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白雪
初一 散文 1181字 183人浏览 向老汉

我爱白雪

我爱江南冬天的白雪。知道她会来,但我不知道她哪一天会来。

寂寞梧桐树上,衰败的枯叶,随着凛冽的北风次第飘落。一阵紧似一阵的阴风怒号着。灰暗的天空阴着严肃的脸,路人呵着白气,捂着耳朵,缩着脖子,斜着眼睛数落着:“鬼天气,冻死人啦!”

更可恶的是淅淅沥沥的冬雨,下个不停,阴冷、潮湿的寒气咄咄逼人。积水死皮赖脸地溢在路面,与泥尘搅和在一起,使路面变得既脏又滑,逼着人们换下干爽的棉鞋,穿上冰冷的胶靴。

“下雪啦! ”小孩子抢着说他是第一个见证者。“呀!真的下雪了!”大人们带着旧友重逢时的惊讶、快乐。小孩们用双手追捧着雪花,嚷嚷抓到了雪花,可是立马又融化了。

雪花在空中旋舞,轻盈地栖在行人的发梢,又俏皮地躲到他们的后背。她们或飘落在房顶、树梢;或躲藏在墙角、花圃。不过,当天是很少能见到铺天盖地的积雪的,因为她们到地就融化了,气温还不适宜与她们的停驻。

白雪随风潜入夜。我从睡梦中醒来,朦胧中觉得房间如同黎明时的透亮。“真的下大雪啦!”一阵喜悦袭心头,带着惬意入梦乡。

一早起来,推开门,让我惊奇:昨日灰蒙蒙的世界,转眼变成了一片晶亮,白雪妙手回春,将残枝败叶变成了银装素裹。地面上她的洁白胜如姑娘的肌肤,让你不忍心踏上脚印,破坏这大自然的杰作。她的干净、细腻如同炒米粉,禁不住随手抓一把放在口里。你看,红日白雪,构成了迷人的童话世界!

嬉闹的孩童,兴奋得把白雪揉成团掷过去挑逗同伴,哪管寒风让他们流鼻涕、掉眼泪,哪管冰水把他们的小手冻成胡萝卜。更不必说孩子们捕鸟、推雪人有多大的乐趣了,仅仅这样的雪仗已经让他们开心不已。

瑞雪兆丰年,农田里厚被一样的积雪,让农民们产生了丰收的希望。冬雪覆盖田地,害虫卵会被冻死,融化的雪水“润物细无声”,可让庄稼茁壮成长。

冰雪情深深,“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让诗人咏怀; “我寄白雪三千片”,让情人思绪放飞。而六月飞雪,则让窦娥冤魂昭雪。

白雪悠悠地飘落,总在年关时到来,让人联想到辞旧迎新过年的欢乐。是的,辞旧迎新,她掩埋了污浊,留下了高洁。一切灰暗、残破、潮湿、泥泞,一夜之间,统统被裹压或掩埋,成了被征服者,而白雪就是这个世界的征服者!她惩治了这个世界的腐败与丑陋,让它变得洁净与亮丽。

白雪悠悠地飘落,寒梅的风骨由她铸造,青松的挺直由她磨练。没有她,谁去“独钓寒江雪”。没有她,李愬++怎能活捉吴元济?如果说绿叶衬托了红叶,那么白雪衬托了铮铮硬骨,且融入人类的智慧,默默无闻,只求付出。

我爱白雪,不仅因为她的晶莹、她的美丽,也不仅因为她给人们带来快乐,带来希望,更是因为她灵魂的高洁与纯正,胸怀的无私与宽广,征服者的勇气、智慧与力量。

桃源溪流

2012.12.23

注:800年前,关汉卿,杂剧作家,他有一部《窦娥冤》流传至今,大意是窦娥被无赖诬陷,又被受贿官府判斩刑。在窦娥被斩之后,“血溅白练,六月飞雪,三年大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