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马路秋意浓
初三 记叙文 2676字 316人浏览 哈哈WU2

秋天的色彩日益浓重,忙于学习的你有没有停下脚步,去欣赏一番秋天的颜色,并用镜头记录下来呢?不要等到冬日来临,大地一片苍茫之时,才去追悔与秋天的擦肩而过。也许不经意间,你会发现最美的秋意:银杏的金,枫叶的红;芦苇荡的飘渺,胡杨林的坚毅„„

在哪里寻找最浓烈的秋意?不用去遥远的香山,或是神奇的九寨,就在你每天走过的街道或是乡间小路上,秋意已然满目。

中国近代百年历史的风云造就了上海的每一条马路,各色人等都在上海的马路上或多或少留下了他们的气场和故事,或浓烈或淡雅,或激扬或平静。这个秋天,让我们一起去听听上海老弄堂里的胡琴,曲折委婉,意味深长„„

“一声梧桐一声秋”,城市的秋正悬挂在这梧桐上吧!大片大片的黄叶,起初还挂满了枝头,却随着秋意渐浓,一片片凋落地上。上海的每条马路都充满了韵味,而最美的马路又在哪里?

梧桐树下漫步

上海最美的马路

衡山路

喜欢梧桐,因为那句“梧桐之凤独栖也”,因为那手掌形状的叶子到了秋天会大片大片地掉下来,在深灰色的地上铺成金黄色的地毯。所以,喜欢衡山路,也仅仅是因为这是被公认的最拥有梧桐景致的地方罢了。

衡山路位于徐家汇区,是条林荫大道,过了十月份路两边的树叶泛黄,独具情调。上海已经规划为观光景点,但两旁大都为咖啡馆与酒吧,当地人称为酒吧街。人行道路路沿都是花岗岩,可见上海对这条路的用心了。

夜晚风吹树叶沙沙作响,风吹过广场一片凉快。夏天,天热的夜晚,乘凉的人们,有点怀旧情结的人,缅怀旧时上海夏夜乘凉情景的人,到那里约会,吹吹凉风,数数天上的星星。秋天,片片梧桐叶开始飞落,一脚一脚的踩在树叶上,那声音也煞是好听。

安福路

安福路是个传统温馨而可想象幸福安详的路名。短短的,从西到东,满打满算只有干步左右。最精彩的更是只有几百步路,在西头,聚集着一群艺术家,醉心于话剧这门从西方传来的表演艺术,给这条静静的林荫路染上了浓浓的春情秋意、夏风冬日。

夜已深时,街边的路灯把梧桐树叶染成金黄色,这正是安福路最具魅力的时刻。空气依旧潮湿,这里静得很纯粹。到了晚上,房子隐在深墙里,看不清,故事也已经模糊了。只有街边几家小店关着门却亮着灯,为这条静得过分纯粹的小路,增添几许别样的内容。一家安静的酒吧,门口停着几辆自行车,窗前几个人正热络地谈着什么,不拥挤也不吵闹,这是安福路一贯的气质。

思南路

从淮海路一路走来,思南路只是毫不起眼的一拐。思南路的开端的确有些寒酸,但只要走过开始的50米,那后面的美丽即刻就在你眼前铺开。思南路过去属于法租界内,因此,看思南路一个是她的树,一个就是洋房。

其实很难想象,一条路的历史可以比我们的新中国历史久远得多。人们常说上海是一座年轻的城市,应该说对,但也不完全对。像思南路这样覆盖着厚重历史的街上海还有好多。这一点最好的证明当然就是路边整齐的法国梧桐。思南路上的法国梧桐,本身就是历史。粗壮的树干显示了他的年龄,繁茂的枝干向路中央伸展出去,两边的梧桐树枝叶已经覆盖了整条马路,在空中合抱起来。而这样树影斑驳的小路正是我最喜欢的,眼中上海的美多源于此。 上海马路 秋意浓

秋日暖阳,在茂名北路的老酒吧里品茗下午茶

试过没有,在一个秋日的下午,你在茂名北路上和阳光一起逛马路,路两边的石库门让你恍惚听到了有轨电车的“当当”声。突然,你收住了脚步,原来这间石库门叫“几十年”。 你走了进去。老上海人原来的小庭院变成了阳光和躺椅跳舞的场所,三面青砖上挂着巨大的黑白照片,你认出来了,是老上海的跑马场,还有上世纪30年代熙熙攘攘的南京路,依傍万国建筑的黄浦江。然后,你发现格律化的木头门框,被刷了再刷,每个“毛孔”都很精致。

你忍不住推门进去。灯光开始幽喑,耳边是老上海爵士乐《最后的圆舞曲》。你会心一笑,闭上眼睛,几乎可以看见那繁华舞台之上,一个穿着华丽旗袍的女子在浅唱低吟。

这本该是老上海人家的厅堂呢!只是,青砖已不再是那块青砖,地板也不是那条地板。厅堂角落,你看到一个吧台温顺地站在那里,仿佛在等待着前来的客人。

你顺着狭窄的楼梯来到二楼,本该又是一户上海人家了吧!而现在,暗红色花纹旧墙纸将房间重新包容。听说这些旧墙纸都是店主人在建材市场的废旧仓库里淘来的,经过重重磨难,来到“几十年”家里做客,竟仿佛重生了一般,变得光洁古老,时尚高雅。

你突然爱上了这间房间的那排窗。窗格基本保持本真的模样,推开窗,可以看见高大的法国梧桐树叶和蓝天。大半个世纪前,这个窗口也许伫立着王琦瑶一样的上海姑娘,看着窗外茂名北路的繁华,想着自己的心事。

上海马路

秋意浓

寻找最上海,万航渡路的宽窄巷子

如果想寻找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老上海马路的宜人尺度,那你得到万航渡路上来走走。历史与时尚空间交杂,给人一种错综迷离的感觉。沿街的便利店之后,常常隐藏的是一幢有80多年历史的老别墅或是老弄堂,走进去,你能依稀感受到当年越界筑路时喧嚣嗜杂的气氛,当年租界当局为了扩大租界的面积或权力,就以种种借口和理由,在租界之外的地方修筑马路,这一种性质的马路就被叫作“越界筑路”。由于管辖权混乱,这里往往成了谁也管不了的“真空”地带,是真正的五方杂处,鱼龙混杂。万航渡路当年就是这样一个“真空”地带,这里没有整体的规划,马路曲曲折折,宽宽窄窄,极致处甚至颇有些曲径通幽的感觉。如今这里是都市时尚的后起之地,曹家渡商圈里一幢幢新地标是这个城市一个个新的亮点。 因为当年的一部《色·戒》,万航渡路435号又被人们想起,原来这里叫做极司菲尔路76号。长长的万航渡路从南向北走,到了这里最热闹,当年的汪精卫特工总部的原址就藏在熙攘的沿街铺面之中。只是物非人非,如今这里已经变身成为上海市逸夫职业技术学校。 遗憾欷歔之时,突然发现马路对面的小院树阴背后深深藏着幢老别墅。华园,早年是清末邮传大臣盛宣怀的四子盛恩颐的花园住宅,辛亥革命后盛家日渐败落,上世纪40年代华园易主。

如今园内的老别墅,是1923年一犹太人建造的,它是一幢砖木结构的外廊式建筑,房屋系机制红平瓦四坡屋面,南北有棚屋形老虎窗,朝南的一单坡棚屋形老虎窗,一个开问整体升起,成为阁楼空间。南面底层有7个开问,统为券柱外廊,用清水红机砖拱券,券柱直升二楼,东南角有一半圆形阳光室,有5个连续红机砖拱券的落地窗,整个南立面是一排券柱窗,所有拱券都有同一材料做的券心石。

没能领略当年的极司菲尔路76号对我这个影迷来说,真是莫大的遗憾,可是能在这闹市之中发现这样一幢小家碧玉的老别墅,也算是一个小小的惊喜。老别墅、草坪、绿树、古井„„整个华园似乎是这个城市的一个呼吸口,给繁忙喧嚣的都市增添了些透气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