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一抹羞
高一 散文 904字 36人浏览 zyangblog3

时光飞逝二十载,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一转眼小草也成长得有树有样了。近日和娟出游看花,见一树茂,分枝多,遍体散生倒羽状复叶且掌状排列,小叶呈椭圆形,像极了巨型版的一株含羞草。一不经意间,我的一顿茶思被娟一语说中。

于是最先做的就是追忆了:含羞草,应该与我有过故事吧,不然为何我会将对形似大树的联想禁锢在“含羞草”这三个字上呢!是在记忆深处的那一抹绿吗?是在儿时住过的八角楼内吗?仿佛是这样,不,确实是这样,是在我儿时住的小房内,是我稀罕的会动的植物。 一个又一个的梦,草依旧在慢慢地成长——新芽、玉叶、绒绒紫球,又是一年又一年,我也不知听了多少季蝉鸣,真希望一切就这样发展,稀里糊涂地成长稀里糊涂地长大,稀奇古怪的梦,成长中离家的不安变换成了一种对家的思念,对儿时童稚的思念„„

现在穿行在我求学的城市,在街边发着单页,看着过往的行人,抑或在培训中心给初中孩子讲解着语数外,一个不小心就会看见、听见挑着一盆盆含羞草穿行于大街的小商贩,他们的叫卖声敲打在我这个一年只回一次家的小孩心上,就像烧红的烙铁碰到巧克力,一触变成了那不止的泪觞。就这样,这个假期,我每天都在等待着街上含羞草的叫卖声,就总可以让归思徘徊„„

这个过程就是熬,就像我的含羞草,在成长中被儿时的我听信了别人的“毒草说”之后,被我用利剪给糊绞了一番,最后的最后,它终于没熬住我的任性,给我的成长涂上了一层牛乳色的浅影。邪恶、冷漠这每个生灵背后的一面总是在某一个契合点闪现,我的含羞草就是这样在我记忆中熬过来的吧。在利锐的黑剪下,它不管人们对它的评价、不管人们对它的态度,静静地承受、又轻慢地挣扎。这种不经意却深深将其那不知什么地方飘来的阴影照了过来,一照就是十几年的内疚。对一个年幼的没有恶意的孩子,这样的成长似乎有点冷漠无情,可是也正因为这样,一个人才会在成长中学会爱与被爱。

我的含羞草,就这样活在我心里,每当想家,每当孤独,总会有份温暖溢满全身,小小的草总能给我一份力量——羞韧而温暖地活着。生得漂亮不如活得精彩,也许这就是一株草、一段故事、一缕记忆给人的一种幸福力吧。

在燥热的夏转入湛蓝天空的微秋后,我大一那稚气倔强的生活也不能再继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