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距离产生美
初一 议论文 1856字 78人浏览 171717sin

【导读】就女人而言,距离如火,它可能给你带来温暖,也可以把你化为灰烬;就男人而言,他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就爱而言,距离不再是空间意义上的长度。

说起距离,人人皆知。倘若说出它的奥妙来,往往又说不出。关于距离,有人与人相处的距离,物与物之间的距离,还有感情距离,实现事业目标的距离等等。有人说距离产生美,美在何处,细听我慢慢说来。

相传在很久以前,有一群豪猪,在一个寒冷的冬天,它们挤在一个山洞里取暖。但是它们的刺毛开始互相击刺,于是不得不分散开。可是寒冷又使它们聚在一起,于是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最后,经过几番的聚散,它们终于发现最好是彼此保持相当的距离,既能相互取暖,又不至于让那令人不快的刺毛刺痛而使得彼此厌恶。

推而广之,豪猪们最后究竟发现了什么呢?那就是彼此可以相安的最佳距离,对人而言,便是礼貌:凡违犯礼貌者就要受严厉警告,用一句简单的话说,就是请您保持一定距离。用这种方法,彼此的种种需要满足了,而且又不至于相互伤害。

茫茫宇宙中的太阳系,星球离太阳的距离何尝不是这样,冥王星离太阳太远,达59亿公里,温度低至200℃左右,任何生物不能生存;水星离太阳太近,约5000万公里,温度高达400℃左右,当然亦无生命可言;地球离太阳不近也不远,约1.5亿公里,热而不至焦灼,凉而不至极寒,温度宜人,所以生机盎然。

其实,人际关系与星际关系一样,太远了感觉不到人与人之间的温暖,太近了又容易摩擦生热而不快,所以保持一定距离确是人际关系和谐的关键。

事实也是如此,比方说,相邻的国家之间最易引发冲突,邻居之间也易发生纠纷。究其原因,皆因离得太近,而人们又不善于处理近距离之间的矛盾。

人们在处理问题时,往往好以我为中心。这也难怪,人是太阳系里的一份子,在太阳系里,太阳就是中心,所有行星、卫星甚至零碎的太空物质,都绕着太阳转。人是地球上万物之灵,所以好为人师,在处理人际关系时也往往以我为中心。要知道,从自我的角度看自己和看别人是不一样的,同样自己看自己与别人看自己,其差异也是很大。不论是星际还是人际,距离太近,会产生不安全感;距离太近,易生摩擦;距离太近,容易看清身边人的不足、人的瑕疵。倘若距离远点,那些不足和瑕疵就会看得不大清楚,所以就会产生美感。

用宽阔的目光看人、看物,就会少去许多争执。退后一步,距离增加了,视野开阔了,心胸宽广了,美随之而产生。难怪人们感叹:退一步海阔天空、距离产生美啊!

距离是一种美,也是一种保护。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彼此需要有一定的空间。要想友谊长久,一定不要忘记好朋友也要保持距离这一简单道理。

据说柴可夫斯基和梅克夫人是一对相互爱慕而又从未谋面的恋人。梅克夫人是一位酷爱音乐、而且有几个儿女的富孀,她在柴可夫斯基最孤独、最失落的时候,不仅给与他物质上的援助,而且在心灵上也给他极大的鼓舞和安慰。是她使柴可夫斯基在音乐殿堂里走向顶峰。柴可夫斯基最著名的《第四交响曲》和《悲怆交响曲》都是为这位夫人而作。

这么一对亲密的情人却从未见过面,不是二人相距遥远,他们的居地有时仅一片草地之隔。他们之所以永不见面,是怕心中的那种朦胧的美和爱,在见面之后会被那种太现实、太物质的东西所代替。

不过,他俩也有过一次相见。那是一个夏天,柴可夫斯基和梅克夫人本来已安排好了他们的日程:一个外出,另一个一定留在家里。但是有一次,他们终于在计算上出了差错,两

个人同时都出来了。当两驾马车相互擦过的时候,柴可夫斯基无意中抬起头,看到了梅克夫人的眼睛。他们彼此凝视了好几秒钟,柴可夫斯基一言不发地欠了欠身子,孀妇也同样欠了一下,就命令马车夫继续赶路了。柴可夫斯基回到家里马上给梅克夫人写了一封信:请原谅我的粗心大意吧,维拉蕾托夫娜!我爱你胜过其他任何一个人,我珍惜你胜过世界上所有的东西。这是他们一生中最亲密的一次接触。

由此可见,柴可夫斯基和梅克夫人是在用距离创造出美:一种迷人的朦胧美,一种令人向往的神圣美。他们是聪明人,他们没有让欲念任意驰骋,而是把爱的欢乐放在和理性等距离的位置上,让它升华成崇高的品格,升华成完美的人性,升华成一个永恒的故事。

就女人而言,距离如火,它可能给你带来温暖,也可以把你化为灰烬;就男人而言,他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就爱而言,距离不再是空间意义上的长度,而是交往的层次和质量。推而广之,它也是生存的艺术。

柴可夫斯基和梅克夫人的这种精神上的情感太超凡脱俗了,庸夫凡子是很难做到的,但是把握好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尺度,确确实实是一门高超的艺术。不过,只要记住距离产生美,对处理人际关系大有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