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雨
初二 散文 1553字 341人浏览 zelongai

清明时节雨

大庆市景园中学 杨卓林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这首小学就学过的诗告诉我们,清明节是会下雨的,而今我感觉它欺骗了我,明明还有三天才过清明节,但今天的一场雨着实拍的我措手不及。 问 :“天下雨了怎么办?”

答:“打伞。”

再问 :“没伞怎么办?”

再答:“挨着。”

简洁明了的答案。

虽然从早上起,天便是阴沉沉的,乌云遮得太阳透不过一丝光,但我的确是没想到会下雨。这个冬天似乎太过漫长了,让我已经淡忘了天会下雨,潜意识里觉得,下雨是离我十分遥远的事情。

上午在学校时,便有同学透过窗户向外张望,微带惊讶地喊,下雨了! 窗外吹来凉爽的风,和熟悉又陌生的味道。

熟悉的是雨水混合着泥土的清新,而陌生的是比从前多了一股油漆般的刺鼻味道。 这就是所谓的污染吧,像是蛋糕上放了芥末。

中午放学,取出书包中的袋子,塞进一本小说,关门跑路,一气呵成,这是我两年来养成的习惯。

走到楼门口才发现并不是想象中丝丝绵绵的小雨,但雨势也并不算大。把手中的袋子沿着书边一折,塞进校服里,拉上拉链便往出走。边走边用手护着胸前的书,生怕浇坏了,不禁叹气,这袋子是帆布的,怎么就不是塑料的呢!

当时真的很想找两个塑料的袋子,一个装书,一个套在头上,但想想那样子,的确是蠢得不行。

走着走着,雨势越来越大,雨点随风拍在脸上,风虽不凛冽,但却着实惹人讨厌。不过走了十几步路,雨便下得大了,原先镜片上的雨点不多,寥寥几点,但慢慢地,雨点铺满了整个镜片,模糊了整个视角。我迎风而上,被雨水打得满脸,打进眼睛里,便一闭眼将雨水挤出去,脸颊,鼻尖,下巴,似乎都在滴水。我不停地眨眼,因为雨水接连不断扑面而来,我似乎能感觉到雨水从我的眼角流下,还残存着一丝余温,随后就像断掉的手臂—样失去了感觉。

这般感觉,好似在流泪,恍惚间我竟觉得有种被雨浇哭了的错觉,护着书得手,手背上打满了雨水,自从冬天过后,这便是我第一次感觉冻手。

镜片上的雨水模糊了视线,但也不影响我看路,尽管我很想伸手去擦一擦,但最后我也并没有那样做。一来是怕一抬手,雨打湿校服,校服上的水渗进袋子,最后把书弄湿。二来是觉得有些麻烦,反正一会还是要打上雨水的,又何必现在多此一举呢。

直到走到住宅楼门口,我才摘掉眼镜,用袖子抹了抹,镜片上的雨点很密集,我从未见过的密集,一个个很小,却将整个镜片上铺盖的不留余地,杂草般的紧密。 几分悲凉的雨中,我被浇得狼狈不已。

下午再去学校时,雨势小了许多,我也借到了一把伞,淡蓝色的伞面,上面印着斑驳的花纹,还能看得出来是株兰花,总之,很旧的一把伞。但总比没有好,好得太多了。

雨势虽小,但这风刮得却是如之前般欢脱,或者说又嚣张了几分,几次险些将我的伞掀翻。

走在马路旁的行人道上,道路是由淡红色的石砖铺成的,路上不时就能看到几处凹陷,雨水在其中积聚成了小水洼,水洼中泡着有枯叶,树枝,枯叶微微舒展,树枝则有些臃肿,变成了棕红色。这都是从路边的小矮树上掉落下来的,这种树被种在路旁,每个两三米一棵,夏天郁郁葱葱,长满翠绿色的叶片,而今树上光秃秃的,看起来竟有几分可怜。

马路上的车子一辆辆飞驰而过,稍不留神,便被溅得一身泥水,所以我机智的选择了向道路内侧靠了靠。

伞下的人似乎都是匆匆忙忙的,有的急忙奔走,有的健步如飞,伞面遮挡了大半的面庞,让人看不见他们的表情。我也将伞打得很低,虽然挡住了视线很无奈,但又怕抬起来被风掀翻。

虽说是一天的风雨交加,但到了傍晚,天空却放了晴。太阳的光芒穿透云层撞进我的的视线里来,我放下手中的碗筷,起身向外望去。夕阳十分耀眼,照亮了沉默已久的天空,染红了天边的流云。

这样的天空往往在一个故事圆满的结局中出现,让人感到温暖,亲切,安详而慵懒,它不光寓意着结局的圆满美好,也预示着明天的晴空万里,未来的一片光明,透着一股朝气蓬勃的意味。

清明时节雨8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