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足够用墨水来痛哭 ——读《当时只道是寻常》有感
初二 散文 651字 273人浏览 harrykc

里倾述,他要将那“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的孤寂;将那“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的失意,悠悠述说。道一句,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啊。若容的心,注定了他一生的孤独。

在那滴空阶,寒更雨歇,葬花天气。在那冷清清,一片埋愁地。他说,此恨何时已? 他说人间无味。年来苦乐,与谁相倚。

妻子的逝世给他的生命无疑带来了无限的寂寞和忧虑。 一个不愿意放下太阳的人的人,注定要失去星星的。对于自己的妻子卢氏,若容许是有愧的,生前还未相顾,失去亦显珍贵,如今偏剩下" 相看好处却无言“的怀念了。他恨,他恨人天悬隔,相见无由。他恨,他恨新婚三年竟成永诀,欢乐不终而徒留哀思无限。若容太悲观,总缅怀着过去不愿醒来。如今满目荒凉谁可语?道是一往情深深几许?也许,适时放下,方是永生。

他说,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思考在变化莫测的世界里什么可以永恒,许久以后,我并没有找到永恒的事物,只是懂得,适时放下。读若容的诗词总不免有些忧伤,像刚开出的花被雨打零落,像手紧握的幸福却被风袭去,像湛蓝的天空在阴天里慢慢掩盖,叫人徒留伤感。若容的一生拥有得天独厚的

地位和不绝的才华,拥有刻骨铭心的爱情和贤淑大度的妻子,可他依旧不觉幸福。没有松风的秋,雁去长空;没有飞雪的冬,咋暖还寒。也许太过顺利的人生,反而让若容执着于遗憾。

要么是那“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的追求,要么是那“双手握无限,刹那是永恒”的醒悟。纳兰若容怎么会不懂得。只是清泪尽,纸灰起,终还要负了经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