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唐朝——西安世园会
初二 散文 1385字 159人浏览 xiaoyudian巨蟹

看风景要选对季节,这是我看过世园后最大的收获。很庆幸,我没去上海看世博会,因为我的几个同事、回来后都是咬牙切齿,因为热,因为太受罪。但没想到,我来到世园会补上了这一课。同时,使我对骄阳似火、烈日炎炎有了新的认识。 西安世园会4月28日开幕、10月22日结束,历时178天,几乎与世博会一样的时间段,在西安浐灞生态区举办。浐灞,很奇怪的名字,我恍惚记得,走在沪陕高速时,黄土高坡上的“灞上蓝田”曾经一晃而过,不知道,这灞上,和坝上、陇上、坡上是不是一个意思。刘秀当年,率十万大军与项羽对峙,好像就住在坝上,难道就是这个灞上?

世园会的会址,据说就是玄宗当年的水运港口,曾经举办过交易会,相当于如今的“乌洽会”和“广交会”,系出名门。想想也是,不跟唐朝扯上关系,谁愿意去看呢?不信,把世园会搬到新疆试试!

走到世园门口,更觉晴空万里,暖和极了,汗流夹背地向前走着。迎面过来几个兜售门票的,没把他们的花言巧语听完,我就以80元的价格买了1张。门票上印的是100元,但快到入口处的时候,50元都可以买到。这唐朝,够繁华的,也罢,就当给长安捐献了!

进入通道之后,就像进入了迷魂阵,拐来拐去的,倒是不会拥挤,但转的你头晕眼花,凭添烦躁。长安人多,避免踩踏,不这样干也不行。安检工作相当严格,与乘机是一样的程序,饮料、刀具、易燃易爆等物品全部没收。知道眼下不是唐朝,只有遵旨。我把饮料猛灌了几口,留下了。可检查我的那位小姑娘,一把捏住了我裤兜里的打火机,厉声喝道:拿出来!那一刻,我有了做贼的体验。我压着怒火,说:小姑娘,我胆小,你别把我吓住了。姑娘笑了笑,把我的打火机扔进旁边的桶里,那桶里,至少装有200个,记得在机场,候机楼都有专门抽烟的地方,看个花草,抽烟地不要,这世道!

接受了繁琐的、故弄玄虚的安检,使我对世园的向往之情一下子就降低了。入得园来,热浪翻滚,体恤衫贴在了身上,难受极了。长安的热情呀,真让人强忍悲痛!

耐着性子逛了几个地方,看满目的花草争艳、景观壮丽,却实在无心欣赏,到处寻找哪里冒烟,抽颗烟稳定一下情绪,是当务之急。终于,僻静处,一个背对着我的老太太面前飘起一缕青烟,估计老人家也是憋不住了。借了火,抽了烟,重又打起精神,再探!

据说,登华山太累、兵马俑太贵,好不容易来到了世园会的标志性建筑——长安塔下,原来还要排队,每批20人。算了,就在塔下仰望一下吧。当我走进秦岭四宝馆,又看到了国宝大熊猫,只是那灰色的朱鹮,和书上说的不一样,好像书上说是白的。问讲解员,人家说:这是怀孕的朱鹮。哦,怀上了就变灰了。可这20只都是灰的,难道都怀上了?为了不暴露我的无知,我忍了又忍,没有再问!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长安花原来就是石榴花,虽没有洛阳牡丹甲天下,但人家的石榴,肚里有货,也是西安的市花。西安产石榴吗?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原来我想,新疆南疆的喀什,才是正宗的石榴产地,那长安的石榴,应该就是引进西域的,肯定是。喀什的石榴,一般一个就重达一斤,随时可以买到,现场可以榨汁,你买了石榴,维吾尔老乡就会给你弄好,你只需坐下来端起杯子品尝,补血极好。石榴,翻译成维吾尔语,就是“阿娜尔”,石榴花,则叫“阿娜尔古丽”。很多维族女子的名字,后面都带个古丽,意思就是这花那花的,相当于汉族的翠花、梅花、狗尾巴花,没错,就是这个味! 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