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断想
初一 散文 592字 155人浏览 生命在于卢瑟

命运断想

从一声啼哭开始书写人生,用你的智慧,也用你的幼稚;用你慵懒或勤快的心情,也用你纤巧或粗糙的大手;甚至只是两行歪歪扭扭的脚印,沾着花径的芳香,也沾着泥泞的土腥。

白天是一页的正面,黑夜是一页的反面。

晴朗,阴霾,光明,黑暗,风雨,云霞,高山,流水,红花,绿叶……有人说,翻过的是命运,翻不过的也是命运。

仿佛命运就是生命的太极,衍生着悲喜的两仪和生老病死的四象,五彩缤纷的生活在八卦里,只剩下吉凶两种表情。

2

将太阳和月亮起落的轮回当成根据,从天干和地支交错的编排寻找密码,命运里,阿里巴巴的故事不再是天方夜谭,牛郎织女的爱情也不再成为七夕夜里悲伤的眼泪。

似乎世界上只剩下宿命,只剩下可笑的唐吉诃德和妄想撼动大树的蚍蜉。当然还有连圆都画不圆的阿Q 和想得到蘸血馒头的华老栓。

3

生命的放歌,或长或短,或高或低,或深沉或激昂,或舒缓或躁急。悲愤,欢愉,缠绵悱恻,铿锵豪迈,每一种情调原本都发自自己的心声,何必要跟着命运——这个假想中的指挥。

独奏,协奏,合唱,交响。没有一种表达能永远停留在激越的高亢,也没有一种倾诉会走不出平淡的低回。即使做一次伴唱,即使有短暂的休止,生命的色彩和节奏,也不会有半点的逊色和停止。

每一乐章的每一小节,又有哪一个音符需要附和命运的律动?

4

伟大,渺小,传奇,平凡,不是命运的四维。从你的原点出发,没有固定的坐标标定你生命的轨迹,也没有注定的一点喻示你最后的归宿。