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
初一 记叙文 2009字 524人浏览 木Terraria

1

我的母亲

母亲如今67岁了,与父亲共同生活在县城一处僻静的小区里,季节变换,寓所外总是满眼绿色。早上5:30分,母亲会到小区的小广场上穿插在人群里随着音乐一起做老年操。早餐后的8:30分,她又会拿起纸笔认真地看中央台的《健康之路》,尔后去小区一隅的田地里伺弄他们的谷豆、青菜。晚上母亲照例环小区三周散步,睡前母亲还要戴上花镜,浏览一下《家庭医生报》,时不时地向父亲报告一下她在报纸上发现的消息。

母亲称赞这个有些偏远的小区为“本县城最好的小区”,这恐怕是生活在这个小城里的人们对经济适用房最高度的评价了,更让母亲引以为豪的是这是她三个儿子共同出资十几万元为他们购置的养老之所。

如今的母亲,俨然一位城里老太太了。

但时光回到10年前,母亲还是一位地地道道的戴月荷锄、勤于稼穑的农人。

母亲出生于1947年,那时的鲁南地区正孕育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在母亲出生前后的三年里,几公里外的县城先后在日军、共军、国军手里六易其主,战事频仍,烽火连天。母亲就是听着“铁打的闫村纸糊的滕,虾腰拾了个小临城”的故事,唱着“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的歌曲长大的。“现在的歌曲,”母亲经常说,“多没有力量啊?” 由于聪慧好学,母亲读到了初中,当时条件异常艰苦,天刚蒙蒙亮就跑到一二公里外的闫村上学,直到晚间回家,中间水米不进,母

2

亲也落下了慢性中耳炎的毛病。但是母亲成绩骄人,学校的学习园地上,每期必有母亲的习作,这是她一辈子引以为豪的事。

母亲1967年嫁给尚在祖国最北部边陲工程兵部队服役的父亲,由于母亲有文化、觉悟高,母亲连续十多年在村里担任妇女干部。记忆中,年轻的母亲齐耳短发,常在灯下奋笔疾书,为第二天的群众大会准备发言稿。孩童时期的我,听着村上大喇叭里母亲铿锵有力的发言,奠定了我对于知识和文化最朦胧的崇拜和最幸福的体验。

可是嫁为人妇后39年的农村生活里,作为村干部的角色那只不过是简短的几幕,更多的是母亲在滕西北那片黑土地上辛苦劳作的身影。顶着骄阳和男劳动力一起拉犁耙,冒着暴雨抢收粮食,怀着孩子一锹泥一块坯地建新房子,操持一大家子人的吃穿用,伺弄一院子三四十个家禽家畜。邻居们睡醒一觉了,我们家还是通火通明,步履匆匆。以至于到今天,母亲夜间零时以前很少能够入眠。那时候母亲的手堪比钢锉粗糙有力,小时候后背痒了,母亲只需把手伸进后背里用手掌蹭几下就解决了。

让母亲的劳作之苦大幅加重的还是在改革开放土地承包后的25年里。尽管母亲第一次听到即将分田到户的消息高兴地拊掌大笑,连说:“太好了!太好了!”,尽管父亲因此从百里外的兖州调动到离家近的火车站上班照顾家,但要让七八亩良田如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的确把母亲累弯了腰,累肿了腿,偏头痛、气管炎也不期而至,绵延至今。时值我们哥仨都是初高中阶段的小伙子,怎么说也赶得上多半个劳动力,但父母亲咬牙坚持让我们走一条求学成才的路子,我们若

3

回家务农,当是父母此生最大的遗憾。

母亲最为乡邻称道的,是她的孝。自母亲嫁过来,重病缠身的奶奶就成了村上少有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下了床沿摸碗沿”的福寿之人,三四十年,晨省昏定,冬温而夏凊。当着亲朋好友的面,奶奶总是很骄傲:“这是我最好的儿媳妇!”爷爷说:“好儿不如好儿媳,好女不如好女婿。”奶奶、爷爷的人生最后一站,都是在我们家,用过母亲为他们做的最后一顿丰盛晚餐,儿孙绕膝,睡梦中飘然西去。“不是这个儿子儿媳,他们会少活十年!”街坊邻居们感慨的说。

慈母倚门情,游子行路苦。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母亲对于她的三个孩子的养育,从来都是一连串的歉疚,每每提到我和哥哥求学时难以下咽的煎饼咸菜,母亲总是泪光点点、唏嘘不已。而我们一直心疼和愧疚的,是脚踩母亲的单薄臂膀惨淡经营的求学就业之路。而今每逢我们回家,母亲如迎贵宾,临走时还要大包小包地带上,一如古人所言“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前几日,邻居家争家产婆媳矛盾,母亲有感而发:“看看,我和你爸也没有本事,也没有给你弟兄仨买上房子,你们靠的都是自己的努力。”唉,母爱无边啊!

如今清闲下来的母亲,想的都是他人,眼里没有坏人,“恩亲养邻”是母亲的准则。刚搬来城里,对门邻居开车捎了母亲一程,母亲到晚间拿些礼品登门答谢,弄得邻居一脸愕然。与故人相见,母亲最先谈的话题,往往是人家曾经对我家有过的恩情,真可谓施人慎勿念,受施慎勿忘。孟子有言:君子莫过于与人为善。

《傅雷家书》说,不经历尖锐的痛苦的人,不会有深厚博大的同

4

情心。艰难的生活,艰辛的历程,丰富的阅历,成就了母亲博大的胸怀,容人的雅量,铸就母亲恬退隐忍、宅心仁厚的风范。“既然不能改变风的方向,那就改变帆的方向。”这是母亲最新学到的格言。

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母亲为我们点燃了一盏人生的明灯,照亮我们前行的道路,不论世事沧桑,几多变幻,唯有坚强,唯有坚韧,带上感恩,带上忠诚,奋然前行,前方定是希望,定是春天。

母亲,令我仰望!

2014年9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