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员
初三 其它 1230字 28人浏览 zgq张高强

我爷爷时常戏称自己是家里的“四大员”,即:“炊事员、服务员、采购员、保洁员。”

我曾暗地里笑爷爷真是会给自己戴高帽,但细细想来,还真是这么回事儿。每个星光依旧闪耀的清晨,当身体欠佳的奶奶还沉浸在梦乡里时,爷爷就悄悄地起床,轻轻的穿好衣服,蹑手蹑脚的去厨房做早餐。当朝阳斜洒第一缕光辉,爷爷把奶奶叫起床,扶持她穿好衣服,再搀着奶奶去餐厅吃饭。饭毕,爷爷清理好残局,扶奶奶上床,自己则又马不停蹄的奔向市场。回家后,常常是连一口水都顾不上喝,就忙着择菜,洗菜,打扫家务……日日如是,年年如此。

去年冬天奶奶病重住院时,因怕医院里繁琐的事务累坏爷爷,仅让他先在家里等消息,晚上忙完了之后再回去看看他老人家。医院里的各项事宜办妥后,天色已晚。全家人的肚子早已是连唱“空城计”的力气都没有了。而天公偏不管你这些,窗外,呼啸的寒风夹杂着坚如冰粒般的飞雪狂舞着,寒风抽打着身无缚鸡之力的小树,小树只能颔首唯唯;树下的草坪被厚厚积雪沉重的压着,甚至找不到半点呼吸的空间。病房里尽管通着暖气,但偶尔瞥见外面黑压压的天空,还是不禁的令我倒吸一口寒气。爸爸给了我一些钱,说:“你去医院的食堂里买点饭吧,大家从中午来医院后还没吃一点东西呢。”我嘴上应承着,心里暗自想道:“这么冷的天还让我出去,估计早晚都得冻死!”刚推开门,一个提着大包小包的“雪人”突然蹿到我面前,我吃了一惊,“爷爷!”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站在我面前的还哪是爷爷呀:不高的身体全被白雪覆盖,原先白发并不算多的头上落满了银丝,血红的颜色代替了脸上原本的枯黄,手中的拐杖也随着身子瑟瑟发抖,这形象与“以往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穿梭在大雪中的矫健大相径庭。我慌忙用手去拍掉他身上的雪花。爷爷尽力摆摆手,笑着说:“不用了,不用了。”众人也赶来为爷爷“接风洗尘”,爸爸搀扶着爷爷坐下,奶奶在床上埋怨道:“这么大的雪,到底来干什么啊!万一出点事可怎么办!”爷爷冲奶奶“嘿嘿嘿”的憨笑着,从一大堆“行李”中翻出了几个还是热腾腾的饭盒,“来来来,大家吃吧,你们一定都饿坏了,这些都是我的拿手好菜。”

爸爸看到饭盒,苦笑道:“唉,不是跟您说过了吗?医院里有食堂!”爷爷好像是吃了一惊,“哦?哦?是吗?我没听见啊。”众人又一阵唉声叹气。但见爷爷忽然灵机一动,“好,就算是我没听见吧,咱不是炊事员吗,这点活儿还是该干的!”我也顺便插上一句“呵!爷爷,您这炊事工作又加外卖的业务了!”大家终于朗声大笑了起来,爷爷也嘿嘿嘿的摸着后脑勺。奶奶笑道:“嗯,这种服务精神很好,就是冒的险大了点。”爷爷忽然一改往日嬉皮笑脸的模样,郑重的称以后不再来了,就在家里呆着。说完,爷爷拿起笤帚,走向阳台,关上门——扫地!但他以后也并没遵守该约定,这也是他最后一次“违约”。

又是一个严寒的冬日,我坐在桌前,此前的种种情景又浮现在眼前,偶然抬起头,模糊的看到望着窗外纷纷扬扬的大雪,忽然觉得它们很温暖,尽管外表包裹着酷寒,我祈祷那些雪花能为爷爷送去平安,告诉他,我很想念“四大员”。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