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那年秋天
初一 散文 958字 105人浏览 wang喀什机

所有的时光,再怎么珍惜也会悄悄流逝,而一旦成为过去,回头一看,发现四处狼藉,残酷的时光什么都没有留下,只有一张甜美的笑脸,以及一丁点自以为还存在的温度。深深地怀念着,舍不得忘记,那曾经是一段多么美好的故事,却被记忆剥蚀得千疮百孔。铺满梧桐叶的街道,是再也回不去了的吧。

每一场迟来的相遇,都会伴随着太多偶然。就算这一切都是偶然,又有什么理由拒绝?明知道会给自己心里添上无尽的悲伤情绪,又该用多大的决绝去避开这段如此美丽的友情?最后,还是意料之中的提前分开,已没有多余的气力去惋惜,所有的不舍与无奈都被现实冲散。只是依然记得,那次演小品时的拥抱,一直都如此真实,萦绕在似乎苍白的记忆里,悄悄地对我说,至少我们曾经那么近,那么近,几乎没有距离。

只是依然《回不去的那年秋天》在秋风中吟唱:

黄叶,铺满了整个季候;

白霜,宣告着即将结束。

干枯的杂草,盼望黎明一场寒露,

迎来的却是北风狂恣的倾诉。

再怎么坚韧的爬山虎,

也禁不住命中注定的推移,时光无情催促。

一切都在黄昏中老去,取代了秋的冬,

依然无言地凛冽苍劲,就算所有生命怨恨太过仓皇。

毅然决然远走,不知道何时回头,

悲伤了本就萧索的前奏。

曾经发生过的往事,深深地潜伏在记忆底部,

用嘶哑的声音呼唤着回首。

漂泊着的每个夜里,只有轻轻叹息,

可以更加完美的结局。

时间过了很久,

一直没有精力想起,早已散乱的思绪。

某次看见熟悉的景物,蓦然怀念。

离别之后,那里的秋,是否依旧?

斜阳,染红了花凋叶败;

寒鸦,鸣唱着清冷如许。

无力的垂柳,梦见春日漫天飞絮,

面对的却是残枝萧索的停驻。

再怎么茂盛的常青树,

总熬不过岁月多番的洗礼,年轮苍老加剧。

一切都在黎明时醒来,成熟了春的夏,

只好默默地迎接秋天,任凭所有生命忐忑茫茫长路。

毅然决然远走,不知道何时回头,

悲伤了本就萧索的前奏。

曾经发生过的往事,深深地潜伏在记忆底部,

用嘶哑的声音呼唤着回首。

漂泊着的每个夜里,只有轻轻叹息,

可以更加完美的结局。

时间过了很久,

一直没有精力想起,早已散乱的思绪。

某次看见熟悉的景物,蓦然怀念。

离别之后,那里的秋,是否依旧?

或许,还应剩的下岁岁年年的荒芜。

终于,踉踉跄跄地走到了现在,有多少话被生生地埂在喉咙,只是不知该用什么样的语调说出来才不那么伤感。丝毫不懂得体味情绪的秋天,一遍遍地提醒着,那时候的秋天,再也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