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深深深几许(仿写)
初一 记叙文 933字 460人浏览 热情的凌冰

父爱深深深几许

父爱是一把斜背的吉他,越到情深处越能拨动你的心弦;父爱是一串挂在颈间的钥匙,打开的是一扇扇温暖的床;父爱是一泓澄澈的清泉,即使蒙上岁月的风尘也依然纯洁明净。父爱在眉眼顾盼见,在浅浅笑颜间。

撑伞 雨巷

“也许是撑伞的动作有损形象,所以孩子从来不打雨伞。”龙应台如是说。我想我大抵也是如此。下雨的秋日午后,母亲让去买鸡蛋。借过钱,我便准备出门„„一把伞横在我面前,——是父亲,他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握着伞送到我面前。“雨下的不大,我马上就回来了!”父亲似乎没听见一般,高大的身躯像一堵结实的墙,把阴影温柔的投在我的身旁。他嘴唇紧紧的抿着,浓密契合的眉毛显出一股玄铁般的不容拒绝的刚毅来。——可我偏偏遗传了父亲的倔强,根本没打算让步。父亲眉梢挑了挑,似有怒意却又像宠溺的神情。他用伞亲敲了一下我的背,轻柔的说走吧,父亲在身后把门轻轻关上,与我同去。

买完鸡蛋,我看着父亲沉静而又刚毅的侧脸,心里的某个角落瞬间倒坍了。我玩着父亲的胳臂,接过鸡蛋,冲着父亲乖巧的笑„„

两个人依偎着走过雨巷,不知道点亮了谁的眼睛又装点了谁的风景。伞在雨中轻旋,父爱却氤氲在濛濛的秋意中

眼神 背影

返校日,车内的气氛很压抑——任性的我刚和父亲吵过架。寝室楼下,我转过头去冷冷地对父亲说:“把牛奶放在楼下,一会儿我自己下来拿,你走吧!”父亲看着我,那样深那样深。他似乎很无奈又心酸,心有戚戚又不知从何说起。他的眼睛像两面被雨水淋湿了的湖。父亲的身躯一直那么挺拔一米八三的个头,即使到了中年也不曾有半点弯曲。可是那一瞬间,父亲似乎颓唐了很多,只有那双眼睛,射出像是最黏稠的蜂蜜一样滚烫的目光。我在楼道里偷偷的注视着父亲,他久久的停留在原地,朝我的寝室方向凝视了一会儿后缓缓离开,当我奔下楼时,下意识的低头一看那箱奶,上面夹着一张纸片:“女儿珍重,父即日。”父亲的字真丑,我努力的想笑,但望着父亲那洒满橙色夕阳的背影,一下子流出泪来„„父亲就像剥开的洋葱,总有一天会让你流泪。

夕阳的光芒像一只乘着气流飞翔的小精灵,挥动着永不褪色的画笔将父亲最动人的姿色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我面前。而那些轻盈温暖的感动也丝丝缕缕的环绕着我,正如帕鹤贝尔的《卡农》——追逐缠绕,永不停息。

父亲,谢谢!谢谢你对我深深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