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水资源
初一 记叙文 6131字 791人浏览 TE7132

家乡的水资源—高原湖泊

异龙湖简介

学院: 旅游与地理科学学院

班级: 学号:

姓名: 李景玲

2014 年8 月8 日

家乡的水资源—高原湖泊异龙湖简介

【摘要】异龙湖位于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石屏县境内,是云南省九大高原湖泊之一,小于滇池、洱海和抚仙湖,大于杞麓湖,排列第四,同时也是红河州最大的天然湖泊,距石屏县城3公里。湖体西大东小,东西长13.8公里,南北平均宽3公里,最宽处6公里,最窄处1.4公里,属半封闭湖泊。[3]本文通过对异龙湖自然地理位置、自然环境的介绍,让大家对异龙湖有大概的了解,又进一步介绍异龙湖近几年的水资源变化面临的问题、变化原因、政府的相关治理措施以及近来异龙湖修建木栈道的情况等,全方面的介绍了异龙湖的水资源概况,让人们更加深入的了解过去这几年云南干旱对异龙湖的水资源的影响以及认识到该怎样正确利用与保护水资源。

【关键词】异龙湖;水资源;干旱;措施;木栈道

我的家乡在云南省红河州石屏县,石屏世称“文献名邦”,商贾云集之地。景观特征有:千亩荷池飘香,异龙渔舟竞渡。鹤亭登高远望,平湖万家灯火。古城民居独特,秀山古刹钟声。春花秋实遍山,花腰傣族风情。旅游观光探奇,寻

古访幽宝地。[1]异龙湖上及湖畔,风景名胜极多:大水城海潮寺、小水城后乐亭、

来鹤亭、白浪水月寺、龙港广映寺、五爪山罗色庙等,其中以来鹤亭最佳。由湖边乘小舟登亭,沿途清风拂面,渔歌阵阵,鸥鹭翻飞;远看炊烟袅袅,青山为屏,天际白云.倒映湖中。湖光水色相得益彰,令人心旷神怡,故有“第二西湖”之称。亭上楹联甚多,均为明清骚人韵士的遗迹。由来鹤亭向南横跨湖面,可达五爪山。形若五爪的山脉伸入湖里,与陆地相连处窄如鱼脊。山上浓荫蔽日,一个个彝家村寨散布其间,有如世外桃源,景色恬静幽美。湖畔异龙镇南正街,有清未经济特科状元袁嘉谷(字树五、号澍圃) 的故居,为清代木结构建筑,坐西朝东,进深32.2米,内有袁氏少年时代的书屋。[2]而我的家乡石屏能有这样山清水秀的怡人景色,都是由高原湖泊异龙湖蕴育而出的。

在出石屏县城东门,便是碧波浩淼的异龙湖。异龙湖原名“邑罗黑”,系彝语,意为“龙吐口水形成的湖”。明代初年,汉人来到石屏,因不解彝语,误以为“邑罗”是湖的名称,遂讹为“异龙湖”。[1] 异龙湖具有调节气候,保持水热平衡和生态良性循环的功能,是调济农田灌溉、发展水产养殖和旅游观光的天然宝库,是石屏人民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对石屏的经济开发与发展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被誉为石屏的“母亲湖”。早晨或者中午,又或者饭毕黄昏,泛舟湖上,都会有不同的湖光山色。打渔采莲都是生活中最美的劳动了。还有远道而来的客人,昆明的,省外的,登上湖畔的渔家小船,喝一杯老酒,品一锅鲜鱼,看一湖夕阳山水,听一首渔家歌曲,流连忘返。曾经,这里还吸引了来自国内外的很多摄影爱好者暂时居住了下来。(下图为干旱前的异龙湖[9])

异龙湖湖泊面积31平方公里,平均水深2.75米,最深处6.55米。正常蓄水位1414.2米,相应蓄水量1.13亿立方米, 年集水量在5780—11453万立方米之间,其中地表径流占总集水量53—46%,湖面降水占24.4%—24.6%,泉水占22.6—11.4%。多年平均降水量919.9mm ,年最大降水量1160.4 mm(1997年), 年最小降水量613.2mm(1980年) ,多年平均蒸发量1908.6mm ,年最大蒸发量2248.8 mm(1963年) ,年最小蒸发量1679.8mm ,平均出湖水量2500万立方米。异龙湖流域地处珠江支流南盘江与红河两大流域的分水岭上,原属珠江水系,1971年青鱼湾隧道凿通后,变换为红河水系。主要入湖河流有三条,即城河(赤瑞湖海河) 、城南河、城北河,均属季节性河流,另有约20个龙潭水注入[3]。异龙湖原周长150华里,水深三丈。雨季河潦水汇入其中,然皆非湖水之源,盖湖为发源湖,北岸龙潭甚多。南部共72个港湾,较大者九曲,与湖上西部三屿,会积九曲三岛。异龙湖形成时间,旧地方史志均无详载。据所记载,秦汉时已有此湖[4]。又据乾隆《石屏州志》、民国《石屏县志》记载,唐代本地土著民族乌麽蛮到末束岛(小瑞城) 筑城建屋。元末,异龙湖上曾发生大规模海战,“击沉敌艘三百余[5]。石屏学者袁嘉谷(清末民初人) 认为,石屏“城下之石系水成岩”,“建水之莲花池亦均有之,且其石之色之质同一,显系一水所成”,由此可以推想到“湖水之度数在数千年以上必较高于今日而与建水坝成为一海[6]。旧时湖中有3岛:大岛叫大瑞城,明代建有海潮寺,中岛叫小瑞城,建有来鹤亭,小岛叫马板垄,建有洞宾亭。据传古时岛上有蛇虫,“每鼠罪于此”。今三岛已成陆地。

但石屏县自古以来就是个多旱情并呈规律性连续发生之地。自(明成化六年)1470年至1949年的479年中,石屏有记载的大旱就有22次,平均21年一次大旱。1949年至1982年的33年里出现过旱情8次大旱,其中1979

年至1980两年连续大旱,致使异龙湖于1981年4月28日全部干涸见底。[1]经到石屏县委宣传部了解,石屏县从2009年开始的四年连旱,2009年底至2013年连续降水偏少,导致异龙湖水位自2009年底一直呈下降趋势,至2012年2月8日以来已低于最低运行水位。2013年2月16日水位为1410.89米,水量2292万立方米,为20年来异龙湖水位最低值。比去年同期水位低

1.13米,水量少2647万立方米;比2009年同期水位低2.94米,水量少8080万立方米,仅为2009年同期水量的22%。[9]在云南九大高原湖泊中,异龙湖面积最小。2013年仅为31平方公里,最大水深6.55米,平均水深不足3米,正常蓄水位为1414.2米(黄海高程,下同),对应水量约为11600万立方米,最低运行水位为1412.08米,对应水量约为5100万立方米。据水务部门相关负责人介绍:“虽然异龙湖目前的总蓄水还有2000多万立方米,但雨季已过,水位仍然逐渐在下降。下降原因除了湖周农民生产用水不断增加外,自然蒸发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异龙湖湖水浅,湖面广,每天自然蒸发量高达10万立方米以上,蒸发量大于降水量。异龙湖主要入湖河流有三条,即城河(赤瑞海河)、城南河、城北河,均为季节性河流,目前已基本断流。补给异龙湖水源的7个龙潭已无水流入异龙湖。目前异龙湖已基本无补给水源。出水口主要有新街海口闸和斗山嘴闸,均无出水量,异龙湖蓄水形势十分严峻。旱情无情,曾经美丽的异龙湖犹如一位美丽的少女容颜不再,大地的皱纹愈来愈深。渔船被锈迹斑斑的铁链锁住,横陈在龟裂的淤泥上,曾经微波荡漾的地方也杂草丛生了。旅游业受到重创,农渔业也影响深重。(下图为干旱时期的异龙湖[9]

到2013年,异龙湖水资源面临的问题有以下几个:

(一) 自然与历史因素。异龙湖历史上多次受到震灾、洪灾、旱灾等自然灾害的破坏,加之近现代的一些人为因素,致使湖面缩小,蓄水减少,湖泊沼泽化加快,自净功能急剧下降,整个异龙湖生态环境日益恶化。建国以来,异龙湖遭受了数次大规模的人为改造,1958年开始的“大跃进”,滥伐森林,造成严重的水土流失,自然生态遭受了空前破坏。北岸莱玉山、乾阳山涵养水源的千年古林和沿湖村寨的水源林、风景林被砍伐殆尽,致使原来流入湖中的数十股泉流和龙潭绝源断流,湖泊水位急剧下降,蓄水量仅剩下780万立方米; 水产资源也随之遭致破坏,土著鱼类灭绝,野生水禽消失。更有甚者,十年动乱中,大搞围湖造田,打开青鱼湾隧洞,放水造地,改南盘江水系为红河水系,进一步破坏了湖泊的生态环境和自然景观。1980和1981年,时值大旱,异龙湖全湖干涸、木舟落地、湖底龟裂,这个母亲湖遭受了史无前例的大破坏。从2009年秋冬至2013年春,石屏县遭遇连续4年干旱,异龙湖水位难以遏制地持续下降,至3月底横断为百余米的两个浅水潭,湖底淤泥龟裂,水生植物绝生,长满芦苇和野草。

(二) 水源断流亟待重视。一是城河水源属性退化。赤瑞湖海河,俗称“城河”,是赤瑞湖与异龙湖的联系水道,海河蜿蜒顺冲积平原走向从东向西将两湖连接起来,长约10公里,由于汇水面积不大,工农业用水增多,海河已沦为季节河,自然河流的属性已退化,更像灌溉渠道和雨季泄洪道。二是城北河基本断流。城北河水源主要来自乾阳山脚龙泉书院龙潭、白马庙龙潭等泉水注入以及沟渠地表水流入。由于异龙湖北岸涵养水源的古林已毁,加之乾阳山属石漠化地区,总体岩裸率在40%以上,石多土少,土壤含石量高,土层薄、质地差,抗侵蚀弱,保水保肥性能均不好,植被生存生长环境恶劣,地下水流失严重,城北河实际已断流,基本上变成了排水沟。而环湖周边的其他几个龙潭,或因干旱、或因拦截水流建山庄、泳池等商业行为的过度取用,导致几个龙潭基本无水或少有水量再流入湖里。三是城南河污染较大。城南河水源主要来自马潢潭和王横潭,流经异龙镇,由于人口密集,生活用水污染较大。2012年王横潭干涸,马潢潭蓄水保水不再放水下泄,城南河水量极少,整个河道堵塞断隔成几段,事实上亦也沦为季节河。如此,异龙湖三大主流河、五个主要龙潭基本上全部断流。

(三) 森林植被遭到破坏。异龙湖径流区内植被复杂、类型多样,有乔木树种101科,800余种。由于交通便利,人口密度大,山上植被较早遭到破坏,植被稀疏,目前异龙湖流域森林覆盖率仅30%左右,且资源分布不均,受人为活动的干扰,原始林遭到破坏,大多演替为次生林或其它次生植被类型。调查显示,次生林占到原有林地的95%以上,原始林仅集中保存在宝秀镇小官山一带,面积很小。此外由于次生林多在近十年种植,树木林龄以幼、中居多,近、成、过熟林偏少,龄组结构不合理,导致林地生产力低,生态效益不高。以异龙湖南岸的五爪山为例可说明上述情况:南岸五爪山山形秀丽,为湖盆

中山,土壤以红壤最多,由于紧邻农耕区,开发较早,原生植被早已消失殆尽。南岸近湖和近村庄的低山坡地,经济林造林占有较大比重,造林树种亦趋多样化,有杨梅、柑桔、板栗、梨、核桃、石榴、枇杷等28个树种,其中杨梅、柑桔种植面积较大,相对集中形成了一定规模。但由于山体基本上由单一的云南松林和经济林覆盖,植物群落缺乏层次,物种多样性丧失,森林存在退化的可能,近年来大量种植阔叶桉树,其快速的生长需大量吸取地下水,山体植被涵养地下水的功能也发生退化。

(四) 农业灌溉加快水资源缺乏。异龙湖周边近湖山地主要种植经济林木,其中南岸山坡普遍种植杨梅、琵琶、葡萄等林果,还有大规模的草莓种植,这些都需要大量的水来浇灌,据不完全统计,周边村寨约有千余台小型抽水机在日夜抽水灌溉。离湖远一些的村寨,农民大多自己打机耕井,井深达100余米,异龙湖地区的地表水和地下水都在浇灌的过程中加剧了转换流失。工业生产、农田灌溉、城市生活都需要消耗大量的水,地表水资源贫乏和水污染严重,导致地下水超采十分严重。经济的快速发展,与水资源的保护之间产生了一定的矛盾性。随着经济和人口活动的加剧,水循环已大大偏离了其自然状态,水的流动发生了显著变化。

(五) 生活污水破坏生态环境。从赤瑞湖到异龙湖10公里左右的流域区里,村寨比较集中,人口密集,基层水利设施布局不合理,给排水设施简陋,建设年代久远。目前石屏县城区排水体制为雨、污合流制,排水系统不健全,大部分为明渠或暗沟,雨天易造成下水道排水不畅,地面积水,雨水、污水沿街排放,直接排到周围水体; 宝秀重工业园区、松村工业园区、糖厂等工业生产污水和农业灌溉区化肥、农药的渗漏污染等,各种生产、生活污水、垃圾大量流入城河,使下段的各条入湖河道受到严重污染,变成旱季垃圾场、雨季臭水沟; 异龙湖旅游业的兴盛,带来了游人、带来了经济效益,也带来了污染。在景区,餐饮业使近岸湖水严重污染,水质变坏,发黑发臭,沿岸植物无法生长,湖泊的自净作用消失,水资源和生态环境受到破坏。

针对旱情,石屏县委、县政府积极采取措施:一是加强水情监控,安排专人每天记录异龙湖水位情况,为科学调度水量提供基础依据。二是加大巡查力度,及时制止擅自取水行为,规范取水涵闸管理。三是实行取水许可制度,严格控制用水量。各取水户用水必须提出申请,经异龙湖管理局同意并报县人民政府批准后方可取水。制定详细的用水计划,节约用水,有效提高异龙湖水资源利用率。鉴于异龙湖水位较低的实际,除农业用水外一律不予审批。[3]

面对如此严峻的干旱问题,2013年4月初,省委书记秦光荣在石屏调研期间提出:让异龙湖重放光彩。此后,石屏举全县之力开展了清淤除泥,先后清除淤泥达300多万立方米。自异龙湖退塘还湖及生态修复工程实施以来,先后清退鱼塘及退田还湖达1万余亩,恢复异龙湖水面约6平方公里。2013年9月17日,又开始每天从其他水库向异龙湖进行补水,但远远达不到对异龙湖蓄水的期望值,异龙湖仍然面临着再次干涸的危险。[7]

据县水务部门介绍,前不久,在石屏县境内已找到了有一定水量的水源点,但该水源没有流向石屏异龙湖方向,而是流到外州县境内,该水源成了外州县农民的生产生活用水。为了不影响水流下游外州县农民用水,经与当地农民协商后同意在不影响下游生产、生活用水的情况下,可引部分水到异龙湖。目前石屏县已将此水源作为异龙湖的一项补水工程已立项,但由于地方财力有限,项目启动迟缓。在调查中了解到,异龙湖治理工程,如提水工程、污水处理工程,城河原位生态净化及河口湿地示范工程等等,需要投入巨大的资金。虽然近年来上级给予了必要的资金支持,但总体来讲资金缺口巨大。

2013年冬季,石屏县降水量开始逐渐恢复到以往正常值,逐步缓解了异龙湖的湖水干涸情况,2014年雨季,石屏县降水十分丰富,许多在干旱时干涸的水面也逐渐积满了水,湖水水位也在继续上升。并且在异龙湖畔修建的石屏县异龙湖湿地景观木栈道建设项目通过验收,2013年1月正式投入使用。异龙湖湿地木栈道起于石屏县城湖滨路异龙湾,沿异龙湖西北向南布设,止于全益港,路线全长2324米,其中:主线长2237米,疏散通道长87米,宽度3.5m 。工程于2012年3月15日正式开工建设,历时10个月并于2013年1月15日全线竣工。[8]据了解,石屏异龙湖湿地景观木栈道项目以“尽览异龙湖光、梦回滇南胜景”打造中国最南端高原国家城市湿地公园为主题,旨在为异龙湖西端环湖区域提供一条人与自然亲密接触的走廊,为市民和游客营造一个亲近、感受、体验自然的环境。项目的建成,将为异龙湖畔增添一道新的人文景观,极大地提升和丰富该县人民的业余文化生活。(下图为木栈道景色[8])

【参考文献】

[1]《石屏州志》. 乾隆

[2]《石屏县志》. 民国

[3] 石屏县政府资料

[4]《中国历史地图集(云南地区) 》

[5]《大事记》

[6]《石屏县志》卷四十. 民国

[7] 汪继武. 异龙湖水到哪里去了,2013

[8] 刘川. 石屏异龙湖湿地景观木栈道建成投入使用,中国红河网,2013

[9] 王子惠. 异龙湖干了,云南法制报,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