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 散文 895字 409人浏览 爱x不说出口

雨该是昨夜就来了,没完没了,似是无穷无尽。从味道来说,他应是到了好一段时间了——从潮湿的味道再向泥土和草木的芬芳,最后是单单纯纯的雨水的味道。纯粹的把天地都洗的干净,让人忍不住贪婪。雨落在地上,啪啦啪啦的响,腾地一下粉身碎骨,又哗的一声泛出了一圈小小的冠。可实在是太多了,像是来自天上致大地的舞步,看着纷乱,却仔细被吸去了神髓。露台的一边覆盖上了黑色的怨念,一层层的於在一起,在一隅蛰伏着,可又隐隐约约的汹涌澎湃着,一点点,一层层,想黑色的浪花一样涌上来,漫过被雨水洗刷的光亮冰凉的地,涌向你来,黏黏呼呼的。

雨没了的下,风幽幽地吹进来,像是远游的旅客,带着远方特有的味道和一身迷人的冰冷沧桑。露台外的树,被雨粘住了叶,又被风粗暴地理开。雨渐渐进入了高潮,风却退场了。他像是永不停留的无脚鸟,去往了另一个舞台。雨愈发的大而密,那舞步凌乱而有力地踢踏着,哗啦啦的水声像节拍一样,在露台的面上泛起了一层湖泊。雨打着似有若无的萍面,在天空中摇曳,又直愣愣的落入地母之怀。满天满地的雨似乎都落在了露台上,露台中间的砖缝分出了一个个小舞台,又把他们缝合在一起拼就一个大世界。他们叫着,跳着,笑着,发泄着,白衣白裙不安分的扬起,落下,又向上翻腾。湖面炸开了,沸腾了,像一池沸水。露台的一圈围墙上挤满了乐师们。他们合着舞步,跳跃着奏响最华美动魄的乐章。一会高潮,又急骤地陷入低谷,再像蹒跚的老人,走不动了,可又立刻放下了拄杖,一跃成了雄赳赳气昂昂的年轻人,泛着一圈圈波浪,但又寂寞下来了,哗啦啦,哗啦啦,纷繁地响着。可舞者们累了,任性地从乐者的高潮里退出,一点点,一点点的小了些,又小了些,风过来了。

窗外有鸟儿在叫,脆脆的一声,引来了另一声和音。露台的左边是一株泛着黑黝色泽的槐树,质感的身躯被雨水安抚的温润,不复晴天的硬汉形象。一种潮湿氲氤的诱惑在空气中悄悄弥漫。树的枝条上覆盖着一层朦胧的绿,仿佛这树在雨天变身为一位曼妙的女郎,裹着绿色的纱巾,诱惑众生。渐渐明丽的天空投下了一圈光晕,落在树上,让这位如魔鬼一样惑人堕落的女郎升入天堂,染上一份圣神韵味,显出母亲的光泽来,更加耀眼夺目。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天,晴了。

698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