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烛稿件
初三 日记 1582字 241人浏览 琅琊老闲人

忆母亲

高段教师:王泽英 清明时节,天地愁容,阴雨绵绵,芳草萋萋。试看荒野田间,古墓累累,几处新烟。立于母亲坟前,透过朦胧的泪眼,仿佛又看到母亲那慈善的笑容,听到她亲切的呼唤。

童年时光,美丽的大自然就是山里孩子的乐园。七岁那年秋天,田间玩耍时,无意中,我发现邻居家枯萎的菜藤上留有一个金黄的透着光泽的西葫芦,当时,我并不知道为什么整个菜地就留了一个瓜孤零零的躺在地里头,更不知道那是留的种瓜。我喜滋滋地抱着这个又滑又重的瓜小心翼翼地往家走。回到家,没等我说话,妈妈的脸立刻沉了下去,大声呵斥:“哪儿拿的送哪儿去,不是自己的不准拿。”

我怔怔地望着妈妈,不知所措。妈妈的巴掌迅速地扬起来,重重地打在我的背上,“听见没有?不是自己的不准拿!”委屈的眼泪刷地流了下来,但望着妈妈严厉的目光,我抱着瓜立刻转身,又向瓜地跑去„„

十一岁那年冬天,大雪连着下了几天几夜,偏僻落后的小山村成了银装素裹的世界,一天早晨,我穿上妈妈亲手做的棉衣棉裤棉鞋,准备到三里外的乡村小学上学。一开门,寒风夹带着雪花劈头盖脸的吹来,我打着寒噤,倒抽着冷气哀求妈妈:“妈,天太冷了,我一个人不想去!”

妈把我推到门口,严肃地说:“学是必须要上的,不想去就能不去吗?” “路难走,我怕迟到!”我再一次恳求。我说的是实话,山区的路崎岖不平,两边都是沟沟壑壑,常常出现人失脚,马失蹄摔倒山沟里的惊险事。天晴还能走,一到下雨下雪,泥泞不堪,又滑又陡实在难走。

“怕迟到路上就快点走!”妈妈的话不容争辩。

我一赌气,背上书包,含着眼泪冲进了纷飞的鹅毛大雪中。我一直想:我是不是妈亲生的?那年月,多少女孩子小学念不完就辍学了,而妈非逼着我念书,多少次都是我一个人在荒芜人迹的山路上飞奔,因为我怕,怕夏天有蛇,怕冬天有狼,傍晚怕天黑,黎明怕迟到。所有小孩怕的我都怕,但为了上学,我不能不这样。

茫茫天地间,我跌倒了坐起来,滑到了再爬起,手已摔得麻木,雪落到手上,

我拍几下,继续向前。雪钻进衣服里,冰凉冰凉的,很快就融化了。好容易跑到一条小河边,可又傻眼了,厚厚的大雪覆盖了平时过河的石头,我犹豫再犹豫,是进是退?学是要上的,当然没有退路。我一咬牙,跌跌撞撞地向河面上跑去。结果一不小心,脚插到了冰洞,刺骨的河水一下子灌倒了布鞋里,我用力一拔,脚拔出来了,但裤子下面一截也湿透了,环顾四周,没有一个人影,谁也帮不了我,我顾不了许多,又接着往前跑,等到了学校,班主任看到我头发上厚厚的雪花,冻在一起的棉裤棉鞋,心痛地说:“这孩子,这孩子!”她让我站在火炉边,我低着头,擦着眼泪,心想:如果妈妈看到我一路上的情景,她会怎样想?妈妈会不会心疼的掉眼泪?

不一会,老师来到我身边,示意我往外看,我看到贴着窗外的玻璃上,是妈妈盯着我在看。我走出教室,来到妈身边,她一把把我搂在怀里,脸紧紧贴着我的头,我能明显感到她呼出的热气。妈慢慢蹲下身,小心地脱掉我的湿布棉鞋,把我的脚握到她的手中,轻轻地揉搓了几下,又帮我穿上干净的棉鞋。她抬起头,红着眼睛轻轻地说:“妈一直在你身后跟着!妈想让你成为一个坚强的孩子,路要靠自己走!”

是的,伴着妈妈的鼓舞,我无所畏惧地走在曲折的人生路上,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妈妈45岁那年,不幸患上了癌症,当我眼睁睁地看着那鲜活的生命在妈的身躯内一丝一丝地被抽走,我感到身后那堵温暖的墙在大块大块地坍塌,我滴血的心在一点一点的撕裂„„当妈无奈的闭上眼睛,最后一行泪流出眼眶时,我的天空失去了太阳,黑暗笼罩了我的世界,我失去了一位至亲至爱的亲人,失去了一位人生路上的导师,失去了一位无话不谈的友人,生离死别,我尝到了刻骨铭心的痛,多少次梦中相会,醒来却泪湿巾。

二十年,生死两茫茫,妈,您可知女儿失去您那撕心裂肺的疼痛,魂牵梦萦的思念。又到清明节,阴雨绵绵,芳草萋萋,桃李带泪,大地呜咽,妈!女儿看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