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架的野果野菜
初一 记叙文 1519字 493人浏览 月下12345678

神农架的野果野菜

2004年利用中国的旅游劳动节和朋友去了一趟神农架,看到了罕见的景色也吃到了丰富的野菜野果。

我在神农架到吃的第一种野果是野生的樱桃。歌里唱到“樱桃好吃树难栽”,没想到还有野生的,不知是哪位神仙软扔果皮果壳种下的。我们去的樱桃树就生长在深入原始林区的路边,但是因为不多人来(一般游客走不到这里),所以白色、粉红色、深红色的樱桃挂满了一树。一枝一枝颜色的不同是它们成熟日期的细微差异,也保证了不贪嘴的孩子可以长时间的享用,每天都有刚熟好的吃。野生的樱桃果实要比种植的瘦了很多,而且个头也要小一些,是不是没人照顾,营养不良的呢?吃了后你就知道了,非也。野生的樱桃开始吃时没有种植的甜,但那种酸甜不能掩饰的味道才是一种纯正的滋味。

听说过羊奶子吗?颜色是红色和暗红色,形状如市面上卖的提子,就是缩小再缩小一些,瘦长的,上细下粗,大小和樱桃差不多。我没有见过羊奶头是什么样的,但是看到果子,就有种形象的感觉。其实羊奶子入口只有一点甜,有核,不硬,可以一起吃下。吃的多了嘴里有些发涩。当我们来到羊奶子树下时就看到小的红色的果子挂满了树枝,铺天盖地的全是。而它又是不要钱随便摘的,所以那种贪婪的天性尽可以表现,只不过我旁边有保护站的管理员监督,制止了我贪婪的黑手;我们只折了几大枝,仍然剩下很多让她们去点缀绿色。回来的路上碰到其他在老农家休息的游人,看到我们手上的羊奶子时都露出了羡慕的眼神。后来知道了羊奶子还是一味中药,有清热解毒,活血消肿,治感冒发热,疗疮肿毒的功效。不知道当时享用了它的我们从中得到了多少暗中惠处。

在五月初,是野葱刚刚长出的时候,野葱大概有手指粗细,高度从几厘米到十几厘米。也是一般葱的微缩版。它们生长在高原草垫当中,一般在草丛中伸展着两片绿叶,不细看是和普通的草看不出什么区别的。不过摘的多了就认识了,它们的叶子更宽、颜色更深、叶子上还有些条纹。摘的时候要注意尽量的手向下伸,可以伸到浅的泥土里再把葱连根拔起。这样出来的葱就比较完整,当然连根部的泥土也都不会缺少多少。野葱遍布在草甸中,分布虽然不密,但是方圆两米内应该有一两棵,所以只要勤快,不一会就可以摘够自己吃的。当然因为到一趟草甸不容易,具体能得到多少就看自己的劳动了。我和游伴当时也没有贪心(后来有些后悔了),但也足够我们十几个人做一席野葱大餐了。同和我们上去的两个村妇则是满载而归,满满的摘了两大麻包。听说回去后也不卖,收拾好了腌起来,不管用它炒鸡蛋、炒腊肉吃还是打汤喝都非常好。神农架保护区的农民都已经退耕还林,自己几乎不种菜,所以要吃到新鲜的蔬菜还要到下面的木鱼镇去购买,这就非常的费时费钱,所以山上的野菜有时就非常顶用。比如还有蕨菜,这次去的时候我们几乎天天吃。但是实际上摘蕨菜也要到距离人家很远的地方。所以我们吃着容易却不能体会野菜的背后的劳动。言归正传,说野葱自然也要谈一些它的味道。晚上我们吃到了野葱炒鸡蛋、野葱抄肉片等等野葱佳肴。野葱的葱味远远不像山东的大葱,味不冲人。它有一种淡淡的香,它的绿叶子十分好吃,炒出来味道和青蒜有些相像。我们那里有句俗话,“清酸炒肉,吃起来没够”,我自己感觉野葱炒肉应该是更胜一筹。在我们吃饭的席上凡是带有野葱的菜总是被首先抢完。在木鱼镇,当我拿着野葱出门吃饭时被旅馆的老板娘看到,她一听说野葱是我们刚从山上采摘而来就高兴异常,给我要了一把,想了想,不好意思的又要了一把,可见就是神农架附近的住户也是轻易吃不到野葱的。

野果没有现代化技术催产出来的水果香甜,野菜没有大棚里种植的蔬菜鲜艳,但是它们带给我们的惊喜却是人工果菜所不能比拟的。其中的关键是一种心情吧。在美好的日子里,有了它们就会更加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