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队的力量
初三 散文 1812字 708人浏览 儒雅的张美丽

团队的力量

在这神秘浩瀚的宇宙中,存在着很多的力量。从宇宙大爆炸的那一刻起,这个世界就被各种各样的力量所左右,小到量子级别的相互作用,大到各个星系的万有引力,电磁力、核动力、生物的进化力,乃至推动社会进步的各种力量。我们被力量所包围,被力量所左右,又在挣扎中产生力量。当你身处高楼向下望去,你会发现那些匆匆行走的车流人潮好像被莫名其妙的力量推动着;当你一见倾心地爱上一个人时,你的心好像被一种神奇的力量牵引不能自已;当印度洋的海啸排山倒海似吞城掠地,成千上万的人们顷刻死于非命,人们不禁对大自然的神威不寒而栗。

什么力量在这个世界中最为有力?人们看到的常常是破坏的力量。狂风摧枯拉朽,海啸石破天惊。小到树叶从枝头落去,大到恒星的坍塌宇宙的爆炸,人们看到大自然的神威常常是在摧毁中让人们产生敬畏乃至无尽的恐惧。因此,人们认定显示力量的最佳途径就是破坏了给你看;从争执中的破口伤人摔碎器皿,到国与国之间的兵戎相见摧城拔寨,碎尸遍野。连一个人无奈中的自暴自弃都叫做破罐子破摔,用以显示无奈的力量。人类结束上一次世界大战的决定性武器——原子弹也是由核裂变产生的。

但是世界上真正伟大的力量不是分裂而是聚合。当宇宙从大爆炸的那一刻起就在不断的旋转凝聚,最大的物体是由无数的星球聚合在一起的星系而不是穿梭在星系间的彗星陨石。我们以及所有地球生物生存的能量来自于太阳表面的热核反应,而这一热核反应是比核裂变能量大成千上万倍的核聚变反应,它为我们提供了几十亿年的生存力量,而且还会延续几十亿年。在伟大的生命诞生中,一个小小的卵子和一个比卵子还要小一千多倍的精子结合,就会产生一个人类至今还无法完全了解的复杂生命有机体,而没有受精的卵子只会是一只腐败的鸡蛋,或是让女性一月痛苦一次的难言之隐。精子的命运更为可悲,无数精子的产生和消亡更是无声无息,无痕无迹。在人类的进化中有一个很重要的性起源假说,认为在所有生物中只有人类的两性活动如此频繁早已超出了生物繁殖的需要,这使得早期人类的祖先能够通过性机制产生一种两性之间的合作,而这一合作与分工导致了人类祖先超越其他灵长类动物,率先进化成高等智慧生物。一个国家兴盛于她的统一而衰败于她的分裂。黄河流域的华夏文明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没有断代的

古代文明,而在中国历史上统一的年代比分离的年代要短,而且分裂之后都是由大乱走向大治,走向一个新的盛世。那么什么使中华民族得以在战乱和分裂中保持统一的传统,并不断在分裂之后走上统一之路?答案也许令人吃惊,在中华民族的五千多年历史中,我们的文字始终是统一的,我们的文化传统始终是统一的;这与中华民族以“和为贵”的传统不可分割。在中国历史上造就伟大文明的朝代都是统一而强盛的。这样一种向心力与喜好无关,合力本身就是事物发展的最佳稳定态。所以自然界的绝大多数物质都以化合态的形式存在。人类社会的发展更证明了这一点,从游牧社会到农业社会在到大工业化社会,人类在社会存在的集约化程度上不断的提高,当今技术的发展更有将整个地球连成一体的趋势。

事物总是在矛盾中发展的,既然有合力就会有分力,合力的产生在于整体利益最大化,长远利益最大化;分力的产生就在于局部利益最大化,短期利益最大化。既然合力是最强大的,那么分力的体现必然以爆发作为其形式,而终归于无形的湮灭。无论是火山的喷发还是社会的裂变莫非如此。所以从辩证的角度看,坏事、破坏的力量,又都是好事,此为祸兮福所依,福兮祸所伏。没有原子的裂变能量核聚变就不可能发生,没有分崩离析的力量也就无法展示整体存在的伟大。

非生命物体,生物,社会如此,一个团体更如此。团队的力量在于个体间的合作和相互优势整合,这样一种合作和优势互补的前提在于向心力凝聚力。这种向心力和凝聚力的大小不在于事物数量的众寡,而在于有多高的同质性。原子虽小要打碎其中的结合微粒需要巨大的能量。我们的机构在这些年的发展中得益于团队的力量,有小到大,由弱变强,无论是管理团队还是教师团队,彼此之间的协作配合产生了远远1+1大于2的巨变效果。在团队的合作下,不但培养了数以十万计的四、六级、考研的成功者,更培养了一批批创造奇迹的英语教师,活跃在各个培训课堂中,我们的机构由此被称为“优秀教师的摇篮”,也使之成为培训界当之无愧顶尖专业机构。我们感谢大自然给与我们的启迪,我们感谢在团队中成长的每一位合作者,是每一个微小的合力铸久了我们的今天。

陈启天

于天山脚下

2005年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