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
六年级 记叙文 1162字 293人浏览 a1010359851

你的寡言,我懂

一阵风吹过,树枝摇晃着,叶拍打着。夜幕缓缓落下遮住了鱼肚白,交织下一抹淡淡的红晕。树下鸟儿将寻觅的食物送到雏鸟的嘴中,雏鸟笑着,鸟儿抚摸着雏鸟的头浅吻,展翅飞向远方。

檀木桌上茶散发着淡淡的花香,他站在阳台边,看着花却又透过花的美艳思索着什么。花,妖娆地舒展,伸出手吸收月的光。花亦浓,茶意浓,盖不住的芬芳。他望着远方,眉宇间化不开的忧愁,他在思念。

他不苟言笑,总是一副冰冷严肃的脸庞,冷的让人窒息。他似乎不会笑,脸如刀刻般的细腻而古板。

他孤傲,与世间格格不入,他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纪。他的忙碌,早出晚归成了他漠不关心的借口。

他高大而遥远,我与他只有仰视的距离确如海与天那样遥远而亲切,看得见体会不到的关怀。寡言是他的性格,三言两语的敷衍,关心,也许是一种奢望。

夏日,夜空繁星点点,缀满了夜。知了在枝头惬意的吟唱,树下几个小伙伴在快乐地玩耍。弟弟捡来几根树枝,示意与我大干一场。风吹起了刘海,裙子在摆动。刀光剑影,刀起刀落,五花八门的绝技重现江湖,不相上下。他出现了,夺过树枝,狠狠得在手上打了几下,来不及闪躲,泪在眼角泛滥。树枝,划破白色的裙子。他把树枝折断扔在那个小角落,几声呵责匆匆离去。

弟弟不满父亲的做法,直说是我害的。把我倒在地,一阵钻心的痛,我站起来和弟弟打架。弟弟挥舞着拳头向我打来,下意识的后退,摔在石头上,在手臂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迹。

血成股留下,一滴一滴渲染了白色衣裙,化开,最终凝成一片。弟弟见势不妙,跑回了家。呆呆的站在原地,好奇的看着,看着一点点染红的衣服,茫然不知所措。他回来了错愕的看着“怎么弄的!”来不及他叫我站在那儿。他的背影渐行渐远,缩成一个小黑点。

他以百米冲刺般速度奔向这里,他一步步地接近,时间如光年,几秒仿佛已度过几个世纪漫长漫长。他扶着我坐到花坛的一边,放下他的包,蹲着打开那袋子,一阵刺鼻的药味。

“不要,拿开。”我捏着鼻子。“听话,爸爸给你搽药”。话音刚落,刺骨地疼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你心口爬着。棉签抹上了淡黄色的药,他单膝跪地,一只手抓着受伤的手,一只手忙碌的搽药。“疼”。我大喊。他弯下腰轻轻地吹着伤口,他的额头布满汗珠,眼神中透漏着担忧。岁月如一把无情的刻刀,在他的脸上刻下岁月的痕迹。嘴角的胡渣没有剃干净,手依旧是那样粗糙有力。他的眼下淡淡的一圈,眼角又多了几条细纹,眼里是满是父爱,又充满辛劳。汗水浸透衣裳,手摸着他的脸,鼻子一阵酸“爸”。“诶,在这呢”。这雄浑的声音是父亲。

搽完药,父亲一声不吭的背着我走向那个属于我们的地方。他的肩是那样的柔软而舒适,那样的美好。

时光,你能否走得慢些,让我来回报他,回报辛劳的他,让他一直一直的陪伴在我的身旁,等我长大,不再依附着他。做参天大树,为他遮风挡雨。

父亲的爱从未改变也从未减少,只是不善言辞。

你的寡言,我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