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我们不哭
初一 日记 4044字 89人浏览 深圳强子传媒

序言

我是吴军,一个地道的西北农村汉子,生生世世的大山儿子。感谢生命的轮回让我出生成长在农家,作为大山的子嗣,我认为大山给了我太多太多。

短短二十载人生路,我感觉自己经历颇丰,欧阳先生说人生就是一场戏,依我看来确乎如此。

求学数年,高考前所有人都说我是个好学生,成绩优异,为人和善且极有修养,我一直在想自己究竟那儿好,只不过比别人虚伪了些许。可高考过后别人都说大吴家那个老十九是个驴粪蛋子,外表油亮光滑里面一包草。我亦一直思考:谁的人生没有成败?

我从未想过自己考不上本科,更从未想过我的求学生涯会以高职而告终,可丰满的理想与骨感的现实玩起了一夜情,生了个怪胎耗上了我,赤裸裸的将我带入了银川能源学院。以我为首的无病呻吟派每天高呼着考上本科改变人生。可我们这帮蠢蛋从未行动过!

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日这是一个特殊打的日子,我的学长邓玉海回学校,我和们交流了许久,才得知我们上大专的孩子只是在浪费时间,可我们却将这大把的时间浪费的心安理得。

常想着一位长着的话:命里有的终须有,命里没地莫强求。这对二十一二的我们来说难免有些消极,可我却对这句话深信不疑。对于高考,我努力过;对爱情,我也努力过。一年前我十分想上四川警察学院,可我没考上:一年前,我十分喜欢张小琴,可人家不要我……对此二者我从未强求,现在我在银川能源学院,我身边有了一个待我

甚好的女孩,我很满足……

一个哥们大学毕业后去了新疆,听说他快结婚了,我等甚是兴奋。人生吗,谁不想娶个娇娘子,过个好日子,可最近又听说他的结婚的事黄了,原因是没车没房!我想:会有一个女孩跟我这个贫二代吗?家里毫无积蓄,父母体弱多病,我……

以前听说农村娃进军城市的道路是坎坷的,总以为那是危言耸听,而今,自己即将离开学校 离开家长,以一个男人的名义去外打拼,偶尔想想,前途一片迷茫……

常坐在校园里发呆,回忆往昔,联想当下,心中感慨颇多!现我将以稚嫩的笔法描绘出眼中纷杂的世界。

敬请期待!

第一章 落榜

嘈杂的大院里, 一排白底蓝顶的活动板房横在夕阳的余晖里, 房的对面是一座用矿石堆起的小山, 这青灰色的巨人在风雨的洗礼下变得有起有伏, 像是俯瞰后千沟万壑的黄土高原. 矿山的角落里藏着一间小小的厨房. 大概是因为这里太过阴暗才令苍蝇们格外贪恋, 洁白的墙壁上密密麻麻的挤满了这些逐脏的卫士.

“出去, 这只死猫……”, 厨房里那个讨厌的肥女人在那儿咆哮. 她似乎对她发出这撼山动地的吼声很满意, 可那只死猫依然在那个满是垃圾的角落里寻找自己的佳肴. 愤怒的女人如同狮子捕猎般扑向那只可怜的猫, 而后…….

据说这位肥娘的妹妹是个标准的美人儿, 每当提及这位肥娘的妹妹时, 肥娘的语气中总会透出那种不可抗拒的自豪, 好像那个标准的美人儿就是自己.

今天的雨, 好像是为谁的出场而来, 浸润了干涸的大地, 减弱了六月的暑气…….

当那个肥娘领着自己的妹妹经过那群饥饿似虎后生们的卧房时, 房里传出单身少年们的唏嘘声, 也是, 二十岁左右的小伙, 从不吃奶后就没有碰过女人的身体, 见到那个肉肉的肥娘唏嘘两声也纯属正常.

“冬儿, 冬儿, 别睡了, 看美女了, 美女耶! ”一个刚打牌连裤头都输掉的小伙披着被子推醒了沉睡的暮冬.

“什么呀! 不就是厨房里的粗娘嘛! 看什么看, 你丫个淫棍, 看见个母猪也会有性冲动. ”暮冬扶了扶斜着的眼镜, 满脸不屑的瞪了瞪那个家伙.

“你大爷的, 粗娘前面还有一个呢, 往前看, 妈妈的死肥子, 给挡住了, ……. ”他一面叨咕一面穿上放在床上的短裤, 那是一条七分的紧身非主流红色短裤, 刚刚被老王盖在暮冬的头上, 可怜的人儿啊, 这个裤裤的裆部全是暮冬的汗, 待会儿肯定就白透了.

在这个满是烟头的卧房里, 暮冬似乎是个另类, 他喜欢写日记, 喜欢吃完晚饭去河边散步, 喜欢一个人撑着伞在雨中奔走, 他也是这个院里唯一看见美女不唏嘘的小伙…….

“冬儿, 你看见了吗? 她的那个臀部呐perfect, 真他奶奶的真想摸一把. ”那个裸体的小伙擦掉了嘴角的涎水.

“我输了, 输的彻彻底底无法翻身, ……”熟悉的电话铃声使得这种雀跃的氛围显得更加不安.

“冬儿, 今天高考成绩公布了, 你查了吗? ”宁玦的语气里似乎有种对现实的无奈.

面对最后的结果, 所有人都会满心期待, 可是所有人都不愿面对结果, 等待结果的过程是痛苦的, 可结果出现后的不尽人意却令人心生绝望, 纠结的人生总是纠缠着纠结的个人.

这时暮冬的心情用一首流行歌的歌名可以概括到完美----忐忑

“他妈的别吵了, 就他妈不能争口气吗, 没见过女人吗? 没见过回家看你妈去. 高考成绩都揭晓了, 你们他妈乐什么乐. ”暮冬歇斯底里的吼叫着.

卧房里的所有人都沉默了, 这是二十天来暮冬第一次发火, 这也是近二十天来他说的最脏的一句话.

所有的高三学子都沉重的低下了头, 十二朝春秋, 今日算是个了结, 廉价的劣质烟一根接一根的在这些忐忑学子的手中燃尽. 谁也不会发出一点声响, 似乎刚刚挤破头看美女的不是这群沉寂的烟民. 刚才裸体的小伙低着头, 狠狠吸了一口烟, 然后断断续续的吐出数个不完整的烟圈, 这些烟圈儿在死寂的空气中一一散去, 丝毫没有改变这群沉默人儿的心情.

“怎么忽然之间, 人们都变了, 我成了你眼中一颗狗尾草……, ”黑子的电话铃声如同炸弹般打破了卧房里的沉寂.

“嗯, 黑子, 我时光, 给你说一下高考成绩吧! 你考了三百四十多分, 我弟弟三百二十分, 冬儿三百七十分……”

“啪”, 黑子的电话摔在了地上, 电话里时光好像还在讲着什么, 黑子如同一团烂泥般软在了床上, 直呆呆的看着上铺的床板, 刚才还红润的脸变得灰黄, 手中的烟头即将燃尽, 发出一种刺鼻的焦味, 刚激起了点波浪的卧房又恢复了沉寂, 许久许久, 黑子突然从床上跳起来, 跪倒地上, 头狠狠的朝着坚硬的水泥地磕去, 一次, 两次……

沉寂了许久的人们继续沉寂着, 似乎眼前的一幕根本就不存在, 或者面前的黑子就是舞台上的一个小丑儿, 而沉寂的人们就是舞台下的

看客, 可怜少了些拍手叫好的刁民, 鲁迅说, 中国人民是麻木的, 这种麻木总会在各个时代被人们演绎到极致.

暮冬扔掉手中未燃尽的烟, 一大步跨到黑子面前, 一脚把他踢地仰坐在地上, “你他妈怎么这么没出息, 不就一场考试吗! 至于吗? 怂包, 你他娘是个爷们吗? 老子看不起你!”, 说完后暮冬重重的在黑子面前啐了一口.

‘冬儿, 十二年了, 我起早贪黑, 受苦受累, 十二年了, 我的手指磨出了一层老茧, 脸上架了两个瓶底, 十二年, 我写的纸能围地球好几圈, 我上学走的路比唐僧取经路还长, 十二年了, 为了学习我连女朋友都没谈过, ……他妈的老子不服, 天呐!”黑子抱着暮冬的腿号啕大哭.

“黑子, 别他妈给爷们丢脸了, 我都没哭, 你哭啥呢? ”时渺阴着脸说.

“冬儿. 黑子. 渺儿, 我没读过书, 也不知道落榜是啥滋味, 但我知道你们心里很苦”那个穿着非主流紧身裤的小伙说.

“心若在, 梦就在……”暮冬斜靠在窗子边满脸死灰的唱着. “天地之间还有真爱, 看成败, 人生豪迈, 只不过是重头再来……”大家一起应和着. 可歌声里寻不出丝毫豪迈, 低沉的歌声中夹杂了些许对现实的不满与无奈, 唱着唱着泪水划过暮冬的脸颊, 时渺跪在床上呆呆的看着房顶, 或许他流泪了, 他昂起头是为了不让泪水滑落…….

沉默又是沉默, 卧房里又回到了死一般沉寂的局面, 偶尔闻得泪水滑落的清冷与决绝.

“哥哥们, 我没经历高考, 可我经历了中考, 我知道我的成绩不会好到那儿去, 咱们今晚去喝酒吧! 醉了啥也不想, 啥也不做, 真好, ”穿绿衣服的小伙说.

黑子擦去了眼角的泪水, 唰一下甩出一百元人民币, 狠狠的说, ”喝, 他妈今晚醉死, 老子上学时连酒都不敢喝, 辛辛苦苦二十年, 谁他娘给老子一个公平的归处? ”.

“别他妈的哭了, 蒲松龄考了一辈子都没考上, 范进坚持了四五十年才中了个举人, 你丫才考了一年, 还他妈想上个大学, 你省省吧! ”暮冬边说边掏出五十块钱, 小绿衣, 下来给哥哥整箱啤酒去..

“渺儿, 冬儿, 咱去对面的山上去喝吧! 醉倒了躺在山上, 虫鸣鸟唱, 有意境, 再者, 我们可以站在山顶上释放一下, ”那个穿着非主流裤裤的光背男说.

暮冬低着头, 重重的吸了一口烟, 颓废的吐向死寂的空气, 大步走出了卧房, 迅速闪进那座矿山的角落里, 他抬头看着满天的繁星, 死人一般仰躺在温热的水泥地上, 泪水慢慢溢出眼眶, 渐渐的滑落到地上, 数年的求学辛路, 没有一个完美的结局是谁都不会好受.

忽然一个黑影闪进了暮冬躺着的角落, 师傅, 暮冬猛的站起来, 慌忙擦掉腮边的泪水.

“冬儿, 坐下吧! 坐下咱聊聊, ”老陈顺手给了暮冬一支烟,

若搁在往日, 暮冬定当会推脱, 可今天他想都没想就接住了老陈的烟.

“小子, 挺不住就哭吧, 没事, 我不会笑你, 我是过来人, 我理解你的心情……”老陈点燃了手中的烟, 顺手给暮冬打了个火.

“师傅”, 暮冬哽咽着……

“没事, 孩子真没事, 人生的征程不可能一路平坦, 泥泞波折是其不可或缺的部分, 学着接受生命给你的不公, 你才能在成长中有所收获, 你没听过这句话吗? 失败是通向成功的阶梯, 失败了, 跌倒了, 你可以哭, 也可以闹, 可哭过了, 闹过了, 你必须找到失败跌倒的原因, 如此, 你才能将通向成功的阶梯筑的更牢固”, 老王轻轻抚摸着暮冬的头, 双眼中透出慈爱的光.

有人说这个世界上最温暖的港湾是父母的怀抱, 此刻暮冬将老陈视为自己精神上的父亲, 他在老陈的怀里很认真的哭着, 哭着……平放在地上的烟飘出屡屡青烟, 逐渐消失在氤氲的水汽中.

有句话叫做雨后的青山如泪水洗过的良心, 这里地处温带大陆性气候区, 一场降雨甚是难得, 明朝植物可能可能进入飞速增长期, 那么用泪水洗过良心的暮冬会给自己一个怎样的惊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