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七夕
初三 其它 631字 245人浏览 tropicmm

七夕,这样一个曾经被人们漠视的民俗小节日,现在越来越被重视,甚至被抬升为中国的情人节,赋予了缠绵暧昧的味道。用鲜花巧克力装扮的七夕节,或许年轻人喜欢。说实在,我还是喜欢儿时那个简单朴素的七夕节。白天盼着,看着,等着妈妈烙巧果,带着面霜的喧腾腾的面鱼一出锅,就迫不及待地咬一口,那个香啊。然后,串起巧果的串串,挂在自己睡房的墙壁上,没等巧果干硬,早就一天一个甚至几个地蚕食完了,到头来就剩下一根粗粗的红线,和红线下面那几块花布头作的羽毛。一样会意兴阑珊地看着发呆。七夕的晚上乃至整个夏日的晚上,都会躺在平房顶上,瞅着天河两边的牛郎织女星,看它们能否真的碰到一起,那就是最美好的愿望了。带有悲情缺憾的甚至是神话般的爱情故事,那样的可歌可泣,还能感动喜鹊。盈盈天河一水隔,千般思念,万般哀愁,成为千年不老的传说。而,更多的“执子之手,与之偕老”的百姓情话,烟火爱情却当朴素人生般视若罔闻。难道说这不是超过世俗的一份纯真,一种忠贞,还有更难能可贵的一份平等和坚持?多学学自己父母之辈的如水一生,多审视自己的平淡婚姻,那么鹊桥自会再搭载千年的。石岛看云去年,在牟氏庄园里买了好几个巧果的模子,恰逢七夕又想跃跃欲试了。与她总能心有灵犀,不谋而合。“七夕,石岛看云,烙巧果”计划达成。同时特邀老大姐,阿欣、苏耕老师,前往石岛看云家的陶然居过一个烟火七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