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木年华——琥珀
初二 散文 861字 301人浏览 结利

水木年华——琥珀

暗夜低垂的瞳仁里,你是一盏不灭的灯;案前轻袅的檀烟,绕着飞舞的兰花纤指,这一世,你是我浓情挥毫的梦,蘸写一张烟雨梦。 梦是非花非是梦,几度相思几度痴。

青青子衿,莫回头,三月烟花,四月艳阳天。

人间四月天。

键下这五个字的时候,不经意想起了林徽因的《人间四月天》,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笑音点亮了四面风/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者变/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眼在两间呢喃/——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心里霎时变得湿润,温暖起来。尘世的浮沉难忆,心愈发变得凉薄,不易感动。总是你的赤诚与执著将我一次一次地融化,甘愿此生成为你耳畔轻柔的风,发问飘落的雪,指尖弹落的灰尘,在风清月白的追逐里。

遇见恍若一朵花开,低头,我便闻见栀子的清香。眉目间,浅笑轻盈。七月的炽热,一刹那,远丁。初时的陌生与简单,我至今想来仍觉幻梦一场。越是不经意间,深刻越发透人心扉。白发如新,倾盖如故,莫不过于我们了。相知相守,是浑然天成的胶着,无需缀饰,已然最好。 做个简单的女子。但要快乐,幸福。这是你对我始终唯一的要求。对你我亦是如此。尘世中,物欲横流,但在你我之间,始终有一片净土。 始终不想说LOVE ,只说喜欢,因为我觉的那真的会快乐很多。你的我是如此这般俗气,终食人间烟火。登峰造极,那是我的来世梦想,此生就如此了。

此刻,窗外一片暖阳,一隙阳关透过玻璃,照在我的电脑前。伸手,华光在握,抓紧变得破碎、流离。我原来是个调皮的孩子,在你温暖的目光里,渐渐变得清澈、透明。宽厚与温柔是你对我的放纵,无论多远,我始终知道你是我不知疲倦的停靠站、休憩所。有你,我便有温暖。如此简单,如此触手可及。

那夜,无风五月。你说:你落在我身边,不要永远,因为那实在太远,你只要陪我一万年就够了。我笑了,一直笑着,久久无语。隔了荧屏,你瞧不见,有泪从我眼眶里一滴一滴滑落,湿了的不只是我的脸,还有,我的心。

浅笑在这一季的雨丝里,比路轻盈,比朝霞耀眼,比花儿绚烂。在会心相通的灵犀里,是满心的欢喜,满怀的甜蜜。

温润如酒,将此生沉淀。我再无他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