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贝娜作文
初一 散文 2375字 2602人浏览 aqx789

我们绝无意去冒犯优秀的歌手姚贝娜,她的歌唱出了很多人心中的妙不可言。

在48小时内,两名拥有社会知名度的人相继离世。一位是战功显赫、官至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张万年,一位是在选秀中脱颖而出的青年歌手姚贝娜。

大家都看到了,姚贝娜之死,死得轰轰烈烈。因为她的歌,因为她的年轻,也还因为她捐献出了她的眼角膜,姚贝娜的离开迅速覆盖了网络和微博、微信。如果借用一句时髦的话,可以说,“1月16日,我们都是姚贝娜。”

陆军上将张万年的离开,却在姚贝娜的光环下黯然神伤。时间像一位魔术师,抹去了这位上将在战争中的5次大功,也抹去了崇军尚武的上将光环。军人的荣誉在〈时间都去哪儿啦〉的歌声中变得一文不值。

了解中国军队的人,对张万年的尊重就不仅是因为他的显赫地位,而是更敬重他出生如死的侠义,敬重他爱兵如子的情怀,敬重他光明磊落的血性。他跟侵华日军、国民党军、越南人都交过手,出生如死、为国效力50年。他在军内有良好口碑,在当前军队高举反腐旗帜,16名军以上干部连续落马的情况下,张万年的逝世更是引起了军内的一遍叹息。 有人说,该死的不死,不该死的却死了。

这样一位上将之死,却死得波澜不惊,不得不说,是军队之殇。老百姓对军队,不再是爱不爱的问题,而是感不感兴趣的问题了。管你训练有多辛苦,管你为国家生死离别,管你生活有多不如意,这是你们军队的事,关我何事?

这样一位上将之死,却死得平淡如水,不得不说,是国家之殇。国家已经在年轻人心里变得虚无,一唱成名带来的丰硕成果盖过了百战不殆带来的崇高荣誉,物质远远超越了精神,为国家奉献的人反而沦落成弱者。

姚贝娜之死,是张上将万年之殇。这对戎马一生的将军该是怎样的一种嘲笑,这样鲜明的反差深深地刺痛了中国军人的心脏,虽然这些年他们一直都在被刺伤,已经不在乎多这一刀。但如果战功抵不过唱功,如果国家给我们的荣誉顶不过中国好声音带来的利益,那么当战争来临,还有谁会为国赴难。

每一个逝去的亡灵都应安息,惟有军人的死去不需要安慰。军人需要的,只是属于武者的荣誉。

请对“国魂”多一分关注

每一个人的生死都应当是平等的,推动科技进步的学者和传播动人音乐的歌者的逝去,同样值得扼腕叹息和驻足缅怀,这是常识也是共识。然而,关于二者的舆论冷热却提醒着公众一个问题:人们在给予流行歌手铺天盖地般关注乃至某些媒体超越底线忙于偷拍时,是否可以停下脚步、分些时间,也多为如李小文这样长期缺乏舆论关注和鼓励的学者点一个赞,道一声一路走好?

春秋战国时期,有一个词叫做“国士”,用来形容以天下为己任,为国家民众所尊敬的人。把“国士”用在“赤脚院士”李小文的身上并不为过:凌乱的头发、赤着脚穿着布鞋,甚至还曾因酷似搞推销的农民被保安拦下。然而,“扫地僧”的外表之下,却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国士、一位充满纯粹力量的侠客。

李小文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在美国拿到了硕士和博士学位,与某些崇洋媚外者相比,完全有更多的资本去讲究品味,显摆出身。然而他却素衣布鞋,平易近人,为了国家科研项目的攻关宵衣旰食,以致营养不良住进医院。正是在如此低索取低要求下,李小文取得了不成比例的产出:取得20世纪80年代世界遥感三大贡献之一,成为一个几何光学学派创始人,并成为中国遥感学界的泰斗之一。科技攻关固然是李小文的本职,难等可贵的则他的“淡泊明志,宁静致远”。他将获得的奖金成立奖学金以帮助同行、激励后人;他致力科普,为素不相识的网友答疑解惑;他心忧祖国,甚至为遥感人没能在汶川地震中为总理提供一幅遥感图而发出“不如钻地洞,干脆地震殉国”的自责。与李小文类似的,还有国家最高科技奖新近得主于敏院士。他为我国氢弹和核武器发展历尽千辛万苦,立下惊天功勋,却为此守口如瓶28年。更婉拒“氢弹之父”美誉,继续过着简朴的生活。正是有他们这样的国士存在,我们的国家才一点一滴地收获了尊严与光荣,我们的人民才一步一步地享有了更好的生活。李小文等众多国士所代表的精神,是可以称作“国魂”的品质。他们往往不为人所知,却怀着舍身报国的拳拳赤子心,披荆斩棘地为国为民呕心沥血、鞠躬尽瘁。在国家危难之际,他们是冲在最前线的敢死队和宁折不弯的民族脊梁;在天下太平之时,他们是耐得住清贫、守得住寂寞的无名英雄和甘于幕后的中国梦筑梦者。长期以来,他们获得的目光不是太多而是太少,难得的关注于他们来说不啻是加倍的动力。李小文们这样为国为民、夙夜匪懈的国士们太需要舆论多一点的关注,多一点的支持。

诚然,一个现代、开放的社会不能强求舆论按照规定动作为某人的逝去给予特殊的关注与缅怀。流行歌手的影响力和粉丝量常人难以企及,况且像姚贝娜这样不惧病魔、笑对人生,敢于挑战自我,为他人带来美妙歌声的佳人也确实值得大家唏嘘和不舍。为国人创造一个更为和平、更为美好、更为舒适的生活,也正是像李小文这样的国士们呕心沥血的目标和期望看到的。在这一点上,学者李小文和歌者姚贝娜的心愿是空前一致的,那就是为社会带来更多的幸福和快乐。

与此同时,一个积极追求梦想的民族却不能满足于此,它应当是常常自省和不忘进步的。深圳某媒体在姚贝娜病重到去世期间,为了抢眼球博版面而超越道德底线的采访与偷拍,为全社会敲响了警钟。想想当朋友圈、微博一片为香消玉殒感怀,却对国士故去反响平平时,我们是否忽略了什么?一个成熟、健康的社会,对流行文化和大众娱乐的消费绝不应当以对社会栋梁的冷遇为代价。在这个意义上说,以李小文为代表的国士们理应获得人们更早更多更加发自内心的缅怀和敬仰。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扫地僧”李小文曾自比大侠令狐冲,一生践行着为国为民的侠客风范。在平淡故去之际,引发起人们的些许反思,或许是大侠心忧天下的最后体现。谈论学者与歌者故去的舆论冷热,并不是要分高低、论黑白。而是希望借助思考,提醒着人们还有一批不应被冷落的国家栋梁、民族先锋需要我们去关注去褒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