风”,海棠不可能不开放的,送给枣树却很恰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