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
初一 记叙文 3270字 874人浏览 木果香草

梅花依然

那天,雪下的很大,但没有风。洁白的雪花缠缠绵绵的对着大地诉说久别的情愫。我是爱雪的,也因为这几天心情寥落,就披了一件风衣出去走走。

这是城外的一座小山,因为少了灯红酒绿,少了车马飞喧而显的异常沉静。似乎很久没有人打扰了,而我是一个孤独的不速之客。

沿着一条石头的山路向上攀去,心情迷茫而惆怅,世事浮华,能抓住什么呢!功名利禄像过眼烟云,能留下什么呢!而今已是不惑之年,仍是一具空空的皮囊,只有寥寥的文字为伴。

正漫无目的的四处瞭望,路的不远处,半山腰上,一抹嫣红忽的闯入我的眼帘,像一束光扫遍我尘垢的内心。我猛的一惊,是梅!是梅花开了!是她来了!她又来到了人间。我不顾脚下的泥土如何弄脏了我的西裤,也不顾自己的绅士风度,朝那株梅爬去。

雪,悄悄的落着,无声。好像是特意为我的到来铺设的道具。梅,妖娆着,羞涩着,立在我的面前。浅浅的笑靥里含着久别的温情。我伸出双臂环抱这株梅,这株到来不久,也开花不多的梅!连同落在她身上的洁白的雪。感觉梅的眼泪晶莹,温热,一滴一滴滚入我的胸膛。我的心有了热度,有了亮度,有了脉络。

我之失落,然谁解梅之落寞。冰天雪地,鸟飞绝,人无影。她用一生的容颜,为我们唤出春天。然后化为尘泥,销声匿迹。那种绝世的美,决然的傲,非你我能与之相比的。

也许,她柔弱的身躯经不起一阵小风的蹂躏,也经不起一捧雪的重量。但在恶运到来之前,她用生命的全部挑着这束春天的光焰。让尘封心灵的我们有一些坦然的想法,让厌世的我们有了心灵的寄托。

我在她面前站立好久,我笑了。她也笑了。我们为春天而笑,为人生而笑。 这年的冬天,我遭受了人生最沉痛的打击,也收到了上苍赋予我的最为珍贵的礼物。

我想,如果梅是女人,我会把她领会家去,做我的妻子。但我怎敢痴心妄想呢!她为大地而生,为春天而来,她的生命属于自然的,人类的。

我只能欣赏她,爱她,鞭策自己适应多变的人生。

世上任何的相遇都是为了离别,夜幕降临,我须归去。我实在不忍心摘下一朵梅花据为己有,只是轻轻的拂去她身上积沉的白雪,蓦然转身,身后是她浅浅的笑,是春天的音韵慢慢的拉出长调。

自此,我的命里有了梅。她,在我心里是不凋零的,她开着,开着,在我心灵的画卷上!

风雨送春话梅花

春落梅枝头。每逢春寒料峭,瑞雪纷飞的残冬,梅花盛开了。清香馥郁、芬芳扑鼻。梅园里红梅、白梅、绿梅、墨梅,竞相开放。红的似片片朝霞,白的粉妆玉琢,绿的清翠欲滴,黑的庄重脱俗,使人目不暇接。那洁白素净的玉蝶梅,萼如翡翠的绿萼梅,胭脂点珠的朱砂梅,红颜淡妆的宫粉梅,浓艳如墨的墨梅,萼红瓣白的红梅,木蕊发红的骨里红,铁骨虬枝的龙游梅,枝若垂柳的垂枝梅,枝干和花蕊都向下,宛若探身弄影的照水梅„„; 千姿百态、争丽斗妍,灿烂芬芳。随风飘动,像五彩云霞装扮着大地; 风送幽香,点缀着残冬,使人间生出盎然春意。" 烟姿玉骨,淡淡东风色,勾引春光一半出。" 随着梅香的飘拂,那万物复苏,欣欣向荣的春天转瞬就要到了。

梅先天下春,这是梅最可贵之处。

梅花,不畏严寒,独步早春。它冒着凛冽的寒风,傲雪凌霜; 它在冰中育蕾,雪中开花; 它赶在东风之前,向人们传递着春的消息,被誉为" 东风第一枝" 。梅花的这种不屈不挠的精神和顽强意志,历来被人们当作崇高品格和高洁气质的象征。元代诗人杨维帧咏之:" 万花敢向雪中出,一树独先天下春。"

何时踏雪寻梅花

踏雪寻梅,是种行动,也是种境界。

试想,寒冬季节,地面上铺洒了厚厚的一层雪,有的人在家围炉而坐,享受“红泥小火炉”的温暖,有的人却推门而出,到远方寻觅盛开的梅花,这是种多么浪漫的行为。

踏雪寻梅的情境一直是我向往的,但与之总无缘。生活的忙碌挤掉了寻求浪漫的时间,只得在心里想象。把自己想象成一个骑驴老翁,在弯曲的山道上、孤独的木桥上自在前行,洒下一路响脆的铃声。梅花寻得到寻不到倒是次要,主要是这份美好悠闲的心情令人羡慕。

算来自己已跨过了而立之年的门槛,走过一些路,赏过一些花,但梅花却始终没有看到过,实在是遗憾。记得儿时,听说在我们村头的一家里种着一株腊梅,梅树旁边放着一个大水缸。我们几个小伙伴趁人家里无人的时候,从围着院子的篱笆缝里钻进去,想去偷折几枝梅花,孰料我刚被小伙伴们推上水缸的缸沿,刚颤颤巍巍地直起腰身,小伙伴们一声惊呼,主人回来了!我的手还没碰到梅枝,心里一害怕,直接栽进了缸里。幸亏当时缸里没水,没像“司马光砸缸”里那个被水淹的孩子,但还是异常尴尬和狼狈。我从缸里站起身,那家的大娘并没责备我,而是伸开双臂把我从缸里抱了出来,看着我一瘸一拐地跑远。因为当时心里害怕,哪还顾得上看梅花。现在回忆起来,梅花的影子都是模糊的。

后来到武汉读书,有一年冬天,武汉难得下了一场大雪,室友们都去青山公园里赏雪赏梅了,我正巧在医院实习上白班,没赶上,只有在照片上看她们的欢天喜地了。

遗憾一直存在心底,现在,还是那种心情,淡淡的,像梅花散发出的幽幽的香。

“墙脚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这是我一直非常喜欢的诗,现在,我把它教给了儿子,儿子也能用童稚的声音背诵了。但儿子还理解不了里面的意思,就像我当年去村头大娘家偷花一样,并非是觉得梅花珍贵,而是作为了一种新鲜的游戏。

喜欢梅花,喜欢踏雪而行,是伴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呈现在意识里的。这和岁月、经历、心情有关。就仿佛在城市里生活久了,会格外向往山野村居一样,是一种对心灵放松的渴求和灵魂依附的盼望。梅花已不单单是梅花,它代表了一种理想的心灵状态,闲适、纯洁、高雅。

我在寻找,可否有踏雪寻梅的机缘?

今年的冬季,落了两场雪。在电视上,我看到了在雪中盛放的梅花,衬着白的雪,娇艳欲滴。临近年底,工作正忙,只是忙里偷闲在小区的花园里转了几圈,算是赏过雪踏过雪了,但缺少梅花。我只得在网上下载了几张梅花图片,红的、粉白的、淡黄的,美到了极致,但没有幽香。

看来,踏雪寻梅的事情要等到来年或多年之后了„„

桃花启迪

冬色的寒气尚未退尽,一场纤细的丝丝小雨便撒淋在大地间,透过雨丝遥望滋润如酥的草色,给早来的春天的增添了一丝的朦胧美。一夜的蒙蒙丝雨让整个世界披上了淡绿色的绒毯。

清晨,丝般的小雨仍然在淡淡的晨雾中尽情欢舞。让人仿佛觉得有一片淡淡的青青之色,远远望去朦朦胧胧,使人心里如吸入了淳淳的甘露,仿佛整个心胸都泛起那一抹青绿之痕。使我不由想起唐代诗人韩愈的一首《早春》小诗:“天街小雨润如油,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在这滋润、清新,纯洁的空气的沉醉中,似乎能吸到远处梅花传来阵阵地清香。

我在这丝般的细雨中漫步校园的纵林小路间,竟然发现路旁几株粉红色的桃花也争相而出,几朵尚未完全绽开的桃花,并没有因为春雨的淋泻而失去多情的争艳,她们在雨丝飘落中顽强的展示他们的柔丽。那鹅黄色的花蕊,那粉红的花瓣,在雨露中格外鲜艳、醒目。曾认为最爱梅花的我不得不停足观赏它的美艳。观着,心中不觉感叹!雨中的淡黄,粉红的桃花瓣上,露珠滴滴,似珍珠在微风中柔柔波动,让娇艳的挑花更显典雅贵丽,使我一个爱梅花的人,忽然间对艳丽挑花刮目相看。自古挑花就是男女爱情的信物!使我连想到:《题都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听老人们说桃花也是驱邪的精灵。

观着被春雨洗涤的纯洁娇艳欲滴的桃花的真实面貌,感慨万千,我想,人在岁月的流失中总是会夹杂着许多的尘埃,虚伪的沙尘也会悄悄地侵袭人们的心灵。我真诚地希望人的心灵被春雨的泻淋,静化那污染的灵魂。

你看,那雨中的桃花只要没有凋谢,就会透射出它们的真实与艳丽。人不也是这样吗,不管岁月会走多么长远,心灵只要还没有死去,就会渴望坦荡与真实。也许桃花明天会在细雨的倾淋中凋谢,但它生命的最后一刻依旧平静地倾听着春雨的絮语,绽开它那艳丽的本色。

生命的真谛就是真实,真实是生命的自然,是生命的本原,假如失去了真实也就失去了生命的本身。人类的本身不就是在追求自然的本性吗!看那艳丽的桃花顽强的生长在春雨中,显得那么的从容自然美丽,她那纯洁的心灵的真实是追求着生命的梦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