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写
五年级 其它 8094字 2857人浏览 蝶乄琳汐

1、扩写就是一种“给材料作文”,是把文章中的一段文字,发挥想象扩展生成一

篇内容充实、形象丰满的文章。

2、如何扩写文章:

首先要仔细阅读原文,梳理情节,确定中心。切忌面面俱到,泛泛而谈。 其次,扩写要合理想象,不可失真。扩写时补充的内容要与原文内容一致,衔接要自然、流畅

另外,扩写要注意细节和环境描写,注重人物塑造,使文章具体、生动、感人。

例如一首古诗的扩写:

《约客》

(清)赵师秀

黄梅时节家家雨,

青草池塘处处蛙;

有约不来过夜半,

闲敲棋子落灯花。

《约客》扩写

淅淅沥沥淅淅„„淅淅沥沥的雨点声叩开了黄梅时节的大门。雨季来了。 飘飘洒洒,飞飞扬扬的雨丝从天空飘落。带着春天羞涩的笑容,轻轻拂过嫩绿的枝芽,朦胧在雾一般的空气中。 雨点飘落在池塘里,漾起了一圈小小的涟漪,惊扰了青草丛中做着美梦的青蛙,清脆的哇鸣声此起彼伏,似乎在欢庆这夏雨的到来。 他立在窗前,唇边的涟漪渐渐荡漾,心跟着这清新的空气醉了。 静静的雨,静静的黄昏,沉醉于静静的心中。 突然,一阵轻快的脚步声在青石板路上响起,打乱了这黄昏的宁静。他心头一颤,莫非,他来了?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原来,是个过客。 静静的雨,静静的黄昏,不再宁静的,是心。 他慢慢走回桌旁,倚着桌子坐下。桌上的棋盘摆放得整整齐齐,似乎也在等待着知音的来临。 夜张着黑翼飞来,张牙舞爪的黑暗笼罩了他,夜风夹杂着的清冷慢慢渗入屋内,一点一点吞噬着„„ 于是他点了一盏灯,在这如豆的灯下坐着,抽一本书出来,看了一阵,难以入眠。再抽一本,看两页,仍旧放回了原位。灯花越结越大了。他信手拈起一颗棋子,在桌上轻轻敲着,一团灯花应声而落,烛光也随之一颤,他的影子碎在里面。 雨,依旧安静;夜,依旧凝重;破碎的,是心。 他仿佛定格在了桌前,似乎是执拗的等待,又或许是落寞的无望。他的背影,始终不颤抖一下,像是坚守于长夜的孤灯。就这么安静、这么平静地与烛光消融在微凉的春夜里。但那背影,却依然灼热,热切地盼望,是盼望友人的到来,还是准备将执拗的背影弯曲,不再等待,不再因等待而寂寞? 风和雨合鸣在孤寂微凉的夜里,一种等待以孤独和忧伤的平和姿态伫立在风和雨的合鸣里,却还是被风雨渐渐朦胧,融为一体。那背影,似乎有了依靠,有了安慰,有了寄

托。 窗外,雨静静,夜深深。 屋内,那灯仍然不寐。

例如:

请以《长别离》为题,扩写《孔雀东南飞》兰芝和仲卿殉情部分(22—31 段),注意想象合理,注意细节,字数不少于 800 字。

点拨:首先要仔细阅读原文,梳理情节,确定中心。扩写的部分是《孔雀东南飞》中的高潮部分,即殉情部分,其主要内容是写成亲的那一天,傍晚时,仲卿赶来,兰芝、仲卿诀别,两人相约以死抗争。夜里,兰芝投水而死,仲卿上吊自杀。根据原文内容,我们扩写的重点是“诀别”部分,突出的主题是“忠于爱情” ,至于其他次要的“成亲”“殉情”部分可一笔带过,切忌面面俱到,泛泛而谈。其次,扩写要合理想象,不可失真。扩写时补充的内容要与原文内容一致,衔接要自然、流畅。比如,有一篇文章结尾设计成:兰芝和仲卿死后在在天堂相遇,两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显然,这种结尾就是“天马行空,不加约束”的想象,不符合扩写的要求。另外,扩写要注意细节和环境描写,注重人物塑造,使文章具体、生动、感人。

《长别离》范文:

屋子是空落落的,心也是空落落的。 诺大的房间里,吹过几丝冷风,将兰芝的心吹得冰冷,破碎。门一阵轻微的响动,是母亲进来了。看着女儿如此伤心,母亲几次欲言又止,但想到太守的来信,于是轻轻地说: “女儿啊,太守的家人明日便会来迎娶你,还是快做嫁衣吧,不要让婚礼不像样子。 ”兰芝依旧不语,用手巾掩住嘴巴,眼泪如断线的珠子簌簌落下。母亲见状,摇摇头,叹了口气,又慢慢走出屋去。 半晌,兰芝闭了闭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拿出精美的梳妆盒。毕竟大事已定,容不得她自作主张。明天,她将成为别人的新娘。 剪刀和尺缓缓游走在布料上,犹如游走在她心里一样。这一幕,似乎很熟悉。想起当日做衣时的情景,物没变,只是,心已不同。每一剪,每一线,都重重地刺进她心里。在剪断最后一根线时,她的心,也似乎被剪断了,鲜血喷涌而出,染红了眼前的嫁衣。打开房门,红日欲沉,心中被压抑的委屈一齐涌上心头。她再也控制不住,失声痛哭。这悲声,竟也使得这阳光也支离破碎。 远方,传来马的哀鸣,像是某个人心碎绝望的呐喊。蹑手蹑脚地出门,正看见仲卿牵着马,一动不动地望着她。相同的眼神,只是,仲卿的眼中,有着难以掩藏的愤怒。兰芝目光如水,走过去,轻轻拍了拍马鞍,叹了声气:“自你离开后,事情的发展果然不是我所能左右的,我的母亲和哥哥逼我嫁给了别人,你回来还有什么希望呢?”仲卿冷冷道: ”那就恭喜你高迁啊,我这磐石可稳立千年,而蒲苇不过是一时坚韧罢了。就让你一天天变得尊贵起来,而我独自走向黄泉路吧。”兰芝听罢,手因为激动而蜷曲起来,指甲嵌入皮肤。她的眼里隐隐有了泪光:“想不到你竟会说出这样的话,你要记得,黄泉路,我们一起走! ”风放肆地吹着,却吹不干悲伤的泪水;寒冷狂傲地汹涌着,却冷却不了两手相握散发的热度。 仲卿回到家,母亲还在房内劳作。他悲从中来: “母亲,外面天冷了,院中的兰花也结满了白霜。儿将不久于世,不能再陪伴您左右。希望您如南山之石一样长寿,身体永远健康硬朗。”焦母听毕,泪如雨下:“你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又身兼重职,千万不要为一个妇人寻短见。人人贵贱不同,又怎能算你薄情?邻家的女子贤惠美丽,娘这就为你说媒娶她进门,好不好?好不好?”仲卿苦笑:“儿已无福消受。”拜了两拜,便转身回房。而那个不好的打算,也已在他心中扎下根,但回头望望母亲的房间,他的心,又仿佛被重重揪了一下:自己若离去,母亲又有谁

相伴? 兰芝不知道这一天是如何过去的,她只知道,庞大的迎亲队伍,喧鸣的锣鼓,都丝毫激不起心中的涟漪。她知道,自那晚一别,她的心,早已死去。周围升腾起飘渺的青烟,忙碌一天的人们都三三两两地安歇了。 这样宁静的夜让人昏昏欲睡。青庐内,兰芝独醒。突然,她起身,向皖河走去。 皖河边,蒲草正随风摆动着,像是凄美的舞蹈。 “我命绝今日,魂去尸长留。”她一步一步,向河心走去,轻盈的纱裙在水中轻柔地飘动。像是鲜血,扩散在水面,染红了黑夜。 庭前树下,仲卿徘徊着,当听到兰芝的死讯,他竟然流不出一滴泪水。常说,大悲无泪,现在自己才明白这种感受。仰起头,树枝上悬着的白绫泛着刺眼的光。风吹过,吹动了树梢,却吹不动树下的磐石。也许只有离别,我们才会再次相见吧。仲卿想着。他的身体如同败落的枯叶,孤独地在风中颤抖。 有一种遇见,注定别离;有一种别离,是为了永远相守。

扩写《史记项羽本记》中“鸿门宴”项庄舞剑的故事,

思路:

首先要掌握原有材料的中心,这样才不会扩写得面目全非。 接着,就要看哪里有扩写的空间,一般而言,记叙文常有详写和略写的部分,扩写的空间,就在略写部分,将略写部分详细写。例如项庄、项伯舞剑文中是略写,扩写时大可加上表情、动作渲染一番。 此外,环境气氛也有扩写的空间,鸿门宴场面的热闹气氛,还有项庄舞剑时的紧张气氛都有扩写的空间,还有主人翁的心理活动也有扩写的空间,尤其传统汉文学叙事作品不重心理描写,给了许多扩写空间。像范增、项庄、项伯、项羽和刘邦的心理活动,多有可以发挥的地方。

范增起,出,召項莊,謂曰:“君王為人不忍。若入,前為壽,壽畢,請以劍舞,因擊沛公於坐,殺之。不者,若屬皆且為所虜!”莊則入為壽。壽畢,曰:“君王與沛公飲,軍中無以為樂,請以劍舞。”項王曰:“諾。”項莊拔劍起舞;項伯亦拔劍起舞,常以身翼蔽沛公;莊不得擊。

范文片段实例

土色的城墙与青灰的天空相连,显得辽阔、苍劲而有力。远处的青山绵延不绝,景色苍凉古朴、雄壮优美雄,这就是咸阳郊外的鸿门。刘邦带着一百多人马来向项王谢罪,项王当天就留下刘邦,和他饮酒。项王、项伯朝东坐,亚父范增朝南坐。刘邦朝北坐,张良朝西陪侍。此时,大帐中灯火通明,鼓乐齐鸣,觥筹交错,酒香四溢,然而在这喧闹中不明的气氛笼罩着整个营帐,范增频频向项羽使眼色示意,可是却不见主公的行动,他心知不妙,知道项羽一点也没有要杀刘邦的意思,心里很着急。不由得恼怒的在心中恨恨的骂了几句,他缓缓起

身,走出帐外,偷偷的让人叫了项庄出来,他叹了一口气说:“君王心中存有妇人之仁 ,等会你进去给大王祝寿;礼毕后,就开始舞剑,趁个好时机把刘邦给杀了! 不然的话,我们最后都会被他俘虏成为他的阶下囚,你就代替他完成任务吧!”语毕,范增便沉默不语,眼神中时而闪烁着怒火、杀意、担忧,他不由的想到:“不必要的仁慈,便是对自己残忍, 此举不改,将来该如何成就霸业„„”望向远方,眼底尽是旁人无法理解的烦闷。

项庄入帐,心底的不安使他连剑都拿不稳,便将烈酒一饮而尽,灼烧的几杯酒入肚后,仿佛将恐惧烧尽了。“舞剑行刺必定要成功,若不成,就只能等着成为被奴役的犬马了”项庄心里默默的念着。在项羽与刘邦相饮甚欢时,项庄走上前来说道:“大王和沛公今天喝得这等痛快,军中却没有什娱乐项目,且让我为君王、沛公舞剑助兴吧!”。项羽哈哈大笑说道:“难得你如此用心要为大家助兴!喏!就表演吧!”项庄慢慢将剑抽出鞘,绕场转了一圈暗想如何一剑就中刘邦要害,张良眼睛一瞇,觉得此事有些奇怪,所以小声告诉刘邦:“不对劲!”刘邦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不以为意。但过没多久,刘邦注意到项庄不断偷瞄自己,于是不由得紧张起来。刀刃出鞘,项庄舞剑之姿可谓豪气英发,刀锋不时透出阴冷的寒光,震撼的乐声敲击着每个人的内心,那亦刚亦柔的舞姿下,藏着熊熊如烈火的杀意伺机而动。炯炯有神的目光射向刘邦,唰唰声的剑光逐渐逼向手无寸铁的刘邦。刘邦胆颤心惊沁出几滴冷汗。而项伯见状,便也拔剑起舞,一直妨碍项庄,让他没有机会攻击。原本尚为欢乐的酒宴, 此时开始弥漫着火药味。

华丽的剑舞中,凄美的招式下暗藏杀机,终于下手的机会来了。“唰唰唰”一道道剑花刺向刘邦,项庄表情凌厉,刘邦瞪大了眼不知所措,而范增的嘴角泛起了一抹笑容。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闪光出现,就项庄剑及刘邦咽喉前一寸之时,项伯一跃而起,挡下了那锋刃的剑,两道白光交错,每一剎那都如履薄冰般的艰险。项伯以身挡箭,成了刘邦的最佳屏障。项庄舞剑刺杀失败,只能黯然而退。项伯以自己的身体为刘邦筑起了一道高墙,挡住刘邦致命的危机却永远阻挡了项羽迈向王位的道路„„

下面这两篇是新编也可以称之为改写,改写和扩写还是有一点区别的:好好品味

精卫填海之故事新编

自己才刚回来,就不见了女娃,府的说是去东海看出了,拦也拦不住,才没几天,东夷来的却来报讯说,在东海不慎失足淹死了!

这是真的么?才几天的功夫,便是相隔了,何以堪!

若是那几天自己不去山采草,若是早些天同她去东海,若是„„,而今,说什么,也是无用的了。炎帝想着想着,便老泪纵横了。

“都是你,都是你,今也无空,明也无空,没有你,就哀鸿遍了么?如今,好好的女儿没了,你倒是还我啊„„”听訞已经哭晕过去几次,那呼天抢地的哀嚎,让听者无不动容去接灵柩的早派了先回,了条陈将况奏报了,炎爷再也支撑不住,只得罢朝三,卧静养。然而,女娃的灵柩还未回来,陪她去的侍女——原来大家以为也跟着淹死的,倒是意想不到地回来了。

她看去就如大病愈,衣服褴褛,已不象个样子。一见到炎爷和听訞,便跪下嚎哭起来:“呜呜,大王,小死的好冤!小和我乘的船,就如纸糊的一般,到了海约摸半个时辰,一个大扑来,便散几片,小也不见了„„,呜呜,我侥幸抓到一块浮木,九死一生,漂到岸边才回来,呜呜„„”“什么?船的问题?不是说遭遇狂风失足落的么?东海的是这么说,回来的不也是这么说的么?怎么又是船的问题了?”炎帝大大地吃了一惊。 “他们说的,那天有艄公撑船的,小在舱中,我在旁边,天也出奇的好,没有大风大雨。”侍女畏缩地续着话,却又分明很坚决。“到底是谁干的,查,查,查,查出来,该充军的充军,该杀的杀!”听訞泪流满面,悲愤不已。也许是出的壮美,去东海看出的,每天都很多。淹死的,便也是很多,海每有漂浮的尸首,也就不足为怪。但,据说,这些淹死的,却多半是因着东夷造的船 以前偶有下将这样的传闻说与自己听,却从不信,就当故事,随员们也从未有报告过自己真有这回事。

人命关天,莫非造船可以如此儿戏么?莫非这一切竟然是真的?莫非„„,炎爷的神凝重,脸都白了 „„

很快,一个独立调查团便去了东夷,员由炎爷亲自委派。费了九牛二虎的力,一位撑船的渔夫在遥远的西山找到,却已是瘸了条。他复确认了是炎爷亲派来的,才终于开了:“那天我亲见小乘的船的翻没,等我划船过去,海面只零星飘着几块木,喏,我带了两块回来,算是佐证„„,这天大的事,却被他们封瞒住了,时收买我,怕出事,只得依了他们。这娃娃真可怜,我一直忿不过,等炎爷的来,好好说清。第一次来,没有机会接近,编结绳递去,大怕是没有看到,我却被当疯子关了起来打。你看我这脚,总算命长,逃了出来,躲在西山,就盼你们来。来了便好,谁敢多,这些亡八嚣张的很,惹不起的„„”

大家随渔夫所指看去,这木材果然好薄,哪里可以用来造船,连外行的都看得出来!大员们终于愤怒了,由此扩开调查,这回,小们也看明白了,这次不会再有被杀和投海的风险,于是一个个抢着“容我禀明”。大员们便干脆开了个座谈会,让大家畅所言,后来又是察访调查,折腾了半个多月,真相在四方的注目下也终于出炉了。

原来,去东海的,因东海出的名,前赴后继,络绎不绝。渐渐地多,出海的船只便愈见紧张,费用,也早从最的一百枚贝壳,渐渐涨到五百枚贝壳,然而船只还是不够用。有聪明慢慢琢磨出敷衍的办法来,就是用稍薄的板,用稍差的木料来造船。因为省时省力,游客给的贝壳又不少一枚,很多便堂而皇之乐而为之了,造船,倒不如说是用木板在拼船!最,族长,村长们,也曾烈地对过,然而,他们的兄弟儿子们正这么做着,好象也未见有什么不祥瑞的。终于,默许,赞许,愈演愈烈,沉船,尸首漂于海面,大家也便见怪不怪了。

原来如此!炎帝万想不到,旭的东升,固然美丽,却因东夷的船,失却这么多百姓的生命,连女娃也海难了,自己原还不信,以为不过岩礁和巨作孽,而当地的族长,居然还瞒天过海,瞒着自己,瞒着天下,一时圣心大怒,决然地说:“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为今之计,乃是多造船,造好船,不使悲剧重演!”

炎爷的决心下了,重造船的工作便开始有条不紊地开始进行了,地点,还是在东海的沙滩,建造的,还是东夷的,只是多了好些神户城来的监工。自然,原来的族长村长们被罚去遥远的南山做徭役了。不多久,沙滩边便闹开来,周围也建了许多的棚屋,居住了各地征调来的子民,各样的木,也早已是堆积如山,们来来回回,为着造船,拉线的拉线,伐木的伐木,忙得不可开。与此同时,募捐活动,应炎爷的号召,也在神州大地迅速展开,仿佛造船一般,很是火朝天。

空城新计

我站在城下,与城楼上的诸葛亮近在咫尺。这是我们交战多年来距离最近的一次。他依然是那仙风道骨。琴声悠扬,弹琴的人仿佛面对的不是压境的大军,而是令人心旷神怡的山水田园。我甚至还看见他对我微微一笑,我不禁感叹道:能在险境中如此镇定的仅此一人啊。说心里话,我很佩服诸葛亮,不仅佩服他的足智多谋,也佩服他的胆识。他是唯一让我从心里钦佩的人。如果不是各事其主,我很可能与他成为朋友。我决不会像周瑜那样生出“既生瑜,何生亮”的嫉妒之心。哦,话扯远了。

诸葛亮轻轻地抚弄着琴弦,似乎陶醉在美妙的音乐里。两个书童也神态安然地侍立在两旁。我往城里看了看,见二十多个百姓模样的人在街道上低头扫地。

我淡淡地笑了笑,然后转过身,果断的挥手:撤军。这时,二儿子司马昭驱马过来,不解地问为什么。我说:“亮平生谨慎,不曾弄险。今大开城门,必有埋伏,宜速退。

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空城计”,后来被人大肆渲染,诸葛亮更是因此声名远播,而我则成了反面教材。常有人说:凡事要敢想敢做,勇往直前,千万别像司马懿那样多疑,错失空城。提到我退兵,大家都用“多疑”二字来解释,这已经成了历史的定论。就连当初诸葛亮冒险唱“空城计”,也是因了我的“多疑”。不能否认,我确实多疑。但这决不是我退兵的真正原因。当时,蜀军正遭惨败。失去“街亭”这一要隘,他们元气大伤,已不可能组织任何强大的力量反击了。即使城内真有埋伏,也不过万儿八千人。我只需从十五万精兵中派出一小股队伍入城一试,便可知其虚实。但我没有那样做,也没有采取任何其他的行动,而是选择了退兵。不是我多疑,而是只能如此,因为我别无选择。

有人说我阴险狡诈,其实我不是这样的人,这从我的军事生涯中就能看出来。在战场上,在两军交锋中,我凭借的是实力,从不搞阴谋使坏。这一点我与诸葛亮截然不同。就是在朝中为官,我依然靠我的实力去发展,没耍过手腕。但在我的性格中也有着令人难以容忍的缺憾:恃才傲物。有时太张扬了一些,难免遭到一些人的忌妒,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树大招风”、“出头的椽子先烂”吧。我几乎是在无意中给自己树了很多政敌。曹操在世时也对我心存戒备。他曾对华歆说:“司马懿鹰视狼顾,不可付以兵权,久必为国家大祸。”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评价我,也许是我太锋芒毕露了。但我敢对天发誓:虽然我这个人精于世故,但对曹操,我是忠心耿耿,此心天地可鉴。

曹操对我始终是心怀防范,我的抱负、才能无法施展。后来曹丕为主,我的处境才有了好转,官至骠骑大将军。曹丕这个人才叫阴险狠毒,连亲兄弟都害,但对我一直不错。我呢,也竭尽全力来辅佐他,这叫“士为知己者死”嘛。因此,我深得曹丕的赏识。有他为我撑腰,我过了一段显赫的日子。可是好景不长,曹丕死后,曹睿登基,我的厄运也来了。曹睿这个人和曹操一样,总怀疑我有不轨行为,再加上看我不顺眼的人在他面前煽风点火,他就常找茬儿试探我,弄得我很烦。可能有时不免带点情绪出来,这就更加重了他的疑心。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城门上贴出了一张声讨曹睿、要他“下课”的告示,而且告示上有我的亲笔签名。这下曹睿抓住了我的把柄,那些反对我的人更是就此大做文章,把我说成了董卓之流。本来曹睿想杀了我,但大将军曹真在关键时刻力排众议,为我说了很多好话,我这才得以保全性命。我永远感激曹真。

后来我才知道这一切都是诸葛亮导演的,欲用“反间计”让曹睿置我于死地。给对手使绊子是诸葛亮惯用的手法。他这一招儿还真把我绊了一个大跟头,但我不恨他,反而感激他。因为通过这件事,我彻底看清了同僚们卑鄙的嘴脸、落井下石的阴险。

不过这次挫折对我来说也不全是坏事,后来发生的事就是很好的证明。当时诸葛亮出祁山伐魏,屡败曹军。曹睿全军上上下下没有人能是诸葛亮的对手。眼看曹魏江山危矣。这时曹睿想起了被他一脚踢开的我。就这样,我又被重新起用,临危受命任平西都督。几度沉浮,我幡然醒悟:我能有今天,从某种意义上说,靠的是诸葛亮的“功劳”。满朝文武,只有我司马懿可在疆场上与诸葛亮一较高低。有诸葛亮在一天,就有我的用武之地,政敌就奈何我不得。

城楼上琴声铿锵,似乎已达到高潮。我的战马一声长鸣,前蹄高高扬起,

随时准备冲锋陷阵。我勒紧马缰,凝望着城头。虽然诸葛亮看似平静如水,但我知道他比任何人都紧张,因为他守的是一座空城,歼之灭之易如反掌。但我却不能这样做。一旦抓住了诸葛亮,那么魏国的大敌就不复存在了,我自己便失去了独特的价值,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在残酷的倾轧和内耗中再一次被政敌们置于死地。可以说诸葛亮就是我手中的一张王牌,只要他在,我在朝中就平安无事。放诸葛亮一马,也为我自己留出了生存和发展的空间。我承认自己在这场战争中想的过多的是个人的生死存亡,有点不像个军人。但在那种特殊的环境和背景下,我只能如此。

我知道我的举动肯定会引起世人对我的猜测,甚至会对我的智慧进行诋毁。但我有我的苦衷。而这种苦衷难以向人明言,只能把它埋在心底,让后人去评说吧。

看着大军缓缓退去,我心里一阵轻松。

我回头望了一眼城楼上的诸葛亮,在心里说:朋友,后会有期。然后,策马扬鞭,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